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重生之车企巨头 > 第1章 巨款
    第1章巨款

    1979年农历8月16,首都红星纺织厂,离厂大门处不远的运输班车库内,一辆老旧的解放牌CA10卡车头四周站满了围观的工人。

    车头的四周地板上满是机油柴油的黑色的污垢。

    这些人当中有纺织厂的领导,还有运输班的司机们,好奇地围在车头,大家一脸羡慕地看着坐在车头边上的王石。

    车头的发动机盖被拿掉,强壮有力的黄蕾,外号雷子正在用力挠着,一边挠一边看正在观察着气门摇臂的王石,“石头,好了没?”

    问话的这个名叫黄蕾,由于嗓音特别大,所有还有一个外号叫雷子。

    王石正观察着六缸的进气门摇臂,听到雷子的话,头也不回地说道:“还没呢,再转。”王石补充说道:“慢点,快到了。”

    “行。”雷子听到王石的话,慢慢地挠动着曲轴。

    雷子慢慢转了转,王石看到第六缸的进气门摇臂下压后略微抬头立即喊道:“停!”

    雷子听到王石的话停下手里的动作,看着对方。

    王石接着拿起一字螺丝刀、塞尺还有梅花板手调整气门间隙,这是个技术含量非常高的技术活,是发动机大修中最后一项非常重要的技术。

    这要求师傅对发动机的点火顺序跟发动机工作原理有着非常高的了解,要是处理不好,调错,严重的可以造成气门与活塞直接发生撞击,发动机直接报废。

    只看到王石在那里一个人忙活着,几分后,曲轴又转了一周,接着在那里忙活,十几分钟后,王石跳了下来,拍拍手。

    王石这次的气门调整用的是两次调法,比较快。

    这是一汽汽车厂老解放CA10K装的是5.6升的汽油发动机,要是在王石生活的那个年代,都已经是博物馆里面的老古董,可是在此时,还是非常出名的,像纺织厂这样大厂,也只有两辆而已。

    运输班的班长看到王石跳下,走了上去,“王师傅,好了?”班长是个从部队输运兵退伍下来的老兵,年纪大约四十多岁。

    此时能够修理解放牌的发动机的师傅那可是“天之娇子”牛逼很得,让班长这个四十几岁的人不得不叫二十来岁的王石一声师傅。

    “差不多吧,现在你把机油加好,我休息一下。”王石对当兵的人心里都非常敬佩,语气缓和。

    “好咧,快,给两位师傅买几根冰棍去,要奶油的。”班长看着自己的徒弟说道。

    一旁的领导也点点头表示同意。

    这是厂里特批的。

    王石雷子稍作休息,吃了两根冰棍后,接着把发动机盖还有化油器,火花塞空气虑芯还有点火系统等其他附件装好。

    “好了,试试看。”王石跳下来,叹了一声说道。

    这老解放牌启动可是个力气活,还没有像后世装的启动机,而是采用手摇式白金点火,靠人工从车头插入摇柄转动,使得点火线圈产生的高压电从分电器分流到各缸的火花塞产生火花引爆气缸内的燃气混合气体从而启动发动机。

    相对后世采用启动机来说,现代的解放牌启动方式,可是力气活,特别是在早上起来汽车难启动的时候,更加考验一个人的力气。

    王石可不想自己来,这一天半以来,他都累成狗了。

    陈班长在驾驶室内,徒弟拿起长长的启动手柄咣当一声插了进去,然后用力顺时针一摇。

    “嘟!嘟!——”巨大的响声,像炸雷般响彻天空,好像要把整个车库顶掀翻一样。

    “成功了!”

    “太好了,而且启动还特别容易。”

    运输班的司机们欢呼起来,激动得拥抱在一起。

    这么轻松就启动,日后他们也轻松了一些。

    王石后来调了一些怠速后,看着大家,“成了!”

    这一天半来王石跟雷子在这里忙得,看看自己全身满是油污的衣服,“自己容易么。”

    雷子听到王石的话,比王石更加激动,因为他知道,这话里代表什么意思,那是钱,一百块钱。

    一百块钱呀,现在一个普通四级工一个月工资才38块钱,他们两个一天半就赚了人家两个多月的工资。

    能不激动吗。

    “把工具都收了吧,陈班长,你跑一圈试试,没有问题,那我们就回去了。”王石来到驾驶室跟里面的司机班长说道。

    陈班长听到王石的话,也觉得有道理,好不好,拉出去遛遛。

    “行,那王师傅,你们稍等,出去转一圈。”

    王石放着消失的老解放实木做的蓝色车厢,叹了口气。

    自己本来是21世纪一名高级技师,让自己修个老解放,说出去丢不起这个人!

    自己本来是个21年纪的一名高级技师,主要修理一些高级轿车,六十来岁拥有汽修厂,也算是事业有成。

    那天过来一个老朋友,两人多年没见就喝多了,回到家里睡下后,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穿越到了1979年机械厂一名23岁的保安身上。

    说起来自己这个前身也是个狠人,正式工一个月工资38块钱,他硬是每月能够省下38块寄回家。

    半月前晕死在大门的保安亭上,被送去医院,被自己附体。

    自己是个农村人,能够在这里上班也是父亲的缘故,父亲是一名老革命没什么文化,后来分配到机械厂当一名保安,身体原因回家由自己这个大儿子顶班,也是一名正式工,每月工资38块。

    这车耗油量大,司机也不敢跑远,王石跟雷子坐在一边,等了不久,车开了回去,“好了,非常有劲,王师傅果然厉害。”

    那是,自己一个修轿车的,修个老解放要是没劲,自己不如找块豆腐一头撞死算了。

    领导看到辆车好了,也是高兴,果然这一天半来的努力没有白费。

    从昨天午饭开始,除了必要的工钱外,王石跟雷子两人的伙食也是不错,包食住,而且顿顿有肉,为的是什么,还不是为了让王石他们在修车的时候用点心。

    现在会开车司机都是高级工人,牛得很,王石他们俩在修车师傅他们眼中就更加了不得。

    “那就这样了,大约一个多月左右,把机油跟机油虑换掉,日后一般一年左右换一次就行,一个星期左右拿空虑出来抖抖吹吹,要是运力频繁里程长些,那就提前一些。”发动机在大修过后,活塞,活塞环等重要部件在磨合期内的磨损是非常大的,产生的金属粉末也是非常多的,这就要求尽早把机油跟机油虑芯换掉,不然造成发动机磨损大。

    这时没有里程表,看不出里程数,只能凭感觉来。

    “行,谢谢两位师傅,这是工钱。”陈班长把刚刚从厂里的财务那里拿来的一百块钱交到王石的手里,还有一些肉票布票什么的。

    这是他们应得的中,王石也不客气直接拿过来,告辞了众人跟激动在那边的雷子向大门走去。

    “发财了!”雷子搂着王石的肩膀激动地说道。

    确实是发财,这在80年代两个小青年来说,确实是一笔巨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