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重生之车企巨头 > 第5章 伏尔加嘎斯24
    第5章伏尔加嘎斯24

    “当然,我什么时候骗你,不信,那,剩下的钱还在这呢。”王石说完,从口袋里掏出剩下的八十多钱放在桌子上。

    “快点收起来,别让人看见了。”谢叔看到桌子上花花绿绿的钞票,看向窗外,一把把钱拢了起来塞进王石的怀里。

    这回他有点相信了。

    王石在谢叔家吃完了午饭就离开了,离开时给谢叔留下了五块钱,本来给十块的,对方只收了五块。

    王石来到了大杂院的大门外面,见到谢茂带他们三个兄妹正在外面舔着还没吃完的小块的苹果,都氧化发黄了。

    四周围着一群小伙伴正盯着整齐地吞咽着口水,有时谢茂带也给一些要好的小伙伴小咬一口,在对方心满意足的表情中接着轻轻地舔了起来。

    “这是我王叔带过来的,我还有三个呢,可红可香了,不过都被我娘收了起来了,说是到年才吃。”妹妹羽玲跟小伙伴吹嘘起来,那表情有多得瑟就多得瑟。

    身边的小伙伴一听,还有两个,我家怎么就没有这样的叔叔呢。

    “羽玲,给我咬一口好不,我明天有鸡蛋分给你一半。”一个四岁的小女孩看着羽玲手中的苹果吞咽着口水,终于安奈不住诱惑。

    “不要,鸡蛋没有苹果好吃。”

    王石从身边走过,三个向王石打了招呼,“这就是我的王叔,苹果就是我王叔带给我们的,今天我家还煮了米饭。”羽玲看着王石的背影说道。

    得,看来日后这大杂院里估计这丫头是要当大姐大的节奏。

    王石听到后摇摇头向家里走。

    回到家里,看到雷子跟林政唐正在大院子里等着自己,“你们怎么来啦?”

    雷子见到王石,激动地拉着王石向家里走去,边走边小声地说道:“林政唐在外面找了一个活,不过……是辆小轿车,不知道石头你会不会修。”雷子看看四周发现没人,担心地说道。

    此次跟前一次的解放不同,这次是辆轿车,不知道这么高级的轿车石头能不能搞定。

    现在还是79年,干私活发现那可是要受处罚的,说是挖社会主义墙角,要关起来进行劳动改造。

    不但改造,连工作也黄。

    三个像地下党接头似的,王石打开门来到里面。

    “不是会不会,是肯定会,我跟你说,只要是四只轮子的,我就会,除牛车以外。”

    “王哥,牛车可是两只轮子。”林政唐补充说道。

    “哈哈!”王石一拍额头。

    “政唐,说说看,哪里的。”

    原来,是林政唐跟一个朋友那里打听来的,对方是个俄国领事馆,轿车坏了启动不了,司机只会开车,哪会修呀,都放两个月了。

    “走,今天刚好是周末,咱们赚钱去。”王石一想今天刚好是周末,没事,这是最好的机会,要是发动机大修,配件都齐全,三个干个通宵把活干完,明天上班,没有配件也没事,拆下来放到配件过来,不到半天时候就可搞定,要是上班就晚上搞个通宵也行。

    “走着,政唐,带你吃香喝辣的去。”

    来到目的地,对方一听三人是过来修车的,门卫通知了里面,不久就把三个请了进去。

    这是一辆苏联1977-1985年产嘎斯24。

    通体黑色,发动机盖两边各有一个后视镜,前面是18根条形银色的格栅为整个车型增添了一些时尚感。

    伏尔加嘎斯24可以分成3代,第一代车型在1970-1977年生产;第二代车型在1977-1985年生产;第三代车型1982年-1992年生产。其中第一代车型主要更换了钢板弹簧、全新的点火装置、拆除了引擎盖上的后视镜等;而第二代车型则换装了全新的保险杠、伸缩式的安全带、前雾灯及新的仪表台,此外前排座椅也改成了独立可调的座椅形式。

    这辆第二代嘎斯24装配85马力ZMZ-24发动机直列水冷四缸白金点火发动机。

    在上世纪50-70年代,伏尔加嘎斯在我国是名副其实的“官车”。它的乘客名单里包括当时的国家领导人。

    “泥闷真的会修吗?”白人司机一脸黄胡子看到三人这么年轻操着一口蹩脚的汉语有点不屑地问道。

    “有钱就行。”这么老古董的化油器哥们不会修,说出去丢不起这人。

    “车锁匙给我。”王石也不废话,伸手跟对方说道。

    “你会开吗,不要把车给搞坏了。”黄胡子看着王石这么年轻有点不相信厉害王石把车子搞坏了。

    “难道现在是好的?”嘁,哥们我是修车的还不会开车?这等于问女人会不会生孩子一样,这不废话吗?

    “放心吧,有我帮你试车,是你的福气。”对这些外国人就不能给他脸色,“我不亲自试试怎么知道哪里坏?”

    对方看着王石这么自信,最后只能把锁匙交给王石。

    王石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红色的车门内饰,手摇式的车窗,座椅是黄金色的装饰。

    日字形的方向盘非常简洁,这很像俄国人的风格。

    王石在雷子跟林政唐一脸的羡慕眼光中打开车门,转动锁匙。

    “突突突。”发动机发出突突转运声音,不过还是能打着,说明发动机基本没有问题。

    王石试了几次,还是没有打着,心里大体知道了个大概,从汽车上下来。

    发动机内部基本除了,那么剩下的就是油路跟电路的问题。

    “这个汽油虑芯你们多久没换了?”王石打开发动机盖指着汽油虑芯问司机。

    “这个汽油虑芯换了有三个月吧,怎么啦,是这个的问题?”自己怎么没有想到这个问题,真是笨呀,要早知道是这个问题,自己都可以修了,领导知道了还不多看自己几眼?

    “现在还不知道,也许是,也许不是,具体是什么故障,得一一排查。”虽然王石大体知道了问题,可是不能让这位老毛子知道了,这叫忽悠,“汽油虑芯现在有吗,有的话拿一个过来。”

    修车就是这样,有时候明知道是哪个地方出的问题,不过一上来不能很快搞定,三人还想在这里蹭饭呢,听说老毛的饭菜可是硬菜,全是肉,不知道有没有鱼子酱。

    “有,仓库里就有,汽油虑芯跟空气虑芯都有。”

    “空虑就算了,先把汽油虑拿来看看。”王石摆手说道。

    对方屁颠屁颠地走了。

    司机走了,留下三个,雷子凑了过来,看着密密麻麻的发动机线路,担心地问道:“石头,能搞定吗?”

    “王哥,能搞定不?”林政唐看着高级的伏尔加嘎斯24担心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