八一中文网 > 疯狂进化的虫子 > 第四百二十九章 虫族的磨练
    不断喷涌岩浆的火山剧烈的颤动起来,而后火山涌出了浓厚的黑紫色烟雾,没过多久火山又喷出了黑色的液体。

    是的,本应该喷发岩浆的火山突然变化,开始喷起了黑色的毒沼与黑紫色的毒雾。

    在毒雾的中心,隐隐出现了一个模糊的影子,肆无忌惮的释放着传奇阶位顶峰的气息。

    毫无疑问,出现在浓雾中的影子,便是一位恶魔领主。

    浓雾中那个身影散发出沙哑的笑声,即便距离虫族军团有一百公里,沙哑的笑声也清晰可见。

    恶魔领主的沙哑笑声附带着某种特殊效果,可以让其它的生命动摇、恐慌、丧失战斗的勇气,对心灵薄弱的生命效果尤为显著。

    不过对于虫族来说,这种笑声的效果很微弱。

    虫族军团外围的跳蚤虫兽依然在不停的搜寻周围的漏网之鱼,恶魔虽然生性好战,但遇到无法匹敌的虫族军团也会选择躲藏起来,尤其是那些恶魔中胆子最小的小劣魔,它们普遍会挖掘地面的泥土,将自己埋起来。

    虫族中的白蚁虫兽也依然不停搬运着,一些负责搬运血肉虫巢,一些负责搬运食物,还有一些负责搬运这段时间血肉虫巢孵化的虫卵与幼虫。

    其余的虫族兵种也差不多,基本上都没有受到笑声的影响。

    当然,也不是所有的虫族都没有受到影响。

    原生虫族在这方面表现的非常优秀,相比之下,后天获得虫族血统的虫族,有很多都因为这种诡异的笑声弄的神经衰弱。

    例如弗兰克最近一年多新交下的朋友兽人阿蒙,此时的阿蒙便已经蹲在地上瑟瑟发抖。

    似乎想起了什么恐惧的东西,阿蒙的嘴中嘀嘀咕咕的说着一些模糊不清的话语,而类似阿蒙这种情况的虫族教派中还有很多。

    因为已经晋升英雄阶位,格林受到的影响最小,愣神了几秒钟便回过神来,他轻轻拍打着阿蒙的肩膀,却换来阿蒙更大声的呼喊。

    啪!

    弗兰克比格林清醒的稍晚了几秒中,不过相比格林,弗兰克很快意识到要怎么做,然后用手掌猛地拍向阿蒙的后背。

    对付精神攻击,疼痛的刺激往往是一种有效的手段。

    剧烈的疼痛让阿蒙恢复了一些神志,不过那种沙哑的声音还在不停的出现,用不了多久阿蒙就会恢复原状。

    听着阿蒙口中恐慌的低喃声,弗兰克道:“阿蒙,清醒一些,不要拘泥于过去,不就是连备胎都没得做吗?现在的你已经重获新生,那些都已经成为你的过去,你还记得莱德对你说的话吗?”

    阿蒙的过去早已经不是秘密,前世的阿蒙找了先后有过两段感情经历,结果两次都连备胎都算不上,想当接盘侠而不能,最后死亡的时候也非常憋屈,掉入下水井淹死了。

    阿蒙的眼睛恢复了一些清明道:“莱德说过,他说让我去找个猴子?”

    弗兰克用力的拍了一下阿蒙的肩膀,阿蒙也在弗兰克的拍击之下想到了什么道:“我想起来了,莱德,莱德带我,带我去了那个地方……”

    阿蒙的绿脸出现了一抹红晕,想起了莱德带他去湛蓝之国最繁华的城市开车的经历。

    似乎是想起了开车的喜悦,阿蒙发现那种古怪的笑声对他的影响小了许多。

    没等阿蒙开口询问那种笑声是什么,阿蒙忽然发现他们周围布满了黑紫色的雾气,一开始的雾气还很薄,然后雾气变得越来越浓郁。

    毒雾令阿蒙的肺部产生了火辣的灼烧感,不过下一刻他的蜘蛛虫族血脉已经被动激活。

    因为获得蜘蛛虫族的血统时间比较短,阿蒙无法化身为蜘蛛,不过他的身体零星的出现了一些黑紫色的甲壳,同时他的肺部也发生了某种变化,那种火辣的灼烧感已经消失不见。

    相比阿蒙,弗兰克则没有那么幸运。

    因为弗兰克始终没有获得虫族血统,他不仅感觉肺部火辣,甚至眼睛也产生了强烈的灼烧感,不断流淌着眼泪,视线也变得模糊。

    好在弗兰克重生在这个世界几年,早已经有了应对各种事件的准备,很快取出一小瓶解毒药剂吞了下去。

    而就在弗兰克打量周围状况的过程中,一股强大的力量已经加持在他的身上,系统提示音也随之出现。

    正是因塞克特的【王之光环】。

    相比十几天前最开始进军时出现的【王之光环】,此时的【王之光环】激发的更为彻底。

    弗兰克发现他的战斗力近乎翻倍,而旁边的阿蒙因为拥有虫族血统,加上实力比较低,战斗力增多了近五倍不止。

    阿蒙的身体胀大了一小圈,他的身体表面隆起的蜘蛛鳞片比之前多了许多。

    除此之外,阿蒙还感觉自己的精神非常亢奋,充满自信。

    那种古怪的笑声已经对他没有了任何影响,而且以往阿蒙回想前世备胎也没得做的经历,都会感觉非常的悲伤,但是他现在忽然感觉那其实也没什么,他可是开过车的兽人。

    不过周围的情形很快让阿蒙收起了亢奋。

    此次出征的虫族教派人员有一千多,在他的附近都是虫族教派的成员,阿蒙看到很多人都是精神恍惚的样子,显然没有摆脱古怪笑声的影响。

    阿蒙疑惑道:“为什么?因塞克特的【王之光环】的状态下,我们应该可以抵御那种笑声的,为什么他们还是这个样子。”

    虽然没有成为虫族,但弗兰克对虫族的理解极深,弗兰克道:“因为那些人根本没有受到【王之光环】的加持。”

    阿蒙惊讶道:“为什么他们没有获得【王之光环】?”

    弗兰克道:“虫族不会畏惧磨难,因为磨难可以促使虫族的血脉进化,这种诡异的笑声可以看做一种磨练。”

    阿蒙若有所思道:“你是说虫族是在用这种笑声来磨练我们?”

    弗兰克颔首道:“越是困难危险的环境,越能激发虫族血脉中进化的力量,让虫族变得更强,而我们作为可以不断复活的天选者,可以胜任所有危险的环境,完美契合了虫族的血脉,现在你知道了我为什么那么想要成为虫族了吧?”

    阿蒙微微颔首,也在此时阿蒙收到了【心灵网络】中连续传讯,同时获得了一种类似共享视觉的东西。

    其实也不能算是视觉,而是一种奇特的感官,在他的东北方十公里左右的位置,出现了数之不尽由毒雾构成的怪物,此时这些毒雾怪物正向着他们的方向冲击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