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重生之车企巨头 > 第25章 衣锦还乡
    第25章衣锦还乡

    第二天,王石带了两千美金到总后大院找郑武。

    郑武知道王石给美国使馆修车两天时间就赚了两千美金,非常惊讶。

    “你小子好样的有好处还想到你郑伯伯,你可是帮了伯伯一个大忙,两千美金外汇我们要了,就照市场价1.55兑换。”郑武看着桌子上的两千美金非常激动,马上叫来财务部门人员过来,当场跟王石兑换。

    现在国家挣外汇可不容易,两千美元可是帮自己非常大忙。

    “这些布票还有粮票什么的也给你,钱我们没有,票呀,还是不少,郑伯伯也只能帮到这了。”郑武拿出一叠各种票出来塞到王石手里,王石一看真不少,重要的还是全国票,这是非常重要的。

    “这个我就不跟郑伯伯客气了,我还真缺这些。”王石高兴地说道。

    “需要就行,以后有外汇记得拿过来。”

    最后郑武把王石送到了楼下,“这几瓶酒你拿着,我们拿得出手的只有这了,算是对你小子的一点心意。”郑武让黄干事把一个纸箱放在自行车后面架上绑好。

    “那我就不跟郑伯伯你客气了。”王石看着纸箱的茅台,这个时候可没有假的吧。

    “这才像话,往后挣到外汇可不要忘记郑伯伯,不管多少,记得了。”郑武嘱咐道。

    “知道了,那郑伯伯,我就回去了,再见。”

    “哈哈,再见。”郑武摆摆手看着王石驱车离开。

    “乖乖,两天时间就赚了两千美金,要不是亲眼所见,说出去谁信。”黄干事看着王石的背影惊讶地说道。

    “是呀,这就是知识的力量,咱们老祖宗早就说过,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这就是活生生的例子。”郑武看着远去的背影感慨,“现在整个北京也只有这小子有这个能耐,别人眼红也没用。”

    “搞得我都羡慕那雷子跟林政唐那两人。”黄干事说道。

    刚才他听到王石说这两天就在美国人那里打土豪了,什么汉堡呀,炸鸡腿呀,牛肉呀,说得他都想跟在王石递递板手什么的,不为别的,只为那吃的。

    王石回到家里,叫来雷子跟林政唐。

    照惯例分他们十块钱。

    林老这两天也收了一些古董,有两个青铜器,还有隋唐的白瓷跟青瓷的高脚杯。

    晚上,夜深人静。

    “这次总共赚了三千一百RMB,果然是老美的钱最好赚。”这次的3100加上前两次剩下的100块钱,总共有320,也算是进入了小康了。

    “该回去看看了。”身上揣了三千多块,王石想到了这世的家人。

    反正现在自己已经辞职,何不回去看看父母跟弟弟妹妹,总不能自己在这里吃香喝辣的,家人在家吃糠咽菜。

    “什么!你明天回去。”第二天中午雷子跟林政唐两个听到王石要回去一趟,特别是雷子显得非常激动,“好,回去好,那把钥匙交给我好了,我帮你看家。”

    “是的,我车票都已经买好了,明天早上的火车。”我说你小子怎么这么高兴,原来是打这主意,也行,反正这里有那么多古董正是需要一个人看家,王石把家里的钥匙交给了雷子。

    “石头,你这次回去打算在家呆多久?”这才是关键问题。

    “还不知道,我没有回去前就不要去拉业务了。”王石看着业务部长林政唐。

    “好的。”林政唐回答。

    “行,你好好在家呆着,家里有我们俩呢你放心多呆些时日。”雷子说完搂着林政唐的肩膀,这段时间这里就是他们两个的阵地了。

    “我不在这些时间,你们给我把我那些古董看好了,要是少了一个,你知道后果。”王石嘱咐说道。

    “知道了,像个娘们一样,你烦不烦,有我雷子在,哪个兔崽子敢来偷东西。”

    第二天,雷子跟林政唐把王石送到了火车站便急急忙忙地消失在了人群之中。

    王石看着眼前绿皮火车,屁股不由得一痛。

    王石没有选择卧铺,而是买了一张普通的硬座。

    这次回家王石由于身上有郑伯伯送的全国各种票,所以从北京除了带四瓶茅台还有一些路上吃的,什么没带。

    几块钱对王石来说没什么,可是想到家中的还有父母他们面朝黄土背朝天地在家务农,心里也不敢腐败了。

    还有路程也不是太远,十几个小时的路程。

    直到傍晚,王石在省城站下了车,找了个旅馆住了一晚,第二天一早在县城找到也供销社,买了几匹布,这是回去给家人做衣服的,还有给弟弟妹妹也称了两斤的白兔奶糖,还有一桶花生油,称了十斤带壳的熟花生四斤猪白肉,三斤瘦肉,这是给父亲的下酒菜……。

    找个一辆拖拉机坐上了往北归去的道路,坐了三个钟头,在离家十里坡路口把王石放下。

    “这十里地自己就要走着回去了。”王石掂了掂背包看着伸向远方的黑土地说道。

    背包里面有王石没有来得及吃完的两盒泡面,还有一些饼干跟饮料。

    最后见到后面远处一辆牛车,这才停了下来。

    “吁——”牛车来到王石跟前,前面赶车的是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后面坐着两个小男子,一个四岁,一个七岁的年纪。

    身上都穿着满是补丁的老旧衣服,有些衣服上还破了几个洞补上。

    “石头,你怎么在这?”

    “二叔,这么巧?”王石发现对方是自己二叔,站了起来,一边把背包放在牛车上,一边说道,“我坐红洋村公社的拖拉机从县城回到那十里坡那里一直走到这里,这不,看见有牛车过来就在这里等,没有想到,哈哈,竟然是二叔你呀,巧了。”

    二叔名叫王正奔,比父亲小十岁,娶了一个同村的姑娘。

    “你们两个兔崽子都哑巴了,见到你叔都不会叫人?”二叔看着车尾的两个小孩大声地呵斥。

    对方这小看着王石叫了两声。

    “叔给你们糖。”王石哎了一声,从背包里拿出在供销社给弟弟妹妹买的白兔奶糖分给两个每人两颗。

    “谢谢叔。”两人接过白兔奶糖掩盖不住脸上的兴奋,马上撕开包装纸腮子鼓鼔地舔了起来。

    “二叔,你也来一个?”

    “不要,那小孩的玩意。”

    “对了,你怎么回来了,不上班吗?”二叔看了一眼身后的小孩,问王石。

    “请假回来看看。”辞职的事王石不知道怎么说出口,在家人眼中自己是在首都工作,非常有面子的事,要是自己说出辞职的事,他们不知道怎么反应,走一步算一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