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重生之车企巨头 > 第52章 金子
    第52章金子

    接下来的王石,把林政唐答应的四个客户车修了。

    有轿车也有一辆解放牌CA10卡车。

    其实王石内心不想修这些档次低的,没有什么技术含量,发动机又笨重,可是人家都是国营单位,有是从郑伯伯那边的来的关系,也不能不修。

    这是一家水泥厂的国营单位,故障是后桥差速器的问题。

    差速器能够使左、右(或前、后)驱动轮实现以不同转速转动的机构,主要由左右半轴齿轮、两个行星齿轮及齿轮架组成。功用是当汽车转弯行驶或在不平路面上行驶时,使左右车轮以不同转速滚动,即保证两侧驱动车轮作纯滚动运动。

    要不是郑武的关系,这个差速器王石是真不想修。

    解放牌的差速器不像轿车小轻便,解放牌的后桥差速器可是个大家伙,重有几百斤,但是抬就够呛。

    力气的活自然有客人的工人配合。

    差速器分解时就对左右的差速器壳与行星齿轮轴作好壮丁标记,因为在左右轴承及调整螺线不得互换,所有在拆卸前要仔细检查差速器轴承盖上的装配记号。

    拆卸的活王石在一边指导两个工人来动手。

    两工人,一个叫杨得刚,一个叫陈建斌。

    这两个工人能够跟名满京城的王师傅修车,这个机会也是不容易抢来的,两在单位也是有点背景。

    “这个行星齿轮坏了,还有轴也断裂,我写张单子你们马上把配件找齐。”王石指着拆掉成堆的差速器说道。

    解放牌的配件是国产货,不难找,王石写了一张单子,两人拿着去单位的部门让人买去了。

    王石带着林政唐在对方厂里吃了午饭就回去了,配件到了再通知王石。

    水泥厂果然是国营大单位,半天时间竟然把配件配齐了。

    装配的问题,还有一些技术,那就是对行星齿轮跟半轴齿轮的磨损量啮合间隙进行检查。

    道理非常简单,把一根软的金属丝放在行星齿轮跟半轴齿轮接合面然后装起来,再拆下查看两张垫片的厚度。

    这是一个细致工作。

    把几根软金属丝放在各个调整部位后装上再拆下,不断调整了各个间隙,加减垫片,半天的时间,终于调整完毕。

    “看到了吗,这四个小锥形的齿轮叫行星齿轮,在安装的时候要调整它跟这个大的半轴齿轮之间的间隙,现在我们看看它们的间隙是多少。”王石把拆卸下来两根软金属丝用卡尺测量了一下。

    “0.06mm,符合在标准范围内。”王石一年卡尺看着林政唐介绍说道,“这个行星齿轮跟半轴齿轮的维修标准是0.10mm,一般不超过0.14mm,磨损不超过0.3,不然的话就会出现噪音大、挂档有响、低速行驶有顿挫感等问题,现在它们的间隙是0.06,在正常范围内。”王石介绍说道。

    林政唐一边作了笔记一边听着王石慢慢说,“知道了师傅。”

    其他两个工人也用心听着,不过他们没有像林政唐这么用心用笔记。

    接下来王石又对半轴齿轮凸台与差速器壳、主被动齿轮的齿隙等几个关键齿轮之间的的间隙作了调整,所得的间隙符合标准后装了起来。

    这是一个单调的过程,装了又拆曾加垫片来来回回好几回才搞定。

    装回去就是个力气活,这个自然由两们对方的工人来做,刚才王石见到他们也不容易,还教了他们一下,两人也非常用心听,至于结果怎么样,那就不是王石的事了。

    很快差速器装好了。

    “加上齿轮油,看到下面那个小孔了吗,加到从这个小孔漏出来就可以了。”王石蹲了下来指着差速器中下位置的测量孔说道。

    “好的,王师傅,你先去那边休息,加油这些活让我们来。”车架下面两个工人还有林政唐三人在下面加油。

    “好的,辛苦了。”王石找个砖头坐了下去,不久有一个工厂的女工人拿来几根雪糕冰棍先给王石两根,然后来到车架下面也给林政唐他们每人一根。

    包括刚买配件用了两天时间修好差速器。

    此趟修理费王石收五百块,对方也送了两张工业票,还有一些肉票什么的。

    工业票留下,肉票给了林政唐两张还有二十块钱,这是惯例。

    下午傍晚时分回到家里,用洗衣粉加木屑再仔细洗了一下双手,把黑色的污渍清洗一遍,指甲缝还有手掌纹的细小的地方没能洗掉,留下一条条细小黑色斑点,一条条像是蚊香一样,“哎,这手一看就知道是干修理的。”感叹了一下。

    一闻,机油味挺浓的。

    赵敏刚好从银行下班,回到家里,赵一铭也不久回到家里,三人一直在桌子上吃饭。

    “今晚王石不请你看电影?”赵母问道。

    “没有啊?”赵敏疑惑地看着母亲。

    “你这孩子,要主动点,像小王这样高收入又懂得心疼人的小伙子可不多,你要主动点,知道吗?”

    “妈——!”赵敏白了母亲拉长了声音,觉得脸上有些发热。

    哪有一个女孩子主动邀约的?说出去多丢人。

    自己怎么说也是个在银行上班的,搞得自己好像没人要似的。

    “傻丫头,妈是过来人,这好男人呀,就像是埋藏在沙子里面的金子,早晚得发光,你要做的就是在其他人发现这块金子之前把拽在手里,不然就会从你的眼前被人抢走。”赵母白了自己女儿一眼。

    “这么说我爸当年也是沙子里面的那块金子?”赵敏看着父亲说道。

    “那是,你看看你爹现在,不是金子吗,证明你母亲的眼光是不会错的,在别人发现之前把你爹紧紧拽在手里。”

    “得了,越说越离谱。”怎么说着说着说到我身上来了?

    赵一铭听到两把枪口对准自己制止说道,不过真别说,你老子我确实当年是人才。

    “老话说得好,女怕嫁错郞,男怕入错行,对象要是看准了就不能松手,否则,后悔一辈子,你还年轻不知道这些,妈是过来人,听妈的。”赵母边吃边教训着自己女儿。

    “妈——,你让我一个姑娘家主动去邀请人家,我做不到,丢人。”那混蛋确实符合本姑娘的标准,可是让自己落下脸主动邀请,我做不到,搞得自己好像非他不嫁似的。

    “你呀你,这女追男隔层纱,男追女隔层山说得一点没错,我闺女长得这么漂亮,心地善良工作又好,长得这么漂亮,只要你放得下,主动追求,有哪个男人会拒绝得了。”赵母说道。

    “嗯,你妈这话说得不无道理,那小子呀我看就是个木那的那种只懂工作,想让他主动邀请你约会,我看等到你老了也不见得一次,所以,你要是对那小子有点意思,还是主动出击的好,我跟他相处过一个多星期他的为人我最了解,要是你们两个最终走到一块我是非常乐意了。”赵一铭说道。

    “瞧瞧,我的话你不听,你父亲的话你总不能不听吧?”

    “瞧瞧你们两个,哪有这样的,好像你女儿除了王石就嫁不出去似的。”赵敏被父母说得实在是有点受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