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末世重生:反派大佬被迫洗白 > 第103章 干净利落脆(1更)
    时宴没看跑进空旷操场的毕婷,转头看被围困的两个党羽。

    两个党羽身上中了几枪,脸上一幅困兽犹斗不服气的神情。

    刚劝时宴快走的大兵,悄悄把她挡到身后,对两个曾经的战友讲:“杨展,放弃吧,你们是不可能离开这里的。”

    像是验证他的话,操场想起一声枪声。

    这枪声,像惊破宁静的炸弹,让人心惊肉跳、震耳发聩。

    快要进到飞行器的毕婷被一枪爆头,倒在烈日的阳光下。

    杨展看传来重狙枪声的操场,视死如归的深吸口气。

    而他身边另一个人直接开枪,大吼:“杨展,横竖是死,干他娘的!”

    不等他吼完,一片枪声掩盖住了他后边的话。

    时宴看了眼被打成筛子的两个党羽,穿过大楼,走进审讯室那栋楼。

    楼道里。

    江焯应该是想活抓毕娉,两人的战事迟迟没有结束。

    她过去的时候,两人还在打得难解难分,审讯室都快被他们毁得差不多了。

    时宴看总是留有余地的江焯,以及疯得跟丧尸差不多的毕娉。

    她在江焯用意控捡起地上的长刀时,一个高跳高踢,直接把长刀踹向毕娉。

    长刀嗖的下,狠狠把人钉在墙壁上。

    江焯看轻盈落到地上的女孩,无奈的讲:“她得活着。”

    时宴拍手,走向奄奄一息的毕娉。“江少校,你升不了职的最大原因,就是太优柔寡断了。”

    她走到毕娉身边,一手提着她衣服,一手拔出长刀。

    刀拔出来的时候溅出不少血,有几滴溅到了她肩上雪白的轻纱上。

    毕娉在被她拽下墙壁的时候,一口血克制不住的喷她身上。

    瞧她雪白的脸染上血,她哈哈大笑。“时宴,我们总有一天会杀了你!”

    时宴面无表情,一拳揍她脑门上。“吵死了。”

    她这一拳直接把人打晕了。

    江焯担心的上去查看。

    时宴像扔抹布一样把人扔开,对要喊医生的江焯讲:“快点叫林斐来吧,她快死了。”

    江焯:……

    你明知道她快死了,刚才那拳还打那么狠?

    江焯看异常平静的女孩,想说什么,但现在不是指责她下手重的时候。

    他立即让人去找林斐,便把毕娉抱到塌了一角的床上。

    林斐进来,看连呼吸都快没有的毕娉,错愕的问:“怎么回事?我不是说至少要留一个活口吗?”

    江焯把他推进去。“别磨磨叽叽的,趁着她意识薄弱的时候快动手。”

    林斐严肃的提醒他。“她要半途死掉,我很可能被困在她的意识里醒不过来!”

    “你跟我说没用啊,不是我打的。”

    不是他,那还能是谁?

    时宴在他们看自己时讲:“她不会半途死掉的,你可以开始了。”

    林斐听到她的话,大概知道是谁打的了。

    追究长官夫人的责?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林斐没再说什么,走去床边,准备入侵毕娉的意识。

    他倒不是因为刚才时宴说的话,而是事已置此,就算自己有醒不过来的风险,他也必须这么做。

    倦羽组织付出这么大的代价,想从基地营救出毕娉、毕婷,便表示她们两人对他们非常重要,也一定是核心成员。

    她知道的东西,价值远大于他个人的性命。

    时宴看林斐闭上眼睛,进入毕娉的潜意识,转身看站在房中的江焯。

    江焯见她看自己,犹豫下便出房间,好让林斐专心工作。

    可他一出去门就关上了,她并没有出来。

    她留在里面做什么?

    是怕毕娉醒来,对林斐不利吗?

    江焯疑惑的想着个问题,看到过来的少尉就问:“志科,外面怎么样?”

    周志科,也就是之前让时宴快走的大兵讲:“所有党羽已经全部清理。”

    “毕婷呢?”

    “死了。被代鸣瞄准的人,没有例外。”

    周志科汇报完看他身后。“什么情况?”

    江焯一脸讳莫如深的样。“没什么。你在这里看着,别让人进去打扰林斐审讯。”

    “你有急事吗?外边牺牲了几个兄弟,我得去帮忙抬下。”

    “我去跟长官汇报点事情。”

    “那你去吧。”

    周志科接替他的位置,两手插在口袋里,悠闲得就差吹口哨了。

    他之前中了枪,现作战服上都是血,不过伤口已经基本愈合,只是看着有点吓人。

    心态很快调整过来的他,站在歪歪斜斜的门前,打量需要修缮的大楼,心想要是需要个刷墙的,他倒可以报名。

    而江焯走过到处是血的走廊,看伤受和牺牲的战友,心情愈加沉重。

    他进到指挥中心的时候,往日用来监控在外作战小队的全息屏,现正放着基地各个地方的情况。

    有搬运遗体的、清洗地面的,还有忙碌的军医。

    顾凛城站在这块巨大的屏幕前,沉沉的望着,脸色冷峻。

    他低沉冷冽的气势,让指挥中心的大兵们一片凛然,连气都不敢大喘。

    江焯看到顾凛城的神色,一时不知该如何向他汇报这次糟糕的事情。

    “她在哪?”

    低沉的带着金属质感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平静。

    江焯大步过去。“她跟林斐在一起。”

    顾凛城转身看他。

    被他无声的质问,江焯立即讲:“她差点把毕婷杀了。林斐正趁她最后一口气,在潜入她的意识。”他担心的讲:“长官,如果毕婷中途死掉……”

    “她在房间里?”

    江焯不明所以的点头。“长官,林斐很可能被困在毕婷的意识里。”

    这就是他急着来找他的原因。

    “她不会死。”顾凛城说完便继续看着血淋淋的全息屏,沉声道:“事情还没完。”

    江焯有些无法直视屏幕。但他压下自责,想事情是怎么出现这么大的披露。“长官……”

    “叫白瑜中校来我办公室。”

    “是!”

    江焯没犹豫,马上让人去技术部喊人。

    而在顾凛城要走的时候,指挥中心接收到几个上层的视迅请求,想是刚才的事不知为何走漏了风声。

    顾凛城直接拒绝,并下令:“今天的事,不管是谁都无可奉告,明白吗?”

    “明白长官!”

    江焯担心的问:“长官,如果是大将军或阁下……”

    顾凛城眸色愈冷。“那就让林斐快点拿出东西来。”

    这次内乱,虽是成功肃清倦羽组织的党羽,可一个小小的组织,竟能让这么多人叛变及追随,是件极其值得重视的事。

    现不仅是会让上层对特殊任务部的信任存疑,还有便是倦羽组织是如何招募这些人的,以什么方式,什么条件。

    一定不单单是利益,因为每个异能者都有可观的收入。

    尤其是刘景和,他不是一个会被金钱收买的人。

    那会是什么?是什么让他们这么义无反顾,甘愿与庞大的帝国为敌?

    顾凛城回到办公室,打开之前安娜看到的那八个字。

    倦羽归林。

    开始重启。

    他们要重启什么?

    “报告!”

    门外白瑜中校在喊。

    顾凛城移开视线,看门口的人。“进来。”

    白瑜看一片星空背景的办公室,以及坐在月亮下冷冽如霜的男人。“长官,我正好有事向你汇报。”

    他一进去,办公室便自动变成白天。

    顾凛城抬手打住他,先问:“你跟马俊的关系如何?”

    白瑜点头。“还好。”他疑惑问:“长官怎么突然问起他?”

    “长鹰号的中枢系统,他一个二级士兵怎么能接触到?”

    技术部的人都不是异能者,他们属于高尖精人才,像长鹰号这种A级甲等飞行器的核心中枢,许多东西都是高机密级别,一个普通士兵绝无权力查看和维护的。

    白瑜看严肃的长官,解释的讲:“长官,马俊很有天赋,他现虽然只是个二级士兵,但要有人愿意带,假以时日……”

    顾凛城打断他的话,宣判的讲:“没有时日了。”

    “……长官,请问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白瑜中校,我欣赏你的惜才,但做为一名核心要员的高级军官,我希望你以后严格按照规定办事。”

    白瑜仍是不解。“长官,我还是不太明白。”

    顾凛城打开光脑,把现在基地发生的事给他看。

    现各个地方虽然已清理的差不多,可还是能看出来,那里刚经历过一场被血洗礼的战争。

    就在这里。

    在特殊任务处理部分部的基地里,离他不过两栋楼的距离。

    白瑜震惊。“怎么会这样?这是受到敌人攻击了?”

    顾凛城冷声道:“这应该去问你那位有着超强天赋的下属。”

    “马俊……”他一下想起与马俊相处中的事。

    白瑜不傻,相反他非常的聪明,只是一心扑在工作上,比一般人要少了几分防范与警惕。

    现他一起疑,之前让他感觉困惑的事,一下有了解释。

    比如为什么年轻有才学的青年,不愿去系统的学下专业,获得更快晋升的机会,而愿意在他手下做名默默无闻的助手。

    以及他这两天经常留下加班的反常行为。

    白瑜又想起顾凛城刚才提起长鹰的事,想起自己刚要说的事。“长官,马俊的事先等一等,我有更重要的事向你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