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重生之车企巨头 > 第26章 对象
    第26章对象

    王石坐着二叔的牛车向村的方向走去。

    一路上,王石见到两熊孩子吃完,也拿了几个白兔奶糖,两个孩子像是过年一样。

    道路两边的地上,也被村的一些人见到,其中有几个二十岁的女青年,扎着两只马尾辫子,红着脸,向王石打招呼。

    二叔见到地上的少女们跟王石打招呼,意味深长地看了王石一眼,“那个米色格子衫的就是陈明花。”

    二叔你什么意思,为什么要特意交待这个陈明花?而且这眼神有点不对,不像是介绍普通女孩的眼神。

    “嗯。”王石嗯了一声。

    “你什么意思,难道在北京那里有人了?”二叔见到王石并不为意地只是嗯了一声,并没有表现出热烈的意思。

    “二叔,你什么意思,我不明白。”这会又是北京有人了,这话怎么听得自己好像陈世美的滋味,很不正常。

    “陈明花是你的对象,你不知道?”二叔说道。

    “什么!”二叔扔出一个炸弹,把王石轰得头脑发胀头晕目眩。

    我的对象?乖乖,我怎么一点记忆都没?

    自己是灵魂穿越过来的,难道说还有一部分记忆缺失了,而现在二叔所说的这个叫陈明花就是其中一个?

    刚才离得太远,对方也是用手帕捂着脸,没能看出美与丑,自己跟对方也没有接触过,不知道善与恶。

    “二叔,我前段时间大病一场,有些事情想不起来了,我不知道呀,这是什么时候的事?”王石惊呆了。

    “想不起来,你们自己谈的,你竟然说自己不知道,我跟你说,明花在你离开的这些时间里,可帮你家里不少,你母亲得病的时间里,都是明花过来帮着家里挑水……”

    随着二叔的讲述,王石也慢慢知道了一些关于陈明花的一些事情。

    原来这是自己这个前身来到北京前在村里谈的对象,自己离开的这段时间,自己母亲得病的时候也过来帮着家里挑水,帮了不少忙。

    现在看来心里也算是善良,不过,自己真的没有跟她见过,不知道长啥样。

    “我跟你说,你可别去了北京就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我们王家的人可从来没有出过陈世美,不然就是你爸不收拾你,我也收拾你。”二叔见到王石表情冷漠,叮嘱说道。

    “二叔,明花到底给你们吃了什么迷魂药,你们这么看好她。”王石无语了。

    “哼,明花可是咱们三村上下最好有姑娘,你爸也曾经说过你们俩的婚事,我看呀,你这次回去,你爸肯定提起此事,说不定就在今年把你们俩的事定了。”

    一路上,王石有意向二叔打探了有关陈明花的具体情况,得知陈明花今年20岁,念过初中一年级,后来辍学在家务农。

    长相倒是没打听得出来,二叔说把对方说得跟花似的,不过王石怎么也不信。

    “我在北京没有谈对象,二叔。”王石听到二叔唠唠叨叨个没完,赶紧表明立场。

    “没有最好,不然,你爸今天准收拾你。”

    而在王石他们刚刚路过的村里一队地里,一队的几个女青年在一起一边干活一边开始谈了起来。

    王石他们打稔村分成三个队,王石他们家在三队,大队长正是王石他爹,陈明花他们家同在一队。

    “明花,你的王石哥哥回来了,今晚,哦,花前月下,那个……哈哈。”一个女青年脸上用手帕捂着脸,露出一双明亮的眼睛看着陈明花打趣说道。

    “是呀,有道是小别胜新婚,这快一年没见了,人家心里不知道有多想呢,要是我呀,现在干什么活,马上飞到我王石哥哥怀里,变成他的小羊羔,依偎在我王石哥哥的怀里,嗅着他的体香入睡……”另外一个女孩也附和说道。

    “你们……越说越不像话了。”陈明花被两人说得满脸通红,好在是用手帕捂着没有见到。

    “哎呦,这会怎么不好意思啦,往日那股劲去哪了,今天可不像你陈明花呀,胆子那么大,还没入门呢,就帮人家家里挑水干活。”第一个开口说道的女子没有打算这么轻易放过陈明花。

    “瑞妃,我那不是见到王大娘生病了吗。”

    “什么王大娘,应该把那王大二字去掉。”

    “呼,我的王大哥,你不要走,等下我。”

    “我愿变成一只蝴蝶飞到你身边,跟你一起去北京。”

    两个女孩打趣地说道。

    王石坐着二叔的牛车,回到了家里。

    王家巷口的大门两边种了两人棵大树,正值中午,公社放工,家里人也都在家。

    一个五十来岁的中年汉子坐在树荫下抽着水烟筒。

    “大哥,看谁回来了!”二叔的牛车刚刚驶过王石家门口,见到大哥在那里抽着水烟筒时,二叔大声地叫道。

    “爸”王石最终还是喊了出来。

    灵魂虽然不是原来的,可是这副身子却还是,自己身体流淌着的还是对方的血液。

    “怎么回来了?”父亲王忠名对于王石的出来很意外,见到王石从二弟的牛车上下来,大包小包地从车里拎着东西疑惑地问道。

    “想家了就回来看看。”王石想到了一个最煽情的借口。

    母亲听到王石的声音,从老旧的瓦房里冲了出来,“怎么这么快到家?”从北京到家,可没这么快。

    “妈,我是昨天就到的县城,在县城住了一晚早上才回来,在十里坡的时候撞见了二叔。”王石看着对方,有一种血浓于水的亲切感涌了上来。

    王石把在县城里成用郑伯伯送的全国票在县城买的一袋花生还有弟弟妹妹的白兔奶糖几匹布跟一桶花生油拿了下来。

    “大哥。”二弟走了过来拎起一桶花生油抱着一袋花生向家里走。

    二弟王建军,今年十六岁,在家跟母亲务农争工分。

    王石回来的消息顿时在村子里传开,许多人都过来看看这个在北京工作的王石。

    二弟从屋里提了一桶水出来,“大哥,洗洗。”

    “谢谢,把那白兔奶糖拿出来分给大家。”王石一边卷着裤腿把脚放在木桶里。

    “这个……”二弟听到王石的话,看向母亲,王石发现母亲白了王石一眼。

    给大家分了,你说得轻巧,这么多人,一轮下来,没剩多少个了。

    王石见到母亲白了自己,知道在母亲的眼中这个白兔奶糖是个奢侈品,现场人也不少,最后也只能乖乖闭嘴。

    “石头,你吃午饭了吗?家里还有一点粥。”母亲说道。

    “我肚子不饿。”

    “大哥!”妹妹刚刚帮公社放牛回到家里,见到一年未见的大哥,高兴地大喊一声。

    妹妹王丽君今年9岁,由于家里穷,一直跟母亲在家务农在公社干活算半个公分,没有上过学。

    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