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苍龙神剑之迷影惑凤歌 > 第74章影爷的坏心思
    惑凤歌的伤口被处理包扎了一下,石影担心的守在床前看护着她。

    “影爷不必担心,我师姐体弱失血过多导致昏迷,多吃点进补调理身子就是,还有药膳也得吃一些儿。”

    刘艺轩说了一大堆话,石影却厌烦的听不下去。

    石影脸色难看的喊着:“那你快去弄啊!别当误功夫了。”

    “额,好,我这就去,你好生照顾师姐,切记不要刺激她!”

    刘艺轩特地交代到,着急的移步开门,生怕自己被关心则乱的石影生吞活剥了。

    他刚刚走到门口,还是被叫住了:“叫二爷和曲姑娘上来,我有要事相商!”

    “好,我会让他们上来的。”刘艺轩说罢出去,下楼去了。

    惑凤歌手臂上的伤口来的奇特,石影神情担心的坐在床榻之上,附身看着她的模样叹息一声!

    石影神情落寞的拉着惑凤歌的衣袖说:“凤儿你怎么这么傻?什么时候受伤了也不告诉爷?”

    “是,是前天.....”惑凤歌话语很吃力的样子。

    石影看着她关切的追问:“醒了就好,前天怎么受伤了?”

    “没事,什么都没有,你别吵我睡觉好不好?”

    惑凤歌握着被子闭上眼眸,孩子的事情她不知怎么启口说出来!

    石影按着床边附身靠近她说:“凤儿,我知道你怪我去喝花酒,你不说我不问,我以后再也不去那种地方了。”

    石影的话语带着忐忑不安,生怕惑凤歌听着膈应。

    “你别说了,你的事跟我无关,在你我没有成亲之前,你爱做什么都是你的权利,我累了,很累。”

    惑凤歌侧身带着哽咽的语调,一丝丝委屈涌上心头。

    石影移动身子一直看着她,惑凤歌只觉得身子上面一沉。

    “石影你要做什么?你……起来!”

    惑凤歌抬手翻身看着石影,他的步步紧逼让人压抑。

    “凤儿,凤儿……爷向你保证以后绝不碰别人,你……真的,真的,不愿意接受我的心意吗?”

    石影清楚她的抗拒,她的回避,甚至是她无缘无故的冷漠,这让石影没有一点底气。

    惑凤歌熟视无睹、只是拉了拉被子盖好身子握着被子。

    石影在她额前一吻,清冷的在他耳边呼吸着她的气息。

    惑凤歌握着被子瑟瑟发抖,更多的是担忧腹中之子会被石影伤害。

    石影扣着惑凤歌的肩膀,拉着她受伤的手臂拉到枕头上面,神情深情的勾着她的一缕发丝。

    惑凤歌瞪着眼眸看着石影拉进的距离,那一刻她握紧裹着的被子,闭上眼眸,眼中的泪水流落而下。

    石影自认情难自禁,贪婪的拉着惑凤歌的衣襟。

    “额,好疼。”惑凤歌抬手猛得叫了一声。

    石影回过神看看她说:“为什么用用冰冷的眼神看着我?你从未在意过爷对吧!你不顺着我可以,曲兰心的事情很难办!”

    惑凤歌并未言语拉开了被子,带着哭泣声解开身上的扣子。

    “影爷若是喜欢这样的女子,我从了影爷就是。”

    惑凤歌拉着衣服妩媚的流着泪水笑了起来,石影拉着床帘靠近她正中下怀,故意而为之。

    “爷.....这次会怜香惜玉的。”

    两人肌肤相亲看似正你侬我侬,石影却没有一丝喜悦的一直担心惑凤歌的身子。

    大白天这般做这种见不得人的事情,惑凤歌自是不敢出声。

    石影并未觉得自己过分,甚至认为他们本就是夫妻,行房之事只是理所应当。

    ------------------------------------

    ……咚咚咚……

    石影听着门外的声音,抽身起身拉着衣服。

    惑凤歌娇羞的哭泣着小声的传来,她压低声音说道:“影爷望你说道做到,兰心的事情你若是处理不好,我此生绝不会嫁给你!”

    石影并未答复,门外传来石城的声音:“大哥……我和兰心能进来吗?”

    “别进来,到我房间等着我。”石影着急的看向门口回复到。

    门外传来离开的脚步声,石影轻笑一声看向惑凤歌。

    “这么有骨气吗?你就不怕肚子里有爷的种?”

    这才是石影的真正目的么?

    石影这样说只是生气,男子都忍受不了女子的威胁,即使是被最爱的女人威胁!

    惑凤歌安静的躺着手里死死的握着玉佩对玉吊坠,她的眼泪从未停下来一刻。

    “滚.....滚出去!”

    惑凤歌没好气回呛了句,喊话完背过身子。

    石影心酸的说道:“今日红毯新帐是爷为你准备的惊喜,你却恭手相送为他人作嫁衣。你可知爷心里的疼楚,你可明白爷为弟弟办置娶亲,心里却犹如刀割?”

    “凤儿……为何今日不能是你嫁与爷拜堂成亲?”

    惑凤歌被他按着肩膀质问,她给予他的回应是撕咬。

    惑凤歌转脸咬在石影的手腕之上,痛楚的心里深处,带着对于他的爱慕消磨殆尽。

    石影忍着不动半分,直到惑凤歌放开了手,松开了口。

    “今日之事看在你陪睡爷还算听话的份上,爷不和你计较,以后别给我摆大小姐的架子,你爹爹已经不在了,惑家早已今非昔比,不胜从前了。”

    石影拉着床帘穿衣整齐,衣冠楚楚,负气离开惑凤歌房间之中。

    惑凤歌无所谓的笑了,用力抿了一下嘴唇喘气着。

    她讥讽地自言自语:“即然如此你又何必要娶我?苍龙神剑才是你真正的目的,我在你心里又算得了什么哪!”

    惑凤歌闭上眼眸流下两行清泪,风轻轻的吹动着纱帘。

    她手腕上的纱布沾着血迹斑斑,石影全然不知,他的所作所为是惑凤歌所不能承受的。

    楼下大张旗鼓的准备红纱新帐,婚事之事石影在自己房间与石城商议。

    石城吃惊不已的说:“大哥别给我开玩笑,长幼有序你该先成婚才是!”

    “可是如今时局不一样,兰心你还没告诉他,那你自己告诉石城。”石影坐下心情郁结。

    石城看着曲兰心等着她说话,曲兰心却难以启齿的站着不动不说话。

    石影言语坚定的说:“凤儿都跟我说了,大哥替你们做主,今夜你们成婚顺便帮爷破阵!”

    曲兰心附身感谢道:“多谢影爷!”

    “以后叫我大哥……”石影说罢看看石城。

    程青拿着喜服进来放下,石影见了拿着递给石城。

    成人之美,不失君子风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