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重生之车企巨头 > 第11章 明成化斗彩鸡缸杯
    第11章明成化斗彩鸡缸杯

    “单雄信处死后,对徐世绩的打击非常大,后来为了纪念故友,徐世绩私下里铸了一个香炉,在自己的家里一个偏院里供着,每到过年过节就给单雄信烧香,这在后来的宋朝一些许多民间杂文里面都有记录。”

    “眼前这个香炉就是徐世绩铸造的那个。”

    林老看着眼前的铜炉缓缓而谈。

    “乖乖,这可是好东西,单雄信跟罗成不同,罗成是作者杜撰出来的人物,单雄信那可是个真实的历史人物。”王石当时看《隋唐英雄传》的时候看到单雄信的死,心里都非常感到为他不值。

    这么讲义气的一个江湖大哥最后却落得这么个下场,真是一个悲情好大哥呀。

    “这可是一千多年前的东西,还有这么个真实的故事,好东西。”王石非常满意,古董就是这样,有真实历史故事重要的是还有铭文,这就非常重要了,这对研究隋唐人物有着非常高的考古价值,“不对呀,单雄信是被皇帝下旨处死的,徐世绩能这么大的胆子,他不怕被人发现吗?”

    “这是香炉,是用来祭奠祖宗的东西,哪个这么大的胆子敢翻看人家的神龛上的香炉,这么做就是等于两家是死敌,再说上面有一层香灰,谁能发现。”林老说道。

    “也对。”怪不得被程咬金称为牛鼻子老道,这徐世绩果然是个军师,脑子灵活,胆子也大。

    “行了,我今天的任务完成了。”林老拍拍手说道。

    “以后让政唐过来叫我一声,我过去,不用您老辛苦过来。”

    “是心痛你的几碗绿豆汤水吧?”林老反问道。

    “哪能呢,我是怕你累着。”天气这么热王石实在是还想一位老人大老远骑着三轮车过来,有事自己骑车过去就行。

    “哦,对了,我前天去一户人家收破烂的时候,听到一个消息,是他们家里有一个明成化斗彩鸡缸杯,不过他一直不肯出手,现在听到他家的小子要结婚需要一笔钱,我带你过去瞧瞧,你也把你的家底都带上,看看他出的价格合适不适合。”

    什么!

    明成化斗彩鸡缸杯?

    这可是个大货,在现代一个曾经拍出三亿还是八亿来着?

    这可是皇帝专用的东西。

    成化斗彩鸡缸杯是汉族传统陶瓷中的艺术珍品,属于明代成化皇帝的御用酒杯。

    “你等等我准备准备,立刻起身。”王石一听是斗彩鸡缸杯,这小东西的名气实在是太大,要是去晚了要是被人捷足先蹬,那可是要后悔一辈子。

    “你们两个走吧,反正我是不走了。”雷子躺在床不想起身,水冷风扇呼呼地喷着冰凉的水雾,可乐喝着,要多爽有多爽。

    时间要紧,王石准备妥当,直接跟林老出门,留下雷子跟林政唐两人。

    王石踩着三轮车林老坐在车上。

    之前是国营单位的正式式,突然辞职跟破烂林收废品,王石突然的转变边邻居都看不明白。

    “这不就是红星机械厂的王石那小子吗,怎么收起废品来了?”

    “这个我知道,住在我们胡同的一个院子里,你不知道,他是个真正的败家仔,好好的一个正式工,说让就让了,也不知道他家长怎么教的,现在闲在家里整天没事做,看见前面那破烂林没,估计是跟他去收破烂。”有些认识王石的,把王石让黄子明代替工作的事说了出来,看见王石的山地车漂亮也不忘说王石跟林老一起去收破烂。

    “唉,现在的年轻人呀,真是越来越看不懂了,放着好好的工作不做去收破烂,真是想不通。”一个老妇听到后一副恨铁不成钢地说道。

    王石则在路人的注目之下,一路跟着林老二十分钟后来到一个四合院大门前停了下来。

    大门两边有一对抱鼓石门当,门楣上有两对红色的户对,大门的朱漆已经脱落,大门上有两个厚重像手镯似的青铜铺首。

    这家的祖上以前起码是个三品以下的武将。

    户对的个数跟官职高低有严格的规定,三品以下的官宦人家是两个也就是一对,三品是四个,二品是六个,一品的八个,只有皇帝才有九个,九鼎之尊之意。

    “就是这户人家,听说祖上以前出过四品的大官,不过到这一代已经落魄了。”林老看着大门说道。

    看得出来。

    门没有关,两个直接向里走。

    “郑老头子,在家吗?”林老进到院子大声喊道。

    “还没死呢。”苍老的声音从屋里传来,不久走出来一个六七十岁的老人,穿着一身老旧的短衫,脚上穿着拖鞋,“东西是不会卖的,林破烂你今天要是过来卖东西的,你早点滚蛋。”说完转身回去了。

    “别这么说嘛,一个破碗,又不能吃,留着它干吗,下崽呀。”林老跟了上去,转头示意王石跟上,“价格好商量。”

    “没什么商量。”

    得,是个倔强的老头,看来今天有点悬。

    对方回到屋里睡下没有再出声,林老也不尴尬,自来熟开口说道:“我今天带个朋友过来,叫小王,他有意要卖那东西,你出个价,成不成,商量着来。”

    “哼!”对方看了坐在大门处的王石一眼哼了一声,没有说道。

    “郑老,我是诚心喜欢那鸡缸杯,你让给我吧,多少钱你开个价看看。”王石可没有林老脸皮这么厚,显得非常尴尬地说道。

    接下来三个没有说话,气氛有些尴尬。

    “爷爷,家里来客人了?”院子里传来一声男青年的声音,一个跟王石同龄的青年人出现在门口。

    “不是客人,是来买咱家那鸡缸杯的。”郑老见到孙子进来说道。

    “来者是客嘛。”对方向两人点头,看着自己爷爷,“爷爷你出价多少?”

    “说了不卖了。”

    “爷爷,一个破碗有什么好的,值得你这么宝贝吗,现在看看家里的情况,你指望着一个破碗过日子呀,我跟月欣的婚事即将到来,我看呀,对方出的价钱合适咱这卖了吧。”青年人说完,来到床边一脸哀求,“爷爷,到底是重孙重要还是一个破碗重要。”

    林老见到青年人的话,看了看王石,那表情好像在说有戏。

    郑老听到孙子的话,眼光一盛。

    孙子怎么不知道自己爷爷的意思,示意对方不要说话,转身看着王石,“怎么称呼?”

    “免贵姓王。”

    “王先生,不知道你打算花多少钱买我家的那碗?”

    “这个,你觉得它值多少?。”

    “两百。”对方竖直两根手指。

    这钱不算多,在王石看来。

    这可是几个亿的古董,别人不知道王石太知道了,不过不能这样算了,“林老,你觉得如何?”

    林老知道王石不知道市场价,这是想听自己的,于是说道:“两百块太贵了,两百都可以买一辆很好的自行车了,你知道吗。”

    “是呀,再说了,我也没有这么多钱。”

    对方听到王石的话,接着说道:“我现在急需要钱,少于这个价不卖。”

    “我听说你急需一笔钱来结婚,这样,我这里有一张工业卷,外加一百五,你那鸡缸杯我买,行不?”自己身上加上一百块美金总共264.8,也可以买下,不过自己总要留下一些钱花,身上还有两张工业卷,这个倒是可以卖。

    “你有工业卷?”对方一听工业卷,一下子来了精神。

    工业卷,正是自己现在最需要的,不管是买自行车还是缝纫机都是需要工业卷才行。

    “那是。”王石拿了出来。

    “这样,再加上这张工业卷,我也退一步,一百五好了。”对对作了最终决定,“不行就请你们回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