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重生之车企巨头 > 第19章 配件到
    第19章配件到

    这些骨干大部分文化水平不是很高,一听到还有笔试,顿时整个人不好了。

    原来没有做笔记的那些人,拿出笔记本跟旁边的人秒了起来,没带笔记本则回去后找人秒一份。

    直到第二天的上午才把两大机构五大系统说完。

    “理论课呢咱们算是讲完了,没有清楚的现在可以提问。”王石一看手表发现已经到中午11点半,要下课了。

    “我们考试也都从我教的里面出,如果大家认真听课,基本可以及格是没有问题的。”王石看着下面黑压压的一片说道。

    坐在前排的一个士兵举手。

    “这位同学,你请说。”

    “老师,你能不能跟我们再讲讲咱们学过的这两大机构跟五大系统,我们还是有点听得不太明白,有点糊涂。”三十来岁的战士说道。

    “请坐。”王石压压手。

    “嗯,这么说吧,曲柄连杆机构,说通俗点,就是负责提供活塞的往复运动的,如果把活塞当成是劳动工具锄头的话,那么曲柄连杆机构就是你们的双手,用来挥动手里的锄头,这个听得清楚吗?”这还不清楚,那我就没办法了。

    “这下听明白了。”那名战士点头坐了下来。

    他们这些战士基本没有上过系统的理论课,都是老师傅凭经验手把手教出来的,听不明白也正常。

    “说完了曲柄连杆机构,咱们再说说这配气机构,它的目的就是打开和关系进排气门的,就好像我们的鼻子一样,什么时候吸气什么时候吐气,就这么简单。”

    “……进排气系统就像是我们的鼻子跟屁股。”

    “……燃料供给系统,是提供燃料的,咱们的柴油机来说,就是把雾化后的柴油通过喷油嘴向燃烧室喷射,他们一般由油箱、柴油虑芯、高压油泵还有喷油嘴组成。”

    “……润滑系统就是利用油底壳的机油泵把机油从油底壳泵上来到发动机的各个摩擦的零件进行润滑的。”

    “……冷却系统为了防止发动机过热利用冷却水给各零件降温的,相当于咱们热了要洗澡一样这个道理。”

    ……

    王石尽量用最通俗的话把两大机构五大系统再说了一遍,大家这会终于听明白了。

    工棚后面,几个首长模样的人也听得入神。

    “郑武,你小子这是哪里找来的这么个专家?连我们那里最好的师傅都没讲得这么清楚,连我这个门外汉这么一听好像也听出大概的意思,真是个人才。”满头白发的老者看着郑武说道。

    “老首长,我知道你打什么主意,这小子不是部队的,这是我们那几个小子在外面找过来修我们那车故障车的,这不,利用配件还没回来的空闲功夫,我们就举办了这么个培训,他现在在北京也算是有名气。”郑武看向老者笑着说道,“我打听了,前段时间他在半天时间帮苏联领事馆修过轿车,修理费可不底,三百块,其中一百是美元外汇。”

    “三百,这么贵?”老者一听半天功夫就赚了三百多块,这来钱也太容易了。

    “不过这小子说了,给我们部队修车,不要钱。”郑武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接着说道:“不过我们也不能让人家白干,结束后送他一些不同种类的票,算是辛苦费。”

    “没有想到小子还有点国家大义,知道咱们现在经费困难。”老者笑了起来。

    郑武一看这笑容,暗叫一声不好,这是要挖自己墙角呀。

    不过貌似这小子不是我们的人。

    王石讲完后,又有一个士兵举手发问。

    这是一个年纪比较大的老兵,年纪有五十来岁的样子,长得比较粗糙,看出来是个汽车兵的样子。

    “老师,我听说柴油机是四冲程内燃机,怎么没见到老师您讲呀。”

    王石示意对方坐下,“这位同学问得好,看来这位同学对发动机也有相当的了解,没错,我之所以在最开始时候不讲,是觉得在你们没有熟悉两大机构五大系统之前讲出来怕你们理解不了效果不好,这在下午咱们要讲的,那么下午咱们讲完了四冲程后,我们的理论课也基本讲完了,接下来我们就讲一些实战的东西,大家把在工作过程中遇到的问题提出来,咱们一起探讨探讨,最后就是装配。”

    “最后的装配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课程,请同学们一定要认真听讲,因为这其中有许多关键的东西,要是不照着来,是会出问题的。”

    “好了,上午的课就上到这里,下课。”王石说道。

    “敬礼!”跟学校的下课不同,同学们站了起来向王石敬了个军礼。

    ……

    王石在总后大院一连举办了三天的专业培训课,第四天的发动机装配课上,讲了一些发动机装配的必要知识,比如连杆气缸盖螺丝上多少力各大厂都有一定的标准,它们的顺序是怎么样的,其中扭力又分三次上完,而且不能觉得上过了后不能退的等等,最后气门间隙又是怎么调的,等等,一边装一边讲了出来,同学们都当场认真作了笔记。

    这里面的气门被王石用气门砂研磨过,活塞环也打磨了一下,到了最后,一台报废的柴油发动机竟然给打着了,不过排气烟雾太大,一股股浓烟顿时让大院变成了硝烟的战场一股。

    “嘿嘿,只能用来当作教学之用。”王石看着大家尴尬地说道。

    “老师已经相当厉害了,要知道这可是报废的,能够打响已经不容易了,大家说是不是?”一个老兵说道。

    “是!”

    王石洗好了手,带着大家回到工棚,“这四天的培训课到这里就算是结束了,试卷我们已经出来了,明天上午考试,完后就正式结束了,日后大家在工作当中遇到什么解决不了的事,可以到东四西大街桂花胡同13号找我,谢谢各位战士们,这四天来,我非常高兴能够跟大家一起学习,这是我人生中最精彩的一部分,谢谢大家。”

    “下课!”

    “敬礼!”

    第四天下午,培训课终于上完了,下课后郑武把王石请到了办公室。

    “小王,这四天的培训据战士们反应的情况来看,效果非常好,我代表部队感谢你。”郑武高兴地说道,向王石严肃地敬了一个军礼。

    “别,郑伯伯,你这样有点吓到我,这是我应该做的,军民鱼水情嘛,这是我应该做的。”这四天来跟战士们打交道,王石过得非常充实,能够帮了战士们这让王石心里非常高兴。

    “嗯,明天配件就到了,那咱们后天修车?”郑武问道。

    “明天要是上午到,那咱们考完试,下午就可以把车修好,不用等到后天。”大修用不了多长时间,像王石这样的熟练工的老师傅,这四天王石已经把气门研磨好了,只要配件一到,半天时间就可以把发动机修好。

    现在总后大院正是缺车使用时候,王石这么说郑武当然乐意,“也行,那小王你就辛苦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