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重生之车企巨头 > 第28章 捡破烂的
    第28章捡破烂的

    “儿子,你这双鞋多少钱?”

    “四十多块。”

    “哎呦喂,我这干的什么事。”母亲一听好像自己亲手撕烂了四十几块钱,更加责怪自己。

    “没事,都是小钱。”

    “什么小钱,在你眼里那什么才能叫大钱?”母亲一听更加不干了。

    怎么得也几百万吧。

    不过这话王石可不敢说,王石害怕父亲拿水烟筒扎自己。

    “丽君,你去把你陈叔叫来喝酒,建党,你去你把你二叔叫来。”父亲看着桌子的菜,看到桌子上放着一瓶茅台,吩咐起来。

    两个马上走出了家门,去通报去了。

    二叔家离得最近,很快到来,坐在桌子上,看着桌子上放在四堆带壳的熟花生,还有一盘猪肉,王石则拿起酒瓶倒了四碗,三个开始一边喝一边等陈明花的父亲。

    “石头,你北京那边工作还顺利吗?”二叔抿了一口问道。

    “还……可以。”想到工作,王石有点害怕,看着父亲。

    自己辞职的事,家里还没人知道呢,不知道他们知道了怎么样,特别是父亲,这个工作是他用生命换来的,自己说不干就不干了,王石害怕他知道了打自己。

    父亲可是个从战火中走出来的老兵,死在他手里的RB人跟GMD兵不知道我多少。

    “顺利就好,我原来还担心你在那边人生地不熟的,顺利就好。”二叔听到王石的话,心里也安心了不少。

    父亲则抿了一口,说到王石跟陈明花的两人的事,“我今天也已经六十八了,我的身子也是一天不如一天了,也你老大不小的,正好,你这次回来,就把你跟明花的婚事给办了吧。”

    “不然,每次村里有红白事,我都吃不上老人酒,咱们村里,铁蛋他们比我小十岁,也吃上老人酒,我这个大队长的还没够资格,虽然人家也来叫,可是我没脸去。”

    村里有一个规矩,有红白事的,都请村里的老人白喝一顿,而这个老人的标准就是当上爷爷开始。

    父亲虽然已经六十多岁,可是还没孙子,自然不在此列。

    “父亲,我还早,不急。”自己今天才23岁,不想这么早就走向坟墓,想单身几年呢。

    “你不急,我急!”父亲一听放下筷子怒瞪着王石,“是不是在北京有相好的了?我可告诉你,想娶城里漂亮姑娘,你趁早死了这个念头,媳妇我只认小花一个,别人,你不要给我领回家来,不然我打断你腿。”

    二叔看见气氛有点不对,开始打个圆场,“大哥,好好跟石头说,怎么说着说着就发火了,来来,喝酒,喝酒。”

    “哼”父亲举起碗跟二叔撞了一下,抿了一口,“这么贵的酒是怎么得来的,你买的?”

    “大哥,怎么了,这酒……?”二叔不知道这茅台酒是多少价格,只觉得喝起来比平时好喝一点而已。

    “哼,这茅台酒,你知道多少钱一瓶吗?”父亲白了二叔一眼。

    “多少?”

    “最低也得18块钱。”

    “什么!”二叔听到眼前这一瓶酒18块一瓶,大叫了起来。

    好家伙,自己刚才那一口喝下去大几毛钱吧,这不是喝酒,这喝的是钱呀。

    “没,我哪有钱买这么贵的东西,这是别人送的。”王石坚定地说道。

    “你有什么本事让人送你这么好酒?”兔崽子,你是几斤几两你老子还不知道,别人会送你这么好的酒?

    “真的,是北京总后大院的领导送的,总共送了一箱多,此次我回来带了四瓶,你不信,你打电话问问谢叔就知道了。”

    “你这不废话吗,打电话,你也敢说。”

    哦,忘记了,电话这会可是高档得很,更加不要说远长途电话,那话费贵出天际了,为了证明个小事就打长途电话,败家也没这么败的。

    “说,什么是怎么来的,为什么人家总后领导会送你酒,好好说来。”父亲感觉今天王石嘴里没一句实话。

    “好吧,你说了你们可一定得信。”接着王石把自己给总后大院修车的事还有给装甲、工程兵等其他兵种培训的事说了一遍,当然,辞职的事暂时不敢说。

    现在父亲正在气头上,现在不是最好时机。

    “你什么时候会修车了?”父亲一副信你才怪的表情。

    “哦,这个,是一个老师傅,我们大杂院的老师傅教的。”

    正说着,听到妹妹的哭声从巷口传来。

    “谁打你?”王石看着妹妹哭得非常伤心,心里一怒。

    “呜呜,大哥,他们说是在北京是个捡破烂的,是不是呀?”妹妹丽君来到王石跟前双眼看着王石。

    妹妹那明亮的双眼好像黑夜两把寒光闪闪的利剑向自己刺来。

    王石心里不由得一颤。

    “没有的事。”王石搂着妹妹,“这话谁说的,传我坏话。”

    王石搂着妹妹的肩膀,“到底出了什么事?你为什么哭?”

    “是他们,他们说大哥的坏话。”妹妹看向巷口。

    “是我说的!”漆黑的夜色中,传来一声如炸雷般的响声。

    王石看去,见到一伙人走到家里来,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跟自己同龄的青年,这人自己记得,是北京来下乡到村里的知青,叫麦星光。

    麦星光在村里谁都知道他喜欢陈明花,可是陈明花不怎么搭理他,他也知道这都是因为王石的缘故。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就在前几天,他让人打探王石在单位的事终于有了结果,刚好今天王石也回来了,他要当着大伙的面,好好出这口恶气,让陈明花喜欢自己。

    都说好事成双,这不,刚才回城的证明也已经有了。

    “就是他,他说的大哥的坏话,说你在北京被单位辞退了,现在在北京捡破烂过日子呢。”妹妹看着麦星光说道。

    “他打你了没有?”这是底线,要是动手,王石今天非教训一下这个北京知青不可。

    “没有。”

    这个时候,陈明花的母亲从后面站了出来,看着王石的脸,问道:“王石,现在你给我人准话,小麦说的可是真话?”

    “这是要审问自己来了?”王石皱了一下眉头,心情有点不悦,“没错,我是没工作了,不过不是单位辞退,而是我自己辞职的,怎么啦?”

    “什么,儿子,你没工作了,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把工作辞了?”母亲一听差点摔倒。

    这对母亲来说是个比天还大的事,现在儿子没工作,那要回来务农?

    这不成了全村人的笑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