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蛰雷 > 第六百二十二章 消息来了
    回到客栈之后,望月稚子说道:“区长想要我们在这里等四湖大队的消息,但四湖大队内的军师,如果不想好好调查的话,我们什么都等不到。”

    “可是这里是城外,有游击队,我们的身份又特殊,想要调查是不太可能的,只能等着军师他们调查。”魏定波说道。

    “我的意思是,我们要不要给军师施加一些压力。”

    “什么压力?我们武汉区也管不到他,区长还是通过上面给他施压,但山高皇帝远,你又不知道他究竟在做什么,他说自己调查的很认真,你又能怎么样?”

    “真的错过了调查,耽误了大事,他以为自己过来之后,能有好日子吗?”

    “新政府需要这样的人投诚,城外如此的抗日力量不少,好好对军师,还能吸引这样的人加入,让城外变得好掌控,这是日本人想要看到的,政府怎么可能杀他。”

    望月稚子虽然知道魏定波说的都对,但心里还是有些不乐意,觉得耽误了很多时间,错过了最佳的调查时机。

    如果拖延下去,就算是真的调查到了,可能都会无力回天。

    “我看不如这样,刘翠儿的死,放出消息。”

    “以此威胁军师?”

    “区长不就是这个意思吗?”望月稚子说道,如果姚筠伯不是这个意思,怎么可能让他们将军师手下的人都杀了。

    魏定波说道:“区长如果有这个意思,区长自己会放出消息,我们不要擅作主张等着就行了。”

    望月稚子觉得言之有理。

    可是就这么干等着?

    魏定波说道:“好不容易可以休息几天,你还不乐意。”

    “休息也要吃喝玩乐,在镇子里面能做什么?”

    “知足吧。”

    望月稚子其实是心里着急,魏定波也是如此。

    他在等,四湖大队这里,究竟什么时候,才能得到消息呢?

    原本是想要找房沛民询问一下进展,可有望月稚子在身旁,不是很方便便作罢。

    其实进展还算是顺利,在军师杀了大胡子之后,就开始调查了。

    不过他已经意识到了,大胡子可能暴露了,那么他身上是有嫌疑的。

    面对如此情况,他不想被人识破,毕竟被人识破,他担心有人暗中对自己下手。

    真的当面对质他不怕,他已经培养了一批人,就是发动策反的。

    可是如果暗中下手,他也要倒霉。

    只是又不敢加强防护,担心此地无银三百两,至于调查他确实也用功了,只是没有线索啊。

    不过他的用功,仅限于他认为安全的情况下。

    其实他只要再深入调查一点,组织给他准备的线索,他就能掌握了。

    至于这个计划,组织还没有和四湖大队的队长说的太明白,毕竟刘翠儿还没有回去,口说无凭。

    等到将刘翠儿救回去,自然就能说明白。

    军师如此小心行事,导致这线索他发现不了。

    好在今日大成吉的人将刘翠儿送出城,组织直接将人给救走了,与此同时姚筠伯得到了这个消息,他直接将刘翠儿和看押她的两人都死了的消息,传到军师耳中。

    姚筠伯也明白军师的德行,就是用这件事情逼你。

    至于军师会不会记恨,姚筠伯会在意吗?

    所以今天其实事情发展的很快。

    首先刘翠儿被救走了,和四湖大队的队长见面,组织与他敲定计划。

    其次就是军师知道了武汉区做的好事,气得要死的同时也有些担忧,毕竟特工总部也是凶名在外。

    忍气吞声的同时,只能开始加大调查力度。

    这一加大调查力度,还真让军师发现了几个可疑的人,不停的出现在四湖大队内,和队长见面。

    这些人是谁?

    找下面的人打听了一下,他们说是地下党的人,最早的时候在外面还打过招呼。

    地下党的人?

    这不奇怪,他们来做什么?

    军师想法设法打听,隐约也探听到了一些消息,好像和粮食有关。

    这地下党的队伍还不离开,这粮食肯定是大问题啊。

    可是你粮食有问题,你找四湖大队干什么,他们本身也有这个问题啊。

    四湖大队总不能给你弄点粮食吧?

    军师调查下去发现,这背后可能还真的有大问题。

    现在军师自己都来了兴趣,组织也留好了线索,被他一步一步调查到,存放粮食的校场。

    这个发现让军师立马激动起来,这绝对是重要发现。

    军师现在想明白了,地下党是想要联和四湖大队,一起去攻打校场啊。

    去抢夺粮食。

    军师不敢声张,他急忙将消息送出来,他是大功。

    他明白这一定是大功劳,将这个消息送上去,他的地位肯定是水涨船高。

    军师知道武汉区的人在豹澥镇,也知道联系方式,急忙派人去送消息。

    对于他派出去的人,四湖大队内好像都不知道一样,没有人阻拦。

    但其实组织和他们的队长,早就看在眼中了。

    魏定波他们在客栈内,整日无所事事。

    但今日突然有人找上门来,说了一句暗语,魏定波立马意识到,来人是四湖大队的人。

    他对了暗号之后,和此人接头,这暗号是之前武汉区加密电文中记载的。

    然后此人拿出信封递给魏定波。

    完成之后这人便离开,魏定波没有拆开信封,而是上楼找到望月稚子递给她。

    “什么东西?”

    “四湖大队的人送来的。”

    “他们调查到了?”

    “我还没看,不太清楚。”

    望月稚子当即将封信拆开,看里面的内容,看完之后立马将封信递给魏定波。

    魏定波看完之后面色同样严峻,他说道:“地下党想要攻打校场?”

    “他们是被粮食逼急了。”

    “还要联和四湖大队,这真让他们合作攻打,还真有麻烦。”

    “快点将消息送上去。”

    “我这就去找大成吉。”

    “我和你一起去。”

    “走。”

    这一次魏定波没有再约大成吉在外面见面,而是直接带着望月稚子来到了棺材铺,毕竟现在的消息算是重大发现,而且牵扯到了日本人的计划。

    所以说大成吉在看到了信封的内容之后,一点也没有责怪魏定波他们上门,而是立马安排发报。

    “这个消息准确吗?”大成吉问道。

    “应该是真的。”

    “我要给宪兵队也发一封电报。”

    这个消息魏定波他们没有加密通知,毕竟你肯定是要告诉宪兵队的,校场内的粮食,是日本人主张收集上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