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全京城都盼着我被休 > 第209章 当面一问:可曾心悦本王?(加两更
    “老刘提及,这密室有密道,在北角,可出县城。”萧律虚弱说完,就重新闭上了双眼。

    金刚先是一愣!接着就安排吩咐撤离,他还亲自去找那密道了。

    那密道确实存在!而且半个时辰后……

    出现在山野里的金刚发现,这里是郭家村外的那片山林!他们确实已经远离洪州县城,也就是说——

    王爷一直知道该什么安全撤离!但他一直没有说,哪怕救援失败!可王妃已脱险,他也没说、没撤。

    这是为什么?

    金刚明白。

    他知道,王爷是想带着王妃一起走,找不到王妃,王爷根本不想走!

    直到独孤云上门,王爷才不得不放弃。

    “王爷……”

    金刚已经不知道怎么再劝,他只能安排暗卫找一处安全的地方,先把王爷安置好,然后再去想办法联络其他的六扇门人,争取早些将王爷安全送回北边。

    南边,真的很不安全!

    这次是刘旭东这个洪州六扇门分门的门主有先见之明,知道在密室中安排密道出城,否则王爷绝对遇险了。

    可惜了刘旭东这个人才……

    就为了找王妃,落入了独孤云手中。

    幸好王爷擒了独孤云的军师,将损失找补了回来。

    不过洪州六扇门分门经此一役,已损去一半根基,再要重建回来,极难。

    可这些损失对于萧律而言,本都是值得的,可现在……

    值得么?

    萧律自嘲一笑,差点又吐血了。

    所幸李世桢及时扼杀道:“王爷您想什么呢?快打住!您这心脉可受不住您再折腾了,放宽心!金币已经去找王妃了,肯定能帮您把人找回来。”

    这话不说还好,一说……

    “咳。”

    萧律毫无意外的咳血了。

    李世桢:“……”

    金刚还瞪了他一眼。

    李世桢:“……”好委屈,谁知道宽王爷的心,也会惹王爷吐血呢?

    好在萧律意识既已恢复,就能用内力给自己疗伤,问题不大。

    主要是他必须冷静,否则他根本没办法静心运功。

    萧律自己明白这个道理,已经在克制心殇。

    李世桢发现后,当即欢呼:“太好了,果然一说王妃会找到,王爷就没事了。”

    萧律:“……”

    差点又克制不住的他,气息乱了一瞬,但他忽然想到——也好,找到了,亲口问清楚,他才甘心。

    得亲口问问她,是不是真的!一直都是他在自以为是,她从未心悦他?从未……

    如果是。

    萧律深吸了一口气,忽然笑了,只觉得这问题其实都没不要问,她恐怕不知道,他能看到她的心里话吧?

    否则以她从前至今的作为,怎会写下那些话?她那么怕被他处死,怎么敢那么写?

    可笑的是,他从未想过处死她!从未……

    就算是、是那个“她”,他也从未想过处死“她”,那是长兄留给他最后的“念想”,他怎么会亲手毁去?

    罢了。

    她也不过是受那所谓的“书”误导罢了。

    可她既然从始至终都没有看清他,何必强留。

    “王爷!您又在想啥呢?”李世桢冷汗直流的喊道,他发现王爷这心绪变化也太大了!一会好,一会差的!这可更严重。

    “王爷,是不是出什么事了?”金刚作为跟随萧律多时的老人,还算有一分透彻,看出了萧律的不对劲。

    萧律撑坐起来,又拿帕子咳了一口血!

    吓得金刚忙说:“您到底怎么了?是不是王妃……”其实已经那什么……

    萧律摇摇头,“她没事。”不仅没事,还有心情自夸,涂涂画画,自我得意。

    不过她确实值得得意,毕竟哪怕是现在,他竟也无法对她生恨,只觉得……

    罢了。

    终究是他自己太过自以为是。

    长兄说的对,他的性格里有自满自傲,不够谦虚,总自以为作对了一切,不允许任何反驳和质疑。

    可是——

    她总是那样眼神明亮,单纯、崇拜、爱慕的看着他。

    却原来都是假的,为了活命的伪装。

    “噗——”

    萧律忍不住再吐了一口血!心悸得近乎窒息。

    李世桢吓坏了,“王爷您快躺下!”

    萧律摆摆手,强忍着心律不齐,他必须自己重振起来!哪怕没有她,他也需要对大盛的百姓负责。

    他是萧氏子弟,已经任性了这么久,不能再任性了。

    他得站起来,将大盛恢复一统,让大盛走向正轨。

    事实证明……

    萧律拥有一颗强大的心!他真的挺过了窒息,逐渐恢复平静。

    “王爷,您到底怎么了?”金刚的眼眶却红了,他从未见到过这样绝望!这样悲痛的王爷,哪怕王爷什么都没说,但他知道,王爷绝对是遇到大事了。

    既然不是王妃已故,难道是王妃真的改嫁了!?失忆了?!

    金刚忽然恨自己的乌鸦嘴了!可他没想到,王爷会如此受打击。

    妖妃……

    真的害惨王爷了。

    偏偏李世桢还说:“王爷,您别灰心啊!王妃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会没事的!”

    “闭嘴!”金刚警告道:“不许再提王妃!”

    “不必。”萧律沉下气息,昳眸晦暗如夜,“无妨。”

    金刚看得不忍心,都忍不住化身成金币了,“您也别太难过,兵荒马乱的,他们未必就……总之,也许还有回旋的余地,王妃那么喜欢您,定会想起来。

    她为了您,别的不说,在逃出独孤云之手那件事上,是用尽了全力,换做是属下,也不能做得更决绝。”

    萧律蹙眉:“何意?”

    金刚从前不想说的,他怕已经对妖妃很上心的王爷,对妖妃更上心了!但眼下……

    “三年前,从京城出来时,王妃其实遭遇过独孤云两拨援兵设伏,但她都拼了命的策马逃离!最后一次,她把独孤云的飞雪刺激得都疯了,直接朝跟前的数头大马冲上去。

    当时,若非独孤云的将士反应及时,纷纷避开!再加上飞雪十分矫健,王妃必然当场命陨。”金刚想起当年那一幕,至今不得不赞一声,妖妃勇气可嘉。

    所以这么多年来……

    王爷怎么找她,他也没多说什么,除了王爷这回亲自涉险,他多说了几句。

    毕竟妖妃再如何不懂事,她始终还是知道为王爷着想,也算是个不错的主母了。

    “……”萧律却沉默了。

    他才知道一个事实,知道一切都是他自己自以为是,但是、若是也并不全是呢?也许、可能她自己都没看清她自己的心呢?

    一个人能伪装得了一时,如何能伪装那么久?更何况,不是他自己一个人这么认为,哪怕是金刚,都觉得她确实是很喜欢他。

    何况……

    忽然想起一事的萧律,昳眸微微发亮。

    有一次在司府时,小柳仪趁金明不注意,拔了金明的刀,差点砍到他!她当时根本没犹豫,完全是出于本能的护住了她。

    如果……

    她真的心里没有他,又怎会如此反应?

    难道她能伪装到,潜意识都这么逼真!?

    不能够吧?

    萧律不是很确定,因为他也分不清,到底这样的分析对不对了,他那个小王妃、他也不知道了。

    “王爷?”金刚怕萧律还钻牛角尖,正在小心的叫唤着。

    萧律回了神,“本王没事。”

    金刚稍松了一口气,“总之,在找到王妃和沈小将军,把事情问清楚前,您切勿再多思多想!万万保重!”

    “嗯嗯!”李世桢完全赞同!

    萧律也点了头,“金策那边如何?可有新消息。”

    “暂时没有。”金刚应道,同时再松了一口气,王爷能想正事,不想乱七八糟的,就是好事!应该没大碍了。

    可惜的是——

    暗卫又来报了,“启禀刚统领,密道那边有动静!”

    “这么快就找到对的口子了?”金刚简直无语了,“独孤云还是块狗皮膏药!”

    萧律深吸了一口气,“他是本王师兄,有能力才正常,但也无妨,你安排三路暗卫,分三路离开,可暂保此地不会被发现。”

    “是!王爷。”金刚立即去办。

    萧律就开始潜心疗伤,配合李世桢治疗了。

    与此同时——

    涂涂画画到累极睡着的司浅浅,从梦中惊醒过来。

    这回的梦光怪陆离,她什么都没看清楚,但心悸得厉害!仿佛有什么不可承受的失去,即将降临。

    “到底是什么?”司浅浅抹着冷汗喃喃自语着,又看了看身边的沈浪,确定他在,并未如之前梦中那般死去,稍稍安心些。

    再睡一觉!也许就能梦清楚了。

    这么想着的司浅浅重新躺下,却怎么都睡不着了,一直到天亮……

    “朝廷军来了!”不知是谁在破庙外面喊了一声。

    司浅浅立即坐了起来,就听到外头有大军行军的动静。

    许多难民已经在外面围观,“真是朝廷军!他们怎么渡江了?”

    “洪州城呢?是不是已经被朝廷军打下来了!?”

    “肯定啊!不然朝廷的大军能下到县城来?肯定是洪州城破了。”

    司浅浅听到这里,赶紧拉着睡眼惺忪的沈浪冲出去,果然看到了身穿朝廷制式盔甲的大军!也就是狗子的大军!

    攻下来了……

    “!”

    司浅浅喜极而泣!

    这样她很快就能明目张胆的找狗子了!不必躲躲藏藏的忍着了。

    她只需要在洪州彻底被朝廷收整后,去衙门找狗子的人就可以了。

    “太好了!”司浅浅忍不住欢呼出声。

    附近难民闻言,有点意外,“你站朝廷军啊?”

    “是啊!”司浅浅不否认,“只有正统一统天下,才不会再打仗,不是吗?”

    “……也是,不然还有得打。”难民们都觉得好像是这个道理,忽然就一个挨一个的欢呼起来了。

    搞得越来越多洪州百姓都跟着莫名其妙欢呼,好像十分欢迎朝廷军,从前都受到独孤军的惨无人道镇压似得。

    问题是独孤云对南边的治理,一直还算清明……

    反正李修被欢迎得莫名其妙:“洪州县和洪州城不太一样啊。”

    “可能是王爷在这里运筹得当吧。”李修的副将董明江表示。

    “也是。”李修对萧律有着迷之信服,尤其是经过这一次渡江之战后,更是信服得随时随地都想五体投地。

    要知道,眼下虽值隆冬,出战算是出其不意,可能有奇效!但这种可能性只有三成,而且独孤军训练有素,一旦反应过来,只怕还是持久战。

    谁曾想……

    王爷竟有本事让独孤云将驻江防线上的五万精锐!给调到洪州城下边的洪州县城来了,让他打了个“空防”。

    朝廷军连夜渡江!连夜就破城了。

    后面的大军都还没上完!前面的先锋军,就把洪州城破了。

    “王爷真神机妙算,真战神也!”李修佩服得不要不要的。

    “是啊,一直以来都无法完成的渡江之战,居然这么容易达成?挺让人难以置信的……”董明江现在还恍惚着呢。

    早前,他们还收到线报说,独孤军可能获得了朝廷的弓弩设计图,并暗中制造了一批!会用在沿江布防上,他们还很担心呢!

    结果……

    顺利得不可思议!

    这要说不是王爷事先做好了安排,谁都不信。

    毕竟大家都是和独孤军拉锯了快三年的将士了。

    “得尽快找到王爷!就怕独孤云狗急跳墙,对王爷不利。”李修知道,在进洪州城时,金策就无法通过六扇门联系上王爷,说明王爷恐怕有危险!

    而李修的分析,显然是对的——

    此刻的萧律一行,已再次被发现了踪迹!

    “王爷,怎么办?”金刚捉急的问。

    萧律望着北边的天空,见其上的烽烟一直没断,又是他安排的新规制,倒是不着急,“不必担心,李修已攻破洪州城,独孤云撑不了多久。”

    “当真!?”金刚惊喜的看向北边,这才发现!北边居然有烽烟呢!还是朝廷军的烽烟模式,太好了!金策和李修来了!

    然而——

    萧律也说了,“现在要提防独孤云狗急跳墙,他可能会在气急败坏下,直接烧山。”

    金刚愣住,“不能够吧,南边山里山货富庶,山民还真不少,一旦烧山,估计会烧死很多无辜的百姓。”

    “螺县人更多。”萧律很清楚,他那师兄为了达成野心,只要有需要,什么都做得出来。

    何况此地已经靠近深山,山民较少,独孤云更无所谓了。

    事实是——

    独孤云还真下令烧山了。

    “啪!”

    “啪啪!……”

    山火在干燥的隆冬山野里烧得很旺,更在北风的加持下,成燎原之势。

    金刚:“王爷,我们得往深山躲了!”

    “不必,到山洞避一避即可,很快会有雨。”萧律看得出天上的云层变化,意味着接下来很快会有一场冬雨。

    “万一没有呢?”金刚很担心!

    萧律却说,“那就是命。”这样的大火,是不可能躲得过的。

    金刚无法,只能照他所言去安排。

    火……

    很快烧到了这一带!

    在山洞里的萧律等人,虽已将山洞的缺口都以湿泥封堵住了,却无法抵挡那种炙烤的灼烈热意。

    李世桢已经在念佛了,“佛祖保佑,佛祖保佑……”

    萧律倒也在念心经了,既是让属下们能静心忍耐,不要焦躁,徒增危险,也是在让自己心平气和,疗伤疗心。

    但他不知——

    司浅浅已经当街拦住了李修。

    “大胆刁民!竟敢……”

    “李修,你不记得本王妃的声音了么?”司浅浅说完,就撕下了脸上的易容,露出她那精致绝美的容颜。

    拔刀的董明江直接看愣了……

    好家伙!拿来的天仙儿!??

    李修也愣住了!

    他虽在西北时,曾有幸见过秦王妃一面,可如今的秦王妃与三年前相比,还真有着天差地别的差距,后者是青涩花骨朵,前者是盛绽的娇花。

    倾城绝色,不过如此。

    李修叹完了,才想起下马,“属下拜见秦王妃!”

    董明江又愣住了,还真是秦王妃啊!?可秦王妃怎么会在这?不是都说,秦王妃三年前就死了么!?

    “快快起来,你们王爷呢!?”司浅浅现在只想见她的狗子!

    ------题外话------

    今天是精血耗尽的玦玦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