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退圈后她惊艳全球 > 408 买一送一,不虚此行(3更)
    第408章

    铁峰帝师收下了他们的祝福,他手一挥,盛骁与盛央便被传送出了圣人墓。

    紧接着,他低下头来,温柔地亲了亲安魂兽头颅骨架上眼睛的位置,低声说道:“阿瑛,你走慢些,我来追你。”

    说罢,铁峰帝师残留在这时间的最后一缕亡魂,也化作了一团淡绿色的星芒,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

    这几日,虞凰一直跟盛无恙几人盘腿坐在铁峰帝师圣人墓旁闭关修炼,天气有些炎热,头顶着灼人烈日,虞凰身上出了一层密密麻麻的汗。

    就在这时,一阵狂风吹过,紧接着,两道藏青色的影子被从圣人墓内丢了出来。

    那风从虞凰身上刮过,虞凰终于感受到了一阵清凉。

    “啊!”

    盛央摔在了草地上,屁股都快要裂成两半了,她疼得嗷嗷直叫。

    虞凰睁开眼,便看见了被传送出圣人墓的盛骁与盛央。盛骁落地时姿态潇洒,站的很稳,盛央却惨兮兮地坐在了地上。

    虞凰先盯着她男人看了几秒,这才起身,朝盛央大步走了过去。

    盛央见虞凰撇下了哥哥,竟然朝自己走了过来,顿时心花怒放。

    虞凰朝她伸出右手,“来,我拉你。”

    “虞凰你最好了!”盛央握住虞凰的手,被虞凰一把拉了起来。她挽着虞凰的胳膊,冲旁边的盛骁炫耀道:“哥,你看,虞凰都不理你。”

    盛骁似笑非笑,他说:“我没摔得狗吃屎,自然不需要人拉。”

    盛央:“...”

    虞凰无情地拿开盛央的手,然后快步走到盛骁身旁,她先是仰头注视着盛骁的俊脸看了几秒,接着又勾了勾鼻子。

    盛骁问她:“我身上是不是有酸臭味?”

    “嗯。”

    盛骁接受传承的过程中,不停地出汗,身上衣服被汗水浸湿了好几遍,早就酸臭难闻了。

    盛骁说:“我去洗个澡。”

    他抱着佩剑转身准备去洗澡,走了两步,突然又回过头来问虞凰:“你不陪我?”

    虞凰笑了笑,随后在盛族弟子们打趣的目光中,跟上了盛骁的步伐,随他朝着远处的河道走去。

    他们一走,盛无恙他们便将盛央围了起来。“盛央师妹,怎么样,少主有成功获得传承吗?”

    盛央听到他们这个问题,顿时努了努嘴,没好气地说:“你们怎么都觉得我哥会获得传承,我就不行吗?”

    大伙儿只是笑,笑容倍现包容与尴尬。

    盛央翻了个白眼,告诉众位师兄:“我获得传承了。”

    “什么!”

    得知盛央竟然获得了传承,大伙儿都觉得难以置信。

    性格最跳脱的盛无缺当即说道:“这怎么可能呢,传承考验多难啊,少主比你厉害多了,按理说该是他获得传承啊。”

    虽然这是事实,但被盛无缺当众说出来,盛央还是不服气的。

    “不信我是不是!”盛央双手抱胸,微抬下颌,目光倨傲地说道:“你们不信,那我就给你们现场展示一番!”

    说完,盛央张开嘴,竟吟唱起了一段陌生却动听悦耳的曲调。听到那调子,盛无恙等人顿时便发现他们焦虑不安的精神状态受到了安抚。

    大师兄盛洲两个月前刚突破了王师修为,在遭受王师渡劫雷的时候,灵魂受了一些伤。此刻听见盛央的歌声,盛洲竟发现自己那混乱的灵魂,竟受到了安抚,隐隐有了修复的趋势!

    盛洲脸上露出喜色来,他笃定的说道:“盛央师妹,你的歌声,有能修复灵魂的能力!”

    盛央拍了拍大师兄的胸口,她说:“还是大师兄聪明!”

    盛央是这群师兄看着长大的,他们当然清楚盛央没有修复灵魂的能力。进了趟圣人墓,盛央突然就拥有了这种能力,这么说,盛央真的获得了传承?

    盛无恙感慨道:“真是没想到,盛央师妹竟然打败了少主,成功获得了传承。”

    盛无缺也说:“是啊是啊,这可真是令人大吃一惊。这是不是验证了那句话,叫什么来着?”盛无缺眼珠子一转,想起了那句话,他一打响指,大声说道:“憨人有憨福!”

    盛央直接一拳头锤到了盛无缺的肩膀上,“憨你个鬼!”

    在外人面前,盛央是长得清冷俏丽的小美人,在这群看着她长大的师兄面前,她就是个小憨憨。一个长得漂亮,看似高冷,其实逗起来特别有意思的小憨憨。

    盛央显摆够了,这才将真相告诉大家:“其实,获得铁峰帝师传承的人是我哥。”

    “啊?”

    盛洲皱眉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盛央吐了吐舌头,这才将他们在圣人墓内发生的事详细地描述了一遍。得知圣人墓内那头凶悍的安魂兽竟然就是铁峰帝师的妻子,那个令人闻风丧胆的海上歌妖,大家都感到唏嘘。

    “这么说,海上歌妖并不像传说中的那样,是一个美若天仙身材性感的美人儿,而是一头长相凶悍庞大的安魂兽?”

    “嗯。”

    “所以,小师妹你获得了阿瑛前辈的传承?”

    “嗯。”

    盛无缺啧啧两声,他说:“买一送一,那咱们这趟真是不虚此行。”

    众人打闹了片刻,便重新盘腿坐了下来。

    盛洲刚坐下,便看见盛央脚步轻快地走了过来。盛央挨着盛洲坐下,离的很近,盛洲默默地往一旁挪了挪位置,严肃地告诉盛央:“央央,你现在是大姑娘了,与男孩子相处,得注意距离。”

    盛央翻了个白眼,她说:“怕啥啊,我父亲不是说,以后要把我嫁给你吗?咱俩是一家人,以后还要睡一张床的,怕什么。”

    盛洲猛地红了脸。

    盛无缺跟盛无恙等人顿时竖起耳朵,忍着笑继续偷听他们的谈话。

    盛洲很快便恢复了镇定,他告诉盛央:“那是师父的玩笑话,央央,你别当真。”

    盛央见盛洲这般不经逗弄,也觉得无趣。她拍了拍手站了起来,认真地告诉盛洲:“大师兄,以后你若头疼就告诉我,我给你唱歌。”

    盛央又跟盛无缺他们挥了挥手,“我也去洗个澡,你们继续修炼。”说完。盛央独自朝着远处的河边走去。

    盛洲见她要去洗澡,担心这边人多眼杂,会有人撞见她洗澡的画面。想了想,他也起身追了上去,站在距离盛央不远处的山丘上,任劳任怨的当起了哨兵。

    ------题外话------

    更新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