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重生之车企巨头 > 第14章 劫匪?
    第14章劫匪?

    “嘁,你们知道个鬼!”王石并不在意旁人的眼光,想想身后三轮车上收上来的古董,心里那个美呀。

    这些可是青花,民窑官窑都有,要是放上个二三十年,妥妥的富豪。

    不过现在王石的口袋也没有多少银子了,修车一时没有活,手里现在只剩下十来块钱。

    “钱真是好花呀。”

    这几天来王石天天跟着林老到处收破烂,这要是父亲知道了,不知道被气成什么样子。

    下午,两人回到了林家,收了一天破烂,今天收了两个东西,一个青铜鎏金犀牛兽,这是今天在收购站看到的,花了十块钱从收购站里买。

    两人来到林家的大杂院里,王石的出现引起许多院里的大妈的不友好目光,许多人看见王石出现还拉着自家的小孩回到屋里,“你们以后见到那个王石,记得有多远走多远,千万不要跟他学,知道吗,好好的工作不做,整天跟破烂林满北京城收破烂。”声音从屋子里传来。

    “我现在成了反而教材了都。”王石摇摇头,看见林政唐出现,投去一个目光。

    “今天也没有。”林政唐说完觉得自己真没用,连个业务都拉不到。

    “没事,慢慢找,现在轿车这么少,出故障的就更少了。”王石安慰了一下对方,在屋子里喝了碗水就背着自己收上来的东西往家走。

    “这东西真是不敢想象是用几块钱收来的,要是日后自己说出去,估计也没人信吧?”回到家里,王石把今天的收获摆在床上,仔细地看了又看那尊青铜鎏金犀牛兽。

    青铜鎏金犀牛兽铸造得栩栩如生,粗大的脖子兽首微微仰起,犀牛角高高翘起,像是要顶翻一切似的,身上还有一道道鎏金掐丝,背上还有一个盖子,这以前应该是一个装酒的容器。

    看了一会,好好地收了起来锁好。

    “王叔,在家吗?”

    听到是谢茂带的声音,“进来!”王石扬声说道,“啥事,是不是打架跑这里来?”

    “没呢。”

    “那是不是考试得鸡蛋不敢回去?”

    “我爸让我叫你过去喝酒。”谢茂带站在门口不敢进来。

    “走吧。”王石往外走。

    谢叔也没有什么事,只是听别人说现在王石一直跟林老四处收破烂,于是叫过来一起吃饭询问一下王石最近干什么。

    屋子里,王石跟谢叔两个喝着酒,三个小家伙则在大杂院外面玩去了。

    “谢叔,我的事不用担心,好着呢,别听外面那些风言风语,我现在那是收古董,就是那些老物件,谢叔,偷偷告诉你,你要是有机会也收一些,几年后可以买大价钱。”别看现在古董不怎么样,那是还没有改革开放,一般到了90年古董的价值就上来了,到时候一个真正的青花那都是几十万的价钱,谢叔对自己不错,王石也有意透露一点,“千万别告诉别人,就是我婶婶也不要说,偷偷地收放起来就行。”

    “行,我听你的。”谢叔对于王石的话非常认真。

    两人吃完了饭,离开了酒桌,婶婶过来吃饭,然后收拾碗筷。

    王石呆了一阵就回去了。

    “不行,今晚回去就买一辆。”王石在路上一连走着,想买一辆代步工具的念头更加强烈了。

    “石头,开门开门!”第二天早晨,当王石睡得正香的时候听到雷子那嗓音传来,门板被他敲得当当响,要像再晚一步就要破门而入的架势。

    “你这么早,这是要拆我房子呀。”王石非常不爽地起床打开门,“大早上的,你不去上班,跑我这里来干吗?”

    雷子并没有回话,侧身向屋里,然后看到王石的不友好目光,说道:“你是在家呆傻了吧,今天是星期天。”

    哦,周日呀,这么快,“周日你不跟女朋友撒狗粮跑这里来做什么?”今天周日天气这么好正是约会的好日子,怎么跑我这来了。

    “撒狗粮,我没有养狗呀?”

    “当我没说。”算了,懒得解释,想来这些网络用语这会还没有,现在连网络都没呢。

    “我睡了,你该干吗干吗去。”王石又躺回床上睡下。

    “石头,起来,起来!”不知道睡了多久,又听到雷子这该死的声音,还摇着王石。

    “你过份了哦,哪这么多废话!”王石顿时恼火了,蹭地坐了起来瞪着对方。

    “这么好的周末,陪我出去走走,看看能否遇到个真爱。”雷子说道。

    在雷子的纠缠之中,最后王石也没有睡意,举手投降。

    雷子骑着自行车拉着王石在外面逛了一圈,两个往回走,在离家不远的胡同被一伙青年堵住了去路。

    对方有五六个人,个个都骑着二八扛自行车。

    “雷子,咱们遇到抢劫的了。”王石看到前面一伙五六个青年,穿着橄榄绿的军服,脚上穿着解放鞋,脖子上挂着绿色的单肩包。

    “咱们手里都没家伙。”雷子说完,没等王石停车,跳下来,到路边拿起一个砖头,气势汹汹地瞪着对方,“干吗的!”

    雷子长得牛高马大,这么一呵斥,不管对方觉得怎么样,反正王石觉得挺像一个保镖的样子,看见雷子手里的砖头不由得心里一安。

    对方一伙人走了过来,大有把两人包围的架势,当雷子真的要把手里的砖头向理着短寸头带着大哥的头上招呼的时候,对方摆摆手说道:“两位不要激动,我们没有恶意。”

    “没有恶意,你拦我们路干吗,我跟你们说,想打我们摩托的主意,问过我手里的砖头没?”雷子警惕地说道。

    “雷子,冷静,先听他们怎么说。”王石看见对方手里也没有家伙,制止雷子先不要动手,看看对方怎么说。

    “石头,他们这些大院子弟,什么事做不出来,打架的事还少吗,估计今天奔着咱们的车来的,不得不提防。”

    大院子弟,就是那些机关单位大院内的官二代。

    “大院子弟”就是新中国成立以后,居住在党政机关大院的干部的后代,大部分都属于50、60后。当然“大院子弟”这个称呼也不是自己起的,都是胡同文化里的孩子们叫出来的。

    由于大院里实行的是统一封闭式管理,里面的设施样样俱全。有专门的办公区域、生活设施、幼儿园、小学、食堂、医院、服务社区等等,完全能够满足居住者的生活、教育以及医疗需求,就像一个独立出来的小社会。

    王石心里对这些所谓的大院子弟心里还是非常敬佩的,不为别的,就为了他们身后站着一个个为了国家民族而抛头颅撒热血的革命先辈们。

    当然自己这车是怎么都不能让的。

    有一就有二,不怕多次就怕习惯。

    “你叫王石?”站在前面那个明显是带着大哥的青年人看着开车的王石问道,目光在王石座下的红色女士摩托游走,露出一阵阵贪梦的目光。

    “正是在下。”

    “听说你会修车?可是真的?”对方眯着小眼睛有点凶相,像是个杀人犯似的盯着王石问道。

    “那是当然,只要是车,就没有我王石不会修的。”原来是送上门的业务,这下安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