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重生之车企巨头 > 第65章 成交
    第65章成交

    第二天,雷子过来说家里商量后不同意。

    这点王石早有准备,现在还没到那个下岗潮,大锅饭还是很香的。

    “没事,你什么时候在那边混不下去了这里的大门随时向你打开。”王石说道。

    “这话我爱听。”雷子觉得自己像个逃兵非常不够哥们关键时候没帮上王石显得有点尴尬。

    “雷子,你最近帮我打听打听,哪里有四合院要出卖的帮我留意一下。”王石喝了口茶说道。

    这茶还是刚买的,接待客户装点门面之用。

    “怎么的,石头你要买房?”雷子看着石头问道。

    “那是,要结婚了怎么不买房,车就算了,暂时没必要。”纯粹是为了装逼代步的话就免了,没那个必要。

    “师傅,你要跟师娘结婚?”林政唐正在外面打扫听到王石的话走了进来。

    “早晚的事,我现在也有点钱,放在银行也是放,那点利息不如买房,总不能在大杂院里住吧,多不方便。”将来要是结婚,在大杂院里白天想搞点什么事都不方便。

    “那我回去跟爷爷说说,让他帮忙问问,这些事情我爷爷最清楚。”林政唐说道。

    “对呀,我怎么没有想到。”林老在北京生活半辈子捡十几年破烂,别说是北京有人买房子了,就是哪个胡同多出一只老鼠他都知道,这事找他最靠谱。

    果然,四天后林老骑着三轮车来到店里说有一户两进的四合院要出手。

    “走着。”王石让林政唐留下看店骑着单车跟在林老的后面。

    地点在故宫东面的北河沿大街西面草垛胡同。

    两人敲了门,里面出来一个年轻小伙把两人请了进去。

    这里离故宫只相隔一个北池子大街,抬头可以看到故宫的角楼还有翘起的金黄色琉璃瓦。

    大门两边是一对石鼓,门楣上是两个户对,这以前起码是个三品以下的武官的住宅。

    大门的垂花门的油漆虽然陈旧却没有脱落,上面的油漆可以看到精美的图案,很是漂亮。

    向里走,映入眼帘是一块汉白玉影壁墙,影城墙转左,这是一进的院子,最南面是一排倒座房,倒座房对面是二门。

    跟着主人跨过二门,里面突然开阔起来,这是就是内院了。

    院子正中间放着一口大铜缸,这放在以前是鱼缸。

    大缸看起来有些年月,由于年月太多,中间的凸出来的地方被磨得锃亮。

    这是一间标准老北京四合院,北边是主人的正堂,东西两边是厢房。

    院子的空地上开垦出几块空地,上面还插竹子架子,之前应该是种各种豆之类的。

    抬头一看西面可以看到故宫楼顶上金黄的琉璃瓦还有远处的角楼。

    嗡嗡嗡!

    一群鸽子从天边飞过。

    “这是我父亲。”青年人把两人引到北面的正堂里。

    里面放着一些老旧的家具,都是红木紫檀制作而成,正堂正中挂着一张古画,前面设长案,上面摆放着一些香炉。

    长案两旁是高高的花几,两边的花几上面摆放着一对粉彩花瓶。

    老人有五六十岁的模样,听到儿子的话就从里面走出来坐在长案左边的椅子上。

    “两位请坐。”对方指着左右两排的红木椅子说道。

    “两位过来,咱们也就开门见山直接点吧,我们即将出国我这所房子要急着出手,一口价两万五一次性交齐。”对非常干脆地说道,“要是可以咱们就接着聊,要是不行,两位还是请回吧。”

    这么拽,搞得整个北京只有你一个四合院似的,哪有买房不论价的。

    王石可不能被对方带了节奏。

    “两万五太多了,我相信除了我没有人能够一下子拿出这么多了,你要是想卖咱们就商量着来,你便宜点,你看行不行?”王石看着对方的脸色平静地说道。

    “两万四千五百,不能再少了。”对方抿了口茶说道。

    “林老,咱们走吧,看看下一家。”才少五百,王石也懒得在这里磨牙,浪费自己时间。

    “行,我们再看看下家,反正现在出手的人真有不少。”林老说道站了起来。

    对方也不拦着,看着两人向外走去,当王石出到大院的鱼缸的时候,年青人跟了出来,“这位朋友,那你能给多少?”

    王石停下看着对方,想了想,“最多一万五。”

    “你等等。”年轻人说完向正堂走去,很快回来,“不行,太少了。”

    “那就留着吧,现在这个年月能够一下子拿出一万五的人,你满大街找,整个四九城不出十个人,你信不信?”王石看着对方的表情,“我知道也不止我过来看吧,你们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年月,万元户可是少得可怜,普通人家每月工资才四五十块钱,吃饭都成问题,谁家存款有一万多块钱用来买房?”王石说完说了声打搅跟林老走了。

    这次对方没有再出来拦着,两人一路出了大门。

    “这家房子真是不错,特别是里面的那些古董家具,不过就是贵了些。”林老说道。

    “也的,不过算了,太贵,咱们再找找。”自己虽然有钱,两万块钱自己也拿得出来,可是却不想被人宰,再说了,不是说货比三家吗,这才第一家呢。

    两人来到大门准备骑上单车的时候,老人走了出来,“这位小伙,你要是诚心想要,一万七给你怎么样?”

    “这是我最低的价格了,不能再少了。”老人说道。

    王石跟林老对视一下,“不是不可能,不过我有个要求。”王石说道。

    “小伙,你请说。”老人叹了口气。

    这房子放出声已经有一个月了,真如这们小伙所说,现在能够拿出两万块的人,真是太少了。

    启程之日越来越近。

    “一万七也可,不过房子里面的所有东西,你得给我留下,当然了,你们衣物呀什么的一些日常用品你可以带走,不过里面的家具呀什么的给我留下,我这人懒不想买下一个空壳也不想再置办家具,拎包就可以入住。”

    “不行,不行。”老人听到王石的话摇摇像拨浪鼓似的。

    “那就没有办法了。”王石打下单车脚准备走人。

    “慢着,这样,我们只带走衣物必需品,里面的一切东西都留下给你,一口价一万八,怎么样?不能再低了,那里面可是好古董呀,可惜了。”

    “你觉得你家里的那些所谓的古董会值一千块钱吗,我到琉璃厂十几块钱的满地都是,我是觉得里面的东西是房子里面原来的,看着顺眼而已,古董,现在不值钱。”

    “走了!”

    对方见到王石真的要走,一狠心,“行了行了,回来回来,就依你,一万七就一万七。”

    听到对方松口,王石看着林老会心一笑。

    刚好今天是周日,王石把雷子叫了过来住进了四合院里,为了防止对方把家里值钱的东西搬走,王石到建行把钱交给了对方,然后再到监管部门做了过户手续,交了税。

    第二天对方就离开了北京座着飞往美国的飞机。

    “这里就是自己家了。”不到两万块钱买一个两进的四合院,十几年后人们听了是不是以为自己开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