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重生之车企巨头 > 第8章 辞职的的打算
    第8章辞职的的打算

    “来,来,咱们吃点高级的东西。”王石把老毛子送的五盒黑鱼子酱拿了出来,刚好每人一盒。

    “侄子,这是什么?”谢叔看着有点像女人护肤霜的盒子问道。

    “这可是高级货,苏联产的鱼子酱,就这一小盒,可以顶你十年的工资,也就是我们今天帮苏联老大哥修车对方送的,不然,以咱们现在的经济条件,想都别想。”老毛子的鱼子酱跟RB神户牛肉法国鹅肝被评为世界上最顶级的美食。

    就目前这一小盒鱼子酱不知道现在价钱几何,要是在后世的话,正宗的要一万五美元以上,而且不是有钱就行。

    现在没有冰箱保存,要是不及时食用,天气这么热,呆会就变质。

    “什么!就是黄金做的也没有这么贵吧?”谢叔惊讶地打开来,看见像是黑色的珍珠,有点不敢相信。

    “林老,您试试看,天气这么热也保存不了,不然会坏掉的,那就太可惜了。”王石看着林老说道,林政唐为他爷爷打开来,老人拿起勺子舀了一勺,然后细细地感受从味蕾传来的浓郁的感觉。

    五人一顿晚饭直接吃到了深夜才散场。

    王石回到自己的大杂院的房子,洗漱一番躺下王石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睡。

    自己现在虽然算是一名正式工可是一个月的工资也太少了,只有38块钱,自己修一次车都顶几个月的工资了,而且上班没有自由。

    是不是辞职算了,反正不久改革的春风就要吹遍大江南北,靠这点死工资过日子,那不是一个穿越人士该做的事。

    下海经商才是正道,做个暴发户不香吗?

    不过此事还得回去跟老头子沟通沟通。

    想到这里,王石整个人对上班都提不起兴趣了,反正自己有赚钱的门路,那38块钱,算了,不要也罢。

    第二天接着跟谢叔请假。

    “什么,你又要请假,是不是有活干?”谢叔听到王石最近请假这么多,猜测肯定是去干私活修车去了。

    也是,换作谁都这么干,修一次就几百块钱,这里一天班才一块多。

    “叔,我直接跟你说了,我不想干了,我修一次车都够这里一年的工资了。”王石想到。

    “你呀,身在福中不知福,你不知道现在回城青年这么多,许多青年人还找不到工作呢,你倒好,这么好正式工说不干就不干,要是让我老班长知道了,还不打断你腿?”谢叔指着王石鼻子就准备动手。

    “反正我是不想干了,你看着办吧,反正我要请假。”王石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气得对方抬脚就踹。

    “这样吧,你不上也行,今天的假我允了,晚上带你去见一个人,我的一个战友,也是你父亲的战友,他大儿子刚刚回城找不到工作,你要是不想上,那让他还帮你上,你的职位还是保留,工资嘛,就让他拿了,怎么样?”

    “那最好了,我没有问题呀。”

    “行,那就这样定了,晚上跟我去,对方是你父亲的老上级,是你父亲在部队时候的排长,现在在第一机械工业部工作。”谢叔说道。

    “什么!第一机械工业部工作还帮不了自己儿子找份正式工作,开什么玩笑。”

    1952年9月,第一机械工业部成立,在部内设第四机器工业管理局,负责管理全国动力机械(汽轮机、锅炉、内燃机等)。

    四局直属的内燃机专业厂有10家,即上海柴油机厂、新中动力机厂、无锡柴油机厂、天津动力机厂、济南柴油机厂、潍坊柴油机厂、南昌柴油机厂、武汉动力机厂、上海通用机器厂和重庆水轮机厂。

    这样的实力部门还帮不了自己儿子找份正式工作。

    这当领导还有什么意思。

    “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整天没个形,老排长向来正直,让自己走后门帮儿子找工作不如一枪把自己嘣了。”

    王石听到谢叔的允许,转身回家接着睡觉去了。

    到了晚上,谢叔过来,王石拿着三人分的三斤腊肠拿着大约一斤多的样子,两人来到了对方家里。

    黄建强,年纪比父亲大六七岁,父亲当兵时候是父亲的排长,后来受伤退了回来现在在第一机械工业部。

    “小谢今天怎么得空过来。”黄伯伯看见谢叔过来,高兴地迎了出来,“这位是?”看见王石问道。

    “老排长,这是我.班长的长子王石,现在跟我在那边顶他爸的班。”谢叔说道。

    “王石见过黄伯伯,早就应该过来看你了,一时没空,请黄伯伯见谅。”王石说完把手里的腊肠交给对方。

    对方客气一番,伯母从屋子里出来,黄伯把手里的腊肠交给对方,让对方炒几个菜晚上一起喝点。

    三个座下,黄伯伯泡了一壹茶,“怎么不见子明?”谢叔问道。

    “唉,出去了。”提起自己儿子,黄伯伯脸色一暗叹了口气。

    “老排长,出了什么事了?”两人都是在部队一起战斗过的生死兄弟,彼此非常了解,看见对方脸色不悦,谢叔追问道。

    “唉,儿子也大了,可是回城已经一年了,迟迟没找到工作,谈了几个对象,没有正式工作最后都黄了。”

    谢叔听到这话,跟王石对视一眼。

    看来今天来对了。

    三人聊着,基本是两人聊,都是聊一些以前一起战斗的光荣事迹,王石听了越发佩服起来。

    有了老一辈人千千万万个革命先辈抛头颅洒热血,才有现在的国家安宁,虽然现在国家百废待举,可是日子会一天天好起来,这个王石过来人非常知道这点。

    一个小时后,晚饭准备好了,叫黄子明也叫了回来,跟三人一起吃饭。

    “谢叔,这腊肠是你带过来的?”黄子明夹起一片薄薄暗红色的腊肠看着谢叔问道。

    “我哪有这个能力,这可是苏联老大哥的东西,是王石这小子昨天帮领事馆修车人家送的。”

    “唉哟,原来王哥还会修车,那可是高级工呀。”黄子明见到王石会修车,投去羡慕的目光。

    “一般一般,世界第三。”王石笑着说道。

    四人聊着,酒也喝了不少,接着谢叔把今天两人来意说了一下。

    “不行,不行,怎么能占你的工作,我怎么跟王小子交待,都没脸见他了都。”黄伯伯听到让黄子明去顶替王石的班,摆手制止。

    “黄伯,我意已决,我现在修一次车几百块钱,就前天帮苏联老大哥修一次,不到半天时候赚了三百块,其中有一百是外汇,你说,我用得着在机械厂上班吗,我昨天的修车费都顶一年的工资了,反正我是不想上班了,你要是不要,那人可就让给别人了。”

    看到对方想说什么,王石接着说道:“我父亲那边我会说的,我想,我父亲也会同意的,你放心就是,我又不是辞职没有地方赚不到钱,那是另说。”

    “老排长,王石说得也不无道理,这小子是有点本事,这点工资他还看不上眼,现在正好,子明需要这这份工作,你不是想早点抱孙子吗?”

    “可是……”想到孙子黄伯愣住了。

    黄建强想说什么,这个时候门外的伯母冲了进来,“孩子他爹,你就同意了吧,现在找份工作可不容易,那么多知青回乡,就是一份临时工,不知道有多少人抢着干呢,而且还要送礼。”

    伯母刚才一起在门外偷听四人的谈话,听到黄伯不同意,伯母那个担心得呀。

    现在儿子谈了几个对象人家一听没有正式工作,最后也都黄了。

    “出去!”黄伯看见这个时候老婆冲了起来,很没面子,吼了对方一声,“男人谈事,女人插什么嘴,没点家教。”

    看见黄伯发火,伯母只好乖乖退了回去把门关上,站在外面侧耳偷听。

    “反正我是天天请假,扣的工资,反正我是不干了,这样,谢叔,明天你带我跟子明去厂里把我的这份多直接转给子明。”这样来算是正式工了吧。

    也算是咱们为老一辈的革命先辈做点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