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重生之车企巨头 > 第29章 回城
    第29章回城

    “呜呜,我命怎么这么苦呀,好好的工作你怎么就辞了呀。”母亲一听儿子如今没工作像天塌下来了一样。

    “母亲别哭,呆会我慢慢细说与你。”王石看着人群,安慰母亲起来。

    顿时王石的在北京捡破烂的事传开了,王家顿时围了不少人。

    “小花,这下你信了吧,他就是一个在北京捡破烂的,这样的人不值得你托付终身,难道你跟着他在北京捡一辈子破烂?”

    陈明花听到王石亲口承认,好像多年来的努力都白费了,大城市正向自己慢慢远去,最后消失在黑夜之中,“呜呜!”

    想到这几年来的努力被风一吹,没了,陈明花心如刀割,捂着脸走了。

    “原来我以为我们明花可以嫁给你跟你在北京可以享福,现在我看,咱们两家的事,黄了,我可不想把女儿嫁给一个捡破烂的。”陈明花的母亲一听女儿哭着跑开了,甩下一句话,走了,临走的时候,说道:“小麦,你向来不是喜欢明花的吧,今晚我准了,要是明花接受你,你们就可以交往。”

    原来是个心机女,看中的是自己的工作而不是真的喜欢自己,为的就是逃离这个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农村,做个体面的城里人。

    王石一看这架势,要是不知道对方心里打的是什么算盘,那自己那么多的电视剧白看了。

    “好咧,伯母,我告诉你,我已经拿到了回城的证明,你要是答应我跟明花的事,以后明花就跟着我回北京一起享福,不用再晒太阳了。”

    麦星光的声音从那里传来,声音很大,好像他故意说的一样。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日后不要再让你女儿再纠缠着我!”气死了,又是帮家里挑水什么的,演得可真像呀,搞得自己都有点信了,以为是自己长得帅真的喜欢上自己了呢。

    原来都憋着这个梗,想做城里人。

    “都散了吧。”父亲看着此事被对方母亲说黄了,心里有些不悦,低吼一声说完,抿了口酒。

    父亲的威望在那,听到声音的人们马上散去。

    “说说吧,为什么会辞职。”人们散去,父亲看着王石手里捏碎一个花生壳看着王石说道。

    知子莫若父,这么大的事他知道王石不会无缘无故地辞职的。

    “父亲,事情是这样的……”王石把黄子明由于没有正式工作几次婚事都因此黄的事情,还有自己现在修车三次先后赚的钱分别说了一下,说到最后把最后一次赚到了两千美金共计三千一百块RMB掏了出来,放在桌子上。

    “这……么多钱?”三千多块钱放在桌上,吓得母亲说话都有点颤抖。

    以前母亲口袋里最多也就是三十四块钱,母亲这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钱。

    “不错,这才像是我王忠明的儿子!”父亲听到王石把工作让给了黄子明,点点头高兴地看向王石,“要不是有你黄伯伯当年帮我挡下那颗子弹,我早就被RB人打死了,现在你也有了自己赚钱的门路,而且比工厂还多,不就是个工作吗,没什么大不了的,儿子,你做得对。”

    “孩子他爹,你……哎!”母亲想说什么,被父亲一瞪,最后把没有说的话给咽了下去。

    “你知道什么,就这么定了,大不了回来种地,还能饿死不成?”父亲知道母亲想说什么,说完后看着二叔说道:“二弟,多在部队这些年也苦了你,你从里面拿走三百块,算是大哥这么对你这么多年来的辛苦付出。”父亲看着二叔说道。

    奶奶总共生了两子一女,姑姑最小,嫁到远一些的北岸村,听说日子过得非常不如意。

    爷爷去世早,父亲在二十岁的时候被GMD抓了壮丁当了挑夫,后来在战场走散了,遇到了***,从此跟着***走上了革命的道路,杀过RB,参加过解放战争,后来回家省亲时在奶奶的主意下跟母亲成亲,不久就有了自己。

    父亲在部队的这些岁月,家里都是靠二叔一个人支起了一个家,后来奶奶去世,父亲向部队打了报告回来,后来在北京红星机械厂保卫部工作。

    有了父亲的这层关系,后来二叔同村里的一个姑娘成了亲,直到父亲回来时才分的家。

    “这……大哥,不合适。”二叔听到父亲让自己挑三百块,哪敢。

    “拿着!”父亲是个不善言辞的人,不想说太多的煽情的话,听到二叔不肯,直接下命令吼道。

    王石数了三十张大团结塞到二叔手里,“二叔,拿着吧,不然你大哥打你,我可不敢拦。”

    “兔崽子。”二叔听到王石把钱塞到自己怀里,看见王石一松手,害怕怀里的钱掉到地上,最后也勉强收了起来。

    “谢谢大哥。”二叔看着怀里的钱,红着眼眶说道。

    “喝酒,喝酒,我就不信了我儿子找不到个媳妇。”父亲不想看见二叔那酸样,举起手里的碗说道。

    “就是,我侄子这么厉害,修一次车好几千块,还怕没有老婆?”二叔举起碗说完,看见王石,“侄子,你要争口气,在北京找个城里最最漂亮的姑娘带回来,气死他们。”

    “这才是句人话。”父亲看着王石,“你知道了?”

    “知道了,不就是城里姑娘嘛,要一根辫子的还是两只辫子,要穿长裙的还是穿超短……”王石一拍胸口说道。

    母亲听到城里的儿媳,也上来插几句话,把剩下的钱收了起来。

    两千五百多块呢,算是村里最富豪了吧?

    最后王石也把郑伯伯送的各种粮票糖票还有布票拿了出来,父亲分一些给二叔。

    一家人吃到了深夜,直到二婶过来才结束。

    第二天,二婶过来专门感谢王石父母,拿了家里母鸡下的五颗鸡蛋。

    回去的时候,王石好像看到二婶走路起来脚下生风一样。

    也对,家里突然多了五百块钱,搁谁身上都走路生风。

    不久,在二婶的故意渲染之下,村里人知道了王石在北京修车赚了大钱的事。

    村里不久也传开了,陈明花跟北京知青麦星光订婚的事,并且结婚后会跟对方一起回北京过上城里人的舒服日子。

    王石在家里呆了一个月,当起了主厨,没事去跟村里的五保户老奶奶聊聊天,发现对方家里还有两个好的瓷器,竟然是隋唐时期的越窑的青瓷,也花了每个十块钱买下。

    老奶奶不知道这老东西的价值,说是送给王石的,算是这段时间来给王石的聊天费,王石哪肯,付给对二十块钱。

    青瓷可以说是唐宋时期瓷器的代表,其美感,质感,光泽程度上确实要比白瓷更为优秀。然而,中国的青瓷可以说是不怎么常见了,存世稀少,这两个青瓷估计要比那些青花还要值钱。

    后来母亲见到王石整日在村里乱逛,怕人说闲话,不久就赶王石回北京了。

    临走时寨给王石一百块钱,还特意交待让小妹上学,母亲最后也肯了,估计是身上那两千来块钱的缘故。

    王石告别了家人,回到了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