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重生之车企巨头 > 第10章 隋唐香炉
    第10章隋唐香炉

    “行了,不就是个正式工吗,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是吧。”父亲黄建强的声音从屋里传出来,接着说道,“我看彩霞那丫头不错,有文化懂礼节,关键是屁股大,会生养,将来肯定生个大胖小子。”得,最后还是想到孙子。

    黄子明的母亲一听自己老公不跟自己一条线,气得指着对方骂溅骨头。

    “行了行了,咱们娶的是儿媳又不是娶她母亲,亲家母合不来又有多少次见面,此事就这么定了,要是这小子没有意见,赶紧让媒婆上门提亲,早点结婚,这小子也不小了,我还想早点抱孙子呢。”

    “你个死老头子,气死我了,我不管了,哼!”黄子明母亲气得一甩手说道。

    “好呀,大哥结婚喽,我有嫂子喽。”弟弟妹妹们一听大哥要结婚,比谁都激动。

    王石从厂里回到家里。

    然后从口袋里掏出钱来,这是修理费,除去给两人的每人二十,剩下RMB160元跟一张一百美元的外汇,除去给了林老一百一块买古董的钱,两次的修理费加起来现在身上还有164.8块,还有一百美元。

    “这美元得好好收起来,将来买些东西用得到。”建国之初的外汇可是个稀缺货,一些东西指定要用外汇,这是国家指定的,挣外汇。

    上次王石去百货大楼那里许多柜台就是只用外汇结算。

    直到下午两三点钟左右,当王石睡得沉沉的时候,听到院子里传来雷子那大嗓音。

    打开门,看到雷子林政唐跟林老出现在院子里,两人正在从林老的三轮车上抱着一个个大小不一的罐子,“听说你把工作给别人了?”雷子跟王石一个厂子,黄子明替王石工作的事当天就传遍了整个厂子。

    现在在别人眼中,这么重要的工厂王石说让就让出来了,真正的败家仔,要是他们这么干,回去父亲肯定把他们打死不可。

    可是人家王石现在在北京就只有一个人。

    现在王石成了家长教育孩子的反面教材。

    “是呀,反正每月那点工资,还要每天上班,干脆辞掉了,正好我黄伯家里的黄子明也需要这个工作,干脆让给黄子明了。”王石说完,看到后面的林老佝偻着身子,“林老,天气这么热,你说一声我过去就行了,怎么可能让您老亲自过来。”王石扶着对方,然后目光很不友好地看向林政唐,“你也真是的,孙子怎么当的?”

    林政唐也很委屈,说道:“我爷爷非得自己过来,还说有一些事跟你商量。”

    “林老,一路上辛苦了,你喝口水。”

    林老让孙子林政唐把一对高约四十公分的青花罐拿到桌子上,青花罐子有个盖子,说道:“这是明代嘉靖时期的龙纹将军罐,官窑的,是一对,这可是个好东西,可惜现在这年月不兴这个,是我在一户人家收的,只花了十块钱而已。”接着翻开底座指着说道:“看看这上面的铭文落款,还是个官窑。”林老示意王石看着。

    王石对古董不太了解,正想跟林老学,也凑过来看了起来。

    林政唐现在跟王石学修车,再加上王石也有意收些古董,也有意教对方,接着用手细细地抚摸罐口边缘说道:“看瓷器是不是老物件,还有一个方法,就是抚摸这口的边缘,一般老古董由于长年使用的原因,这罐口的边缘会有些毛刺……”林老把自己对于古董鉴定的知识传授给王石。

    王石也利用这个难得的机会跟对方学习,也摸了一下,还真是,别看罐口整齐没有磕碰,可是用手心仔细一摸,还是感觉到一点毛刺。

    这可是明代青花将军罐,要是放了几十年后,那价格老高了,这可是官制,还是一对,“谢谢您老,这些瓷器日后您看着收,多多益善,要是钱不够,我再想办法。”王石看着屋里里可不止这一对。

    接着林老把其他的古董仔细跟王石讲了一些鉴定的方法。

    王石也学得非常认真。

    这里面还有一个是北宋汝窑天蓝碗,整个碗身如湛蓝的天空布满细密的开片,看起来很是漂亮。

    这个是花了五块钱收上来的,虽然是民窑,可也是难得的珍品。

    “太好了,林老,没想到您老真是个古董大家,厉害厉害。”这东西,别看现在不值几个钱,可是放到了三四十年后,那可是个天价。

    “唉,这有什么用,还不是穷得响叮当,收破烂一个。”老人有些惋惜地说道。

    “王小子,这才是今天最重要的一个好东西。”林老拿着最后一个好像是铜香炉眼神有带有激动的神色。

    “哦,您老人家把这个留到最后,肯定是这些当中最好的吧?”好东西一般留到最后,这是国人一般的做法。

    “看过《隋唐演义》吗?”林老开始并没有介绍香炉反而问起王石来。

    “《隋唐演义》没有看过,倒是看过《隋唐英雄传》”准确说是电视剧,隋唐英雄传在后世一共拍了八部。

    不管是福将程咬金还是忠义的秦叔宝,都给王石留下深刻的印象。

    “差不多吧。”林老接着说道,“单雄信知道吗?”

    “那是肯定,单雄信虽然在《隋唐英雄传》里不算是主角,可是却是个个性非常鲜明的人物,是绿林的扛把子,最讲朋友义气,不管是秦叔宝还是程咬金都得到他的恩惠,秦琼卖马的故事就跟他有关,怎么啦,难道这香炉是他家的?”

    “你看看。”林老把香炉底给王石一看,“果然。”王石看到香炉底里面有两个“單通”两个繁体字。

    “不对。”林老呵呵笑了起来。

    “您才开玩笑的吧,单雄信姓单名通字雄信,这我知道。”没错,这肯定是单雄信的香炉。

    “徐世绩此人想来你也知道吧?”

    “知道,跟单雄信是老乡被称为牛鼻子老道,这跟他有关?”

    “你慢慢听我讲来。”林老摆摆手制止王石的话,接着慢慢讲来,“当时单雄信的岳父王世充在洛阳战败投降李唐之后,单雄信被李渊下旨斩头于洛阳。”

    “徐世绩知道后几次跟李世民求情希望李世民能留单雄信一命,可是李世民不肯,旨是皇帝下的,李世民再怎么说也不敢抗旨,当时还有太子李建成跟齐王李元吉在两个对手在朝庭内呢,他也不敢给两人一个抗旨平尊的把柄,最后单雄信还是处死了。”

    “徐世绩跟单雄信是老乡,两人一起参加的瓦岗,一起共事多年,两人曾经发过誓要同生共死,现在单雄信既要被处死了,徐世绩在单雄信临行前亲自割了自己手臂一块内给单雄信吃下,说自己不能跟对方一起死,这块肉就算是替自己吧。”

    “大概的剧情,后来的京剧在《锁五龙》里面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