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首辅娇娘 > 905 筹备婚礼(一更)
    昭国经历了一个十年难遇的寒冬,不少地区遭遇雪灾,索性朝廷应对及时,一边从国库中拨了赈灾银,一边联络周边各地往灾情严重的城池输送物资。

    袁首辅作为赈灾的钦差大臣,带上了几名内阁人员随行,萧珩亦在此行列。

    由于去赈灾了,因此他并不清楚自家亲爹派使臣上燕国提亲的事,尤其还是向国公府的小少爷提亲。

    更不知他爹千里炫娃,炫耀到燕国去了。

    他这儿倒是收到不少侯府送来的……信。

    “这封是我的,这封……是袁首辅您的。”县衙的书房内,萧珩将手中的信函递给袁首辅,“家父的信。”

    袁首辅已经知道他其实是昭都小侯爷的事了。

    袁首辅一听是宣平侯的,以为是朝中出了要事,他赶忙接过信函,神色凝重地拆开。

    结果他就看见了一行龙飞凤舞的字——我儿媳的大哥的未来岳祖父,本侯闺女满月了,你学识渊博,请你给她取个好听的名字。

    附上本侯闺女的画像。

    袁首辅:“……”

    萧珩无意偷看,只是他爹的字写得比箩筐还大,让人想不看见都难啊。

    不出意外,附上他妹妹的小画像。

    他记不清这是他爹寄出去的多少封“求名信”了?

    姑爷爷那边也收到了呢。

    还有,他妹妹的名字不是早就取好了吗?

    打着取名字的旗号炫耀女儿,也真是够了!

    日后他有了女儿,绝不像他爹这样!

    ……

    朱雀大街。

    开春后,京城天气晴好。

    上官庆在院子里扎马步。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他中毒二十年,饶是有紫草果,也不是一朝一夕便能彻底痊愈。

    他需要调养数月,每日除了服用紫草果,还得喝御医开的中药,另外御医还交代他多锻炼,有助于身体的康复。

    宣平侯每日都会来这边一趟,陪他活动活动筋骨,起先只能轻微散步,渐渐地能够扎一点马步了。

    父子俩一起养伤,恢复得还算不错。

    “你先自己扎马步。”院子里,宣平侯将儿子的动作调整规范后,一本正经地说,“今天天气不错,我去抱你妹妹出来晒晒太阳。”

    上官庆撇嘴儿:“陪我扎马步是假,抱妹妹才是真吧。”

    妹妹三个月大了,叫萧依,据说是他娘怀第一胎时便起好的名字。

    这名字听着乖,实际上……也还算乖啦,就是不吃奶娘的奶,得公主娘亲自喂她。

    他小时候,母上大人似乎也是亲自喂他的,这么看来,阿珩最可怜。

    扯远了,说回妹妹。

    除了折腾亲娘外,妹妹另一个毛病便是哭声太大,惊天地泣鬼神的那种,白日里倒是没什么,一到了晚上,简直吵得整条街都睡不着。

    没人哄得住,除了他爹。

    他爹每日下午来看他,吃一顿晚饭,夜里将妹妹哄睡着了再走。

    伴随着他妹妹越来越大,睡得越来越晚,他爹也走得越来越晚……

    信阳公主出去了,屋内,是玉瑾在一旁守着呼呼大睡的小萧依。

    小萧依生下来就比一般新生儿漂亮,出月子后白胖了不少,越发娇憨可爱。

    “侯爷。”玉瑾冲宣平侯行了一礼。

    宣平侯颔首,应了一声,来到摇篮前,看着里头的熟睡的小家伙,唇角不自觉地微微扬起。

    玉瑾不着痕迹地看了他一眼,心道,侯爷和从前不一样了呢。

    宣平侯挑眉:“长得这么好看,一看就是随了本侯。”

    玉瑾黑下脸来,她收回那句话,侯爷还是侯爷!

    不多时,门外传来了马蹄声,是信阳公主的马车回来了。

    她方才去了一趟皇宫,与庄太后、萧皇后商议萧珩与顾娇的婚事。

    关于大婚的事,两位位高权重的女人都没意见,甚至十分赞同。

    在庄太后心里,阿珩那臭小子欠她的娇娇一个盛世婚礼。

    信阳公主也是这么认为的,当初在乡下时,二人根本没有正儿八经地成过亲,她儿子昏迷不醒,睁眼就成了人家相公。

    没拜堂,也没洞房。

    这算哪门子的成亲?

    加上那一次他用的是别人的身份,他如今恢复了萧珩的身份,萧六郎与顾娇娘的那段亲事实则就做不得数了。

    当然了,她也有自己的私心。

    她想见证他儿子的婚礼。

    聘书已经送去碧水胡同了,她今日主要是与庄太后以及萧皇后敲定具体的聘礼以及大婚的日期。

    “公主,您回来了。”玉瑾笑着迎上去,抬手解了她身上的披风挂好,“谈得还顺利吗?”

    “挺顺利。”信阳公主说。

    “侯爷来了。”玉瑾轻声说。

    信阳公主扭头一瞧,果真看见某人正坐在摇篮前,痴痴地望着摇篮里的小家伙傻笑。

    阳光自窗棂子透射而入,落在他成熟而俊美的脸庞上。

    他眼底仿佛聚着星光。

    她撇过脸,淡淡嘀咕:“他怎么又来了?”

    玉瑾笑了笑,说道:“那,奴婢把侯爷轰出去?”

    信阳公主噎了噎,瞪她道:“轰出去了,小的哭起来,你哄啊?”

    玉瑾掩面,忍俊不禁。

    “唉。”信阳公主叹了口气。

    玉瑾敏锐地察觉到了信阳公主的异样,问道:“怎么了,公主?是出什么事了吗?”

    信阳公主蹙了蹙眉,古怪地问道:“我从后宫出来,恰巧碰上散朝,他们一个接一个地到我面前,给依依取名字……我问他们要名字了吗?怎么突然这么多人热衷给她取名字?”

    宣平侯若无其事地摇晃摇篮,一脸镇定从容。

    ……

    却说另一边,上官燕留下空白圣旨让国君让位,国君心中怒火中烧,自然不肯轻易就范。

    他身边的大内高手被轩辕麒解决了,可他还有大量的御林军以及都尉府的兵力。

    他假意拟旨,趁机按动了书桌边上的机关,他落入了暗道之中,而与此同时,屋顶上一枚烟花信号升入高空。

    御林军与都尉府的兵力迅速朝后宫赶来,轩辕麒早有准备,与儿子里应外合,大开宫门,三万黑风骑与两万暗影部的兵力杀入皇宫。

    他们是刚从战场浴血归来的兵力,他们的身上满是金戈铁马的气息,这是皇城这些养尊处优的大军无法匹敌的。

    若是王满与王绪的兵力在这里,兴许还能扳回一局。

    可他们,都被上官燕故意留在路上了啊。

    御林军渐现颓势,国君在暗道中按动了第二个机关,又一枚烟花令飞上高空。

    这是在联络外城的燕山君。

    燕山君并非世人看到的那样不谙世事,他手中有一支皇族的秘密军队,是国君的最后一道防线。

    不过他还没来得及出动,一柄长剑便自他身后探来,淡淡地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我不想伤你。”

    顾长卿说。

    燕山君冷声道:“你以为威胁本君有用吗?”

    顾长卿淡道:“我知道你不怕死,那么,你女儿的生死你也不顾了吗?”

    燕山君瞳仁一缩:“你什么意思?”

    顾长卿偏了偏剑头,像是一个无声的手势,紧接着一个顾家的暗卫抱着熟睡的小郡主自门外走了进来。

    燕山君脸色一变:“小雪!你……你卑鄙!你连个孩子也不放过!太女和顾姑娘知道你这么做吗?”

    他与顾承风一道留守皇城,已从顾承风口中知晓了顾娇的身份,也听出了这个挟持自己的人就是顾娇的大哥。

    顾长卿的神色没有丝毫变化:“她们不必知道。选吧,你女儿,还是你哥哥?”

    燕山君咬牙切齿:“你……”

    顾长卿冷声道:“你别以为我会心慈手软。你我一样,在这世上都有自己要守护的人,并且为此不择手段。哪怕死后下地狱,也在所不惜。”

    燕山君痛苦地闭上了眼。

    顾长卿说的没错,这个世上有他要守护的人,为了她,他可以不惜一切代价,哪怕是背叛最信任自己的哥哥!

    燕山君交出了兵符。

    ……

    出了燕山君的府邸,那名顾家暗卫一把扯掉了脸上的人皮面具,笑嘻嘻地道:“大哥,你方才演得太好了!连我都差点儿信了!还怕燕山君一个不答应,你当真会一剑杀了小郡主呢!”

    顾长卿正色道:“我不是演的。”

    顾承风一愣。

    顾长卿看了他一眼,笑出声来:“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