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重生之车企巨头 > 第37章 赵母的意见
    第37章赵母的意见

    “这歌曲我怎么觉得是为我们这些下乡回城的知青写的呀,太感动了,好像是写我自己一样。”雷子是下乡回城的知青,这首歌里面的歌词意思这么直白,引起了他的共鸣,仿佛回到之前下乡在农村生产队的劳动日子。

    在那特殊的岁月里,谁在农村没有喜欢过心动的女孩?

    “雷子,你几个意思,难道在以前在农村也有一个小芳?好呀,原来你心里那个最喜欢那个人不是我。”小梅暴走般站了起来指着雷子的鼻子骂道。

    “小梅,我……我没有,我冤枉呀。”

    “冤枉,那你刚才感动什么,没有你哪来的感动!”小梅得理不饶人。

    “冤枉呀,我只是觉得里面的歌词动人而已,并没有说明什么呀,感动也有罪?”雷子这下比窦娥还冤。

    “该!”王石见到两人顶嘴,看了雷子一眼大声说道。

    这是什么场合你不知道,感动你感动在心里呀,感动在嘴里干吗?不知道你女朋友在现场吗,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场合。

    哎,真是直男,一看就没谈过恋爱的直男。

    王石在心里暗笑。

    “王石,你等下我去拿个东西。”赵敏说道起身向后面的屋子走去。

    “不会是拿倚天剑吧?”我可没有下过乡,我家里虽然也在农村,可是我在老家可没有相好的,你不能这样对我。

    咱们还没到那程度。

    王石听到赵敏火急火燎地撂下一句话向屋里走去,也不知道干吗。

    “还好,不是倚天剑。”不久看到赵敏怀抱一把手风琴出来,王石心里稍安。

    “原来是才女呀,失敬失敬。”王石没有想到赵敏还会拉手风琴,见到对方试了几下,非常不错,而且跟《小芳》的乐曲非常吻合,不免出声点赞道。

    “客气了,我这叫什么,王石你才厉害呢,能够做这么好的一首歌,连词曲都是你编的,要说你应该是才子。”赵敏听到王石夸奖自己有点不好意思脸色红了起来,好在是在晚上,没人看出来。

    “你们好了,一个夸对方是才女,一个夸对方是才子。”小梅有点高兴地说道。

    赵敏试了一会,于是两人一个唱一个弹,配合得相当默契,王石的声音本来带有一丝沙哑的嗓音,这首经典老歌王石也唱了几十年了,可以说是倒背如流,好像连周围的虫鸣都侧耳静听。

    悦耳的声音,叩人心弦的曲调直白的歌词在黑夜是流转。

    “太好了,没有想到你们第一次配合得这么好,难得难得。”小梅高兴得拍手说道。

    “相得益彰,相得益彰。”雷子说完,骄傲地看着小梅,那意思好像在说,你男朋友也不错,快夸奖我。

    “哼!”小梅一个鄙视白了对方一眼。

    歌声引起了周围邻居的注意,不少人翻墙过来看看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这首歌以前从来没听过。

    其中也不少有些是回城的知青,一首《小芳》引起他们的共鸣。

    有些听着听着趴在墙根呜呜地哭出声来。

    “那边的哥们,不要趴在墙根呀,搞得好像你们看新郎新娘似的,如人兴趣不如过来一起玩玩。”王石见到都是一些同龄人,大声向那边招招手。

    其中有几个胆子大的,见到四人也都是同龄人,而且王石语气也非常诚恳,于是从黑暗中走了出来。

    有人开头,于是后来断断继继有人跟了上来。

    于是到了最后,赵敏拉着手风琴,王石跟大家齐声唱了起来,一首《小芳》被大家唱出了大合唱的气势。

    ……

    “今天玩得非常高兴,感谢你的好歌,王兄弟。”

    “今天是个感动的日子,没有想到还有人专门为了我们这些知青写了首歌,谢谢你,王大才子。”

    “兄弟们客气了,我就是随便玩玩,没有想到兄弟们这么捧场,谢谢,谢谢。”

    大家一直玩到了深夜才依依不舍地散去。

    后来王石才知道,这里是赵敏大伯家,大伯一家出国在国外,这个四合院平时赵敏也过来打扫打扫住上几日,这手风琴也是家里的主人留下的。

    直到王石两人回去,小梅都没有给过雷子好脸色。

    “石头,今晚你可把哥们我害惨了。”雷子骑着单车在胡同里与王石比肩走着,一脸的惨样,“你跟赵敏是好了,可小梅不理我了。”

    “我说你唱什么歌不好,比如《学习**》就挺好的嘛,唱什么《小芳》嘛。”

    雷子责怪地说道。

    “活该,谁让你没事感叹来着,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场合,就你刚才一副底气不足的样子,就连我也不相信,不要说小梅了。”王石哈哈笑着,“到底有没有事,不会以前在下乡的时候真的跟你们村的村花好上了吧?”

    “没有,绝对没有。”

    “没有那你刚才怎么一副底气不足的样子,这种时候不管有没有,说话要大声,底气要足,抬头挺胸,不然对方没有安全感,就你刚才那样,不知道的以为你在求婚呢。”

    “对呀,我怎么没想到,底气要足,我知道了。”雷子突然顿悟了。

    第二天,王石的一首《小芳》在回城的知青圈子里流传开来,胡同里,无业游民的知青们没事嘴里就哼上几句“谢谢你给我的爱,今生今世我不忘怀……”

    王石不知道自己在知青的圈子里火了。

    而王石他们两个离开不久,院子里来了一位妇女。

    “妈,你这么晚了,怎么还过来?”赵敏没有想到母亲这么晚了还过来。

    “哼,我不过来,能行吗,我说丫头,那个王石是什么情况,你清楚吗,我可跟你说,我都打听好了,那个王石可是个无业游民,听他的邻居们说,他只是个检破烂的,我可不允许你跟他来往。”对方来到赵敏床边坐下。

    一边的小梅可不干了,自己可是红娘,他听到的情况可不是这样的。

    “大娘,你搞错了吧,王石之前是有有正式工作的人,后来让出去而已,再说现在人家每天赚的钱可比咱们这些正式工作的人高太多了。”

    对方一听,不乐意了,“瞧瞧,连正式工作都让出去的人,岂是个正常人,不行,我不能让你跟这样的人来往,丫头,你现在工作这么好,我闺女又长得这么漂亮,什么样的人找不到,找一个没有工作的人,要是让邻居知道了,不知道怎么编排我呢。”

    “娘——!”赵敏有点不好意思起来,“我们只是见见面而已,不知道人家看没看上你闺女呢。”捡破烂?这谁编排的,捡破烂的人会有这么多钱,捡破烂的人会有解放军战士护送来存款?

    别人不知道,自己还不清楚?

    赵敏好像发现了一本好书,一本没有被别人发现了好书,她要趁着别人没有发现之前把它买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