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重生之车企巨头 > 第74章 我凭什么要帮你
    第74章我凭什么要帮你

    “这位同志,你哪个单位的?”主持人听到声音皱了一下眉头对着话筒问道。

    刚才王石发表关于产品的售后服务的重要性,从现场观察来看,今天过来的领导还是非常关心的。

    计划经济时代产品生产都是有指标的,造成了厂家才是爷,别说是主动服务了,新机卖出去后,一般不是发生故障客户找上厂家的话,厂家是不会主动联系客户自找麻烦的。

    今天王石的一番言论给大家打开了一个非常重要以前被自己忽略的地方。

    “刘明精,你干什么!”那名站起来询问王石的青年人身边一个干部着装打扮的五十多岁的人惊恐地拽着对方低声呵斥,站了起来战战兢兢地对着台上说道:“对不起,领导,这是我们上柴公司服务主管,有些不懂事,回去我批评他。”

    原来是上柴厂的。

    很明显那名年轻人并不买账,挣脱开来,看着王石不屑地说道:“你不是称为专家吗,怎么,难道你只会纸上谈兵?懂点汽车理论就站出来给大家讲这讲那,现在证明你的机会来了,这是我们厂遇到技术问题,你这个专家解决这个问题并不难吧?”对方说完看着王石有点不服的样子。

    “我为什么要帮你,我又不是你们厂的员工没有领你们厂的一毛钱工资,凭什么要帮你?”王石淡淡地看着对方说道,“我是不是专家,为什么要给你证明看。”王石看着对方平静问道。

    说这话的时候也不管身后主持台上那几位领导是什么反应。

    原来他们在来北京之前遇到一个棘手的事。

    他们厂的一台12缸6V柴油发电机出现了机油增多的故障,一排查发现是机油进水,先是把机油冷却器换了,照以往惯例,这事应该解决了,没想到第三天,从对方的单位反馈过来说故障又出现了。

    后来再派人过去,把12个缸套的缸套密封圈换了,然后把机油机虑换了,回来也是三天后,故障又出现了。

    现在的师傅是凭经验,这事前后两次都没解决,顿时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单位派不少师傅过去,都没有解决。

    这下他们真没辙了。

    “你不是这方面的专家吗,你来分析分析这个故障到底是哪里出现了问题。”对方拿着工作人员从台上拿来的话筒说道。

    话音传遍了整个会议室。

    “我凭什么要帮你,更准确地说是你们。”王石反问。

    “大家听听,他这说的是人话吗,大家都是长在红旗下,工作不分你我为人民服务,他这是站在人们的对立面,有点钱就站在人们的对立面,他这是资本家的作派。”那名青年人听到王石的话,大声说道。

    “别乱扣帽子好不好,我什么时候站在人们的对立面了,是不是也不是你一句话就定的。”王石赶紧站出来表明立场。

    “请我解决问题那是需要钱的,而且不便宜,你请得起吗?”我又不是你们厂的员工,没有义务帮你解决问题,我用得着在这里做好人吗?

    而且柴油发电机组可不是像轿车卡车上的发动机这么小,12缸的V6柴油发动机那可是个大家伙,钱少不说,还是个体力活。

    再加上对方上来的语气让王石不爽,王石干脆不想说话。

    刚才主持人虽然说了王石以前帮老美的使馆跟可口可乐公司修车时多少钱,可是当时这个青年人正在开小差,于是看着王石说道:“你说多少钱?一百,够多了吧。”

    轰!

    听到他的话,会议轰地笑了起来。

    “刘明精,你给我闭嘴!丢人。”他傍边的领导揪着刘明精的袖子向下拽。

    “这么说刚才开会的时候你没听,你刚才难道睡觉吗?”王石揭发地说道。

    “你……你胡说!”刘明精吼道。

    “你不是睡觉,那刚才主持人讲的话你怎么就没听到,刚才主持人说我给老美修一次车,修理费要五千美金,你没听到?”王石看着对方故意大声地说道。

    主持台中间的那们领导这时拿起话筒,说话了,“我们有些同志,人在曹营心在汉,不带心过来,是来北京旅游的吧?”语气中带了些不怒自威的气势。

    “领导……”主持人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其实像这种年终会议,许多单位关系好的一些员工借这个机会到北京来旅游的也不是没有,这每年都有,他们也不是不知道。

    参加会议的人员都是由下面的单位报上来的,有些有关系的就利用这个机会到北京旅游来了,开会,只是走个过场而已,回去报告自然有这次过来的人来写。

    今天这个刘明精也是个奇葩,你说你开会睡觉就睡觉,你整这么大动静干吗,这下好了,把自己抖出来了。

    “查,开完会后给我查,此次过来开会的人员都是什么人,什么职位,写人报告给我。”中间的领导说道。

    “好的,处长。”主持人点头说道。

    “以后像这种会议,你们要指定人员而不是由下面的人报上来,到底谁领导谁?怎么做事的?偷懒都偷到这种程度了?”中间那位处长越想越气。

    主持的领导被处长训一顿,心里那个气呀,恨不得把这个刘明精给吃了。

    大家听到这话,有些人脸色一黑,差点晕过去。

    他们更加恨死刘明精了。

    处长拿起话筒,说道:“小王呀,你就说说这个故障有可能出现在什么地方,也好让他死心不是。”

    “好的,处长。”领导发话了,能怎么样,自己不给上柴厂的脸,不能不给处长的脸子不是?

    再说这个刘明精他们这些顶着名额上来北京旅游的这些人,回去肯定被撤职的撤职,降职的降职。

    接着王石分析说道:“从机油进水这个故障来看,这是发动机的润滑系统跟冷却系统两者在某个点交相的地方发生了连通,造成冷却水跟到油底壳的机油里,按理说这两者之交相交的点来只有机油冷却器跟缸套密封圈这两个地方。”发动机在工作过程中,为了防止发动机的机油过热,设置了机油冷却器,机油冷却器里面的构造跟冷却系的散热器类似,里面是机油,外面用经过散热器冷却后的冷却水浸泡着,起到冷却机油的效果。

    冷却系统中最可能与润滑系统发生故障的则是缸套外面的两个密封圈。

    缸套是直接与冷却水接触的,上下两道密封圈起到密封的效果,如果有两道密封圈发生老旧或者破损的情况,则两者中间的水会流到下面的油底壳中。

    机油进水一般也就是两者,有经验的师傅有些甚至想都不想过去就直接把机油冷却器换上就走人。

    不过这是一个列外。前后把机油冷却器跟12个缸套密封圈都换了,12个呀,还是柴油发电机,得把缸盖活塞拿掉,最后才把缸套拉出来才能换密封圈,这是个大工程。

    “你们犯了经验主义错误,先说这机油冷却器,是不是坏了,你们换下来之后当场应该检查一下上,比如用水压测试一下,而不是换下来二话不说就离开……”王石反正对上柴的印象不是很好,正好借此机会向领导透露一下。

    “经验主义害死人呀。”主持人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