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男主总想逼我上进 > 第22章:该画饼时还得画
    “何钰,你出汗了,来,我帮你擦擦。”

    一路走许冬儿就一路跟何钰套近乎。

    何钰想着昨晚的事,又烦下地的事,根本就没搭理她,搭理了也是嗯嗯啊啊敷衍了事。

    许冬儿不气馁,积极创造条件,见何钰鼻尖冒了星点汗珠,她赶紧掏出了帕子。

    就在快要碰到何钰脸时,赵祺一步跨到了他们中间,转头对许冬儿莞尔一笑,“我也出汗了,冬儿妹妹也帮我擦擦吧。”

    “找你的宝妹妹给你擦去。”许冬儿鼓着脸收回了帕子。

    半天她就想把赵祺支开,让他回家做午饭去,可赵祺就是拽着锄头不松手,非要跟着去种豆子不可。

    她这都盘算好了,等赵祺一走,她就与何钰慢慢走在铺满蓝色双珠草的山路上。

    然后不经意来个意外摔,届时何钰肯定会拉她,她再就势一扑,倒在何钰怀中,接着两人滚入花海。

    春花烂漫,莺啼蝶舞,两人小脸通红抱在一起,情不自禁一吻定终身。

    如此,她顺遂天命后半生就衣食无忧了。

    可现在,都怪赵祺这个多余的。

    心里怨愤,许冬儿不由狠剜了赵祺一眼。

    感觉着许冬儿极不友好的目光,赵祺仿若无事,在事情不确定之前,他不可能让许冬儿离何钰太近。

    万一有事将来说不清。

    想办的事没办成,山路又不好走,许冬儿没心思陪他们玩,走了没多久便随手指着面前的一块地方道,“就这了。”

    “这就是你们家地呀?”看着脚边没过膝盖的杂草,何钰气到肚子疼。

    “啊...是啊,你看才一个冬天没种就荒成这样了,呵呵呵...你们忙着,我回去准备午饭了,活干完早点回来吃。”

    陪个笑脸,许冬儿把绿豆往地上一丢,急急转身开溜。

    “你慢点,别摔着。”赵祺捡起了地上的绿豆,又叮嘱一句。

    “你关心她做什么,让她摔个狗吃屎才好,这女人存心整我们呢。”何钰愤愤道。

    赵祺听着没应声。

    何钰不知道许冬儿身体现在的特殊性。

    “我们现在怎么办?我可不会开荒。”何钰扔了手里的锄头,抱着膀子靠在一边的树上,让赵祺拿主意。

    赵祺也不恼,往山坡上的几个放牛娃看了一眼,“去把那边几个孩子叫过来。”

    何钰不知道赵祺找放牛娃做什么,但想赵祺主意多,他也不问,往那边招手喊了一声,几个小孩应声过来。

    “赵祺哥哥,你找我们干啥?”几个小孩问赵祺道。

    赵祺原主之前吃穿不愁,经常有些零嘴给村里孩子们吃,所以现在孩子们见赵祺找他们,都比较热情。

    如此赵祺倒省了不少口舌。

    他指着面前许冬儿指定的一片地,对几个孩子道,“你们帮我把这块地翻出来,五日后我给你们每人十个铜板,你们可愿意?”

    十个铜板足能买五串糖葫芦。

    这对几个半年都吃不上一串糖葫芦的孩子们来说诱惑力极大,他们高兴得蹦起老高,流着口水直呼愿意。

    “只有你们几个知道,不要告诉其他人,否则就没铜板拿。”赵祺又交代一句。

    孩子们懂,赵祺不就是想带他七舅偷懒么,有铜板拿他们什么都能答应。

    当下就有两个手快的孩子捡起地上的锄头挖起地来,没锄头的也偷偷回家拿去了,没多大会,十来个小孩便在荒地上忙活开了。

    不用自己动手,何钰看着很高兴,但高兴之余又很担忧,“你五天后哪来的一百个铜板给他们,你去卖肾呐。”

    “卖它。”赵祺掂了掂手里的绿豆。

    在村里听说要下地种绿豆时,他脑子里就有了许多想法,觉得筹医药银的机会来了。

    何钰不知赵祺心中所想,不屑的瞟了一眼他手里的绿豆,“你想买进卖出,当中间商赚差价?”

    赵祺一笑,摇摇头,“绿豆这种东西家家户户都有,没人会买它,我们赚不了差价,而且赚差价太慢,但我们把它换一种形态出售,几天就能看见高出成本数倍的收益。”

    何钰更不解了,“你想把它包装一番再卖?”

    “不用包装,我们卖豆芽就好。”赵祺成竹在胸。

    何钰愣了一下,随即哈哈大笑,“哈哈哈...卖豆芽,你一个富三代精英去卖豆芽...哈哈哈...”

    ......

    在何钰的嘲笑中,赵祺回家泡绿豆去了。

    待何钰在外溜达到半晌午回来,赵祺已经泡好绿豆,躺在床上看书了。

    “呵呵,赵祺,你真打算...”

    没等何钰话说完,赵祺腾的从床上坐起来,一个箭步冲到门口把他拽到堂屋并关上了房门。

    看书的时候,他听墙洞那边传来拨弄水的声音,许冬儿似乎在洗澡。

    他不能让她知道他溜回来了,更不能被她听到他和何钰的谈话内容。

    不能让她知道,绿豆被临时它用了。

    “怎么,你房间藏女人了”

    随口调侃赵祺一句,何钰拿茶壶倒杯水喝,又接着刚才的话道,“你真打算卖豆芽?”

    “是啊,很快我不止是你上司,还会是你老板,怎么样,你要不要再跟着我干。”

    避开第一个话题不提,赵祺接着何钰的第二个问题往下聊。

    昨日,他随许冬儿在镇上闲逛,发现镇子虽不大,但乡绅土豪颇多,而食用豆芽这种古代没有的高级蔬菜,乃是他们身份的象征。

    他的豆芽应堪比鱼翅。

    何钰闻言重重一息,蹙眉瞟了赵祺一眼,有些自愧不如,又有些服气。

    一斤绿豆至少能发十斤豆芽,比直接卖绿豆来钱多了,如此简单,一本十利的生意,他怎么就没想到呢。

    活该他当不了老板。

    唉!卖豆芽就卖豆芽呗,正经买卖,不偷不抢,没什么丢人的。

    “终生聘用制,只有我能提出解除合同。”

    “好。”

    “工资是你净利润的百分之四十。”

    “可以。”

    “月底发不出工资,你以后喊我七舅。”

    “没问题。”

    为吸引何钰这个唯一优秀的人才给他打工,赵祺什么都能答应,甚至能把未来收入的一半分出去。

    该画饼时还得画。

    “若毛利达到百分之八十,你还有不低于净利润百分之十的奖金拿。”

    “成交。”

    明知是饼,但何钰还是真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