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重生之车企巨头 > 第39章 几十年前的老古董
    第39章几十年前的老古董

    “这个招待可够排场的,不过我喜欢。“郑武上身也都被汗水浸湿,一抹额头说道。

    其他三个也点点头。

    不是每个人家里放着一箱可乐的,就是他们家里也没有一瓶。

    “郑伯伯赵伯伯,不知道你们此次过来有什么事,只管开口,只要我能帮得上的。”王石一看赵一铭年纪比父亲还大,叫声伯伯不过份。

    “老王,还是你来说。”郑武看向赵一铭说道。

    “是这样的,我们总局在上海港有一艘船舶坏了,这是一艘当年GMD留下的进口船,下面的发动机都是国外的东西,现在坏了找不到人修理,不知道小王你能否会修?”赵一铭说道。

    此次还得从昨天晚上说起。

    昨天晚上赵一铭来到郑武家两人喝酒,见到对方愁眉不展的样子,郑武问起时,赵一铭把事情说了出来。

    赵一铭作为交通部海运管理总局海港监督室主任,主管海运所有船只的监督任务,昨天有一个电话打来,是上海港打来的,说是一艘船舶下面的发动机不停在港口。

    这是一艘GMD留下的老船,下面的发动机都是进口货,这东西也没有人拆过,局里的机修师傅哪懂这个,再加上现在外国人对技术的封锁很严,这些技术上的东西哪有人懂。

    这不愁坏了赵一铭这个主管,郑武一听,把王石的事情说了出来,连带着王石帮老美的使馆还有可口可乐公司修车的事也说了出来。

    赵一铭一听,还有这事,赵一铭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今天就让郑武带过来王石家里。

    “不是不行,不过……”王石一听,是船用发动机,这可愁坏了。

    船用发动机可不像是汽车的发动机,船用的发动机可是个大家伙,这可是个力气活。

    王石是做汽车出身,汽车发动机多小,你这些大型发动机王石有些不想。

    “钱不是问题,小王你保管开口。”赵一铭昨晚也听到郑武说起王石给人修理收的一些费用现在见到王石这么犹豫,以为是王石趁机抬高价格。

    “不是,赵伯伯,你误会我了,我不是说修理费的事,现在我的技术是没有问题了,这个我可以肯定……”

    “那小王你是担心什么?”赵一铭不等王石说完追问道。

    “这么说吧,我修是绝对没有问题,可是船用的发动机可是很大的,所需要的工具也是非常大,一些特殊零件比如曲轴轴承上的螺丝还有连杆螺丝,这些都是需要专门的扭力板手,不知道你们能否提供?”要是船用发电机还小点,要是主动力的发动机,那家伙更大,这么大的螺丝所需要的扭力板手更大。

    这些东西王石可没有。

    “这个应该没有问题,工具我们来找。”赵一铭说完看向另外一名青年说道:“小陈,此事你来负责。”

    “好的,主任。”海港监督室负责船舶监督工作的监督员说道。

    “小王,算是给郑伯伯的个面子,这事你一定得帮,现在一艘船对国家来说非常重要,希望你尽早起身前往,早一日修好国家就损失少一点。”郑武这个时候说话了。

    王石也知道,现在国家一穷二白,一艘轮船对国家来说这是个宝贝,现在坏了,国家特别是交通部的相关领导不知道多着急。

    “行吧,那咱们就先过去看看再作打算。”反正自己是个单身狗,随时可以动身。

    “那好,要是小王你方便,咱们现在就马上出发。”赵一铭听到王石的话,激动地站了起来。

    “没有问题,反正我是个单身汉,随时可以。”王石说道。

    最终双方谈妥,此次给王石开价一千五百块钱。

    “怎么,小王还没有对象吗?”听到王石说自己还是个单身,赵一铭非常震惊。

    不应该呀,像小王这么好技术的年青人,怎么没有对象呢?

    “是不是,赵伯伯瞧瞧这里面的陈设就知道了。”王石笑着说道。

    “呵呵,还别说,一看还像那么回事,这样,赵伯伯帮你在单位特色一个?”单身狗的窝跟成家人的狗窝一看便知。

    “感情好,就怕别人看不上。”王石也客气地回答一句。

    双方客气了一会,就回去了,说是让王石准备准备,一个钟头后起身。

    这次“出差”估计会呆上个把星期或许更长,王石也准备了些衣物,随便把林政唐叫来,把家里的钥匙交给他,特意交待让对方看好家,特别是那些古董。

    海运管理总局属于交通部,赵一铭此次亲自带队,还有其下属的船舶监督那名姓陈的青年,三人一起坐上了绿皮火车的特别VIP包厢。

    这是交通部特别包厢,此次王石作为前往修理般舶的师傅,赵一铭向上面请示才拿到了这个三人包厢。

    “还有26个小时的路程,小王,你要困了就睡一下。”不久外面的乘务员拿来点心饮料,竟然还有一瓶茅台酒,还有一些饼干什么的。

    “没事,我到外面走走。”王石这是头一次坐绿皮火车,跟后世快铁不能比,咣当咣当的摇着王石这噪音哪里睡得着,王石说完向外面走去。

    “那小陈,你跟小王一起出去逛逛。”

    “好的,主任。”小阵也知道自己领导的意思,可别让小王伤着了。

    好不容易,王石在咣当声中,第二天中午才到的上海,下了火车,上海港的领导开两辆吉普来把三个接到了上海港。

    王石下了车,仰头望着眼前的船只。

    这是一艘运输船,看起来有些老旧,两个巨大的烟窗已经烧得开始腐烂,船上有一些工作正在甲板上清洗着甲板。

    “咱们上船吧。”赵一铭说道。

    三人向船上走去。

    船长听到是自己的顶头领导亲自过来了,把大家引进了下面的机仓。

    下面有些闷热,设备虽然有些陈旧,可是却打扫得非常干净,许多东西表面都刷了一层绿漆。

    “就是这个发动机。”船的机务室师傅指着一台刷了一层灰色的发动机说道。

    “现在是什么故障?”王石巡视一圈问道。

    这是船主动发动机,德国博世12缸V型船用水冷柴油发动机,缸径175。

    这是一台老家伙,生产日期竟然是1944年的老古董,能够用到现在,也算是个奇迹,德国人的东西就是不一样,不过生产日期并不说明是使用日期,也许这台发动机从制造出来没使用多久。

    这可是老蒋时期买的,也许没跑多久回跑了。

    “突然就动不了的。”对方见到王石一个小子像着老师傅似的巡视着用质问的语气问自己,作为这艘船的大师傅,以前哪里有人敢这样跟自己说话。

    有道是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做技术的就是这样,自以为自己就是天下第一。

    “之前水温怎么样?”

    “没有水温表。”这么老的发动机水温表早就坏了。

    老师傅在心里鄙视地看着王石。

    “叫几个人来撬着看看能否转得动。”这么大的家伙自己可撬不动,反正里面有的是水手,大把力气。

    有领导在场,大家都很积极,不久下来几个壮年小伙,用铁棍撬了几下何超云轴没动。

    “行了。”王石见到没有撬动,肯定是发动机里面的故障,让大家停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