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重生之车企巨头 > 第79章 姑姑
    第79章姑姑

    “谢谢大嫂。”小妹抱紧怀里的粉色连衣裙看了一眼赵敏叫了一声。

    “小妹,读几年级了?”赵敏摸着小妹的头发问。

    小妹摇摇头。

    “什么意思?”赵敏看着王石。

    她也知道在农村有些女娃是没有机会上学,难道自家的小妹也一样?

    这不合常理呀,王石这么有钱,难道自家小妹不放上学?

    “小妹没上过学,现在在家里的公社放牛。”王石说道。

    “这怎么行,太可怜了,王石,要不明年带着小妹跟我们一起到北京上学吧,反正现在家里这么大。”赵敏看着王石。

    自己也打算这次过年回去就带三弟跟小妹回北京一起上学的,没有想到老婆跟自己想到一块去了。

    自己本来借个机会跟她说一下的,没有想到她先想到了。

    这个老婆看来非常不错。

    看见王石看着自己没有说话,“你倒是说句话呀。”赵敏问道。

    父亲在那里听到这个儿媳这么照顾弟妹,也是放下心来。

    现在大儿子有钱了,父亲之前在心里还担心这个新儿媳跟弟弟妹妹不合,要是这样,那以后的日子也是不好过。

    娶儿媳最怕娶到不明事理的,排挤小叔子跟小姑子,那将来肯定日子不好过。

    作为家里的长子,现在王石有出息了,将来的弟弟妹妹肯定会麻烦照顾,要是娶这个老婆不明事理排挤小叔子小姑子的话,那将来家里也永无宁日。

    现在见到小姑子没有上过学,第一个提出来要带回北京一起生活,不管是故意的还是真心的,现在看来很不错。

    父亲心里松了口气。

    “行吧,就听你的,三弟现在上四年级,学习也是不错,两人一起带回去算了。”王石说道。

    两个现在是夫妻了,这些事情得两人一起商量,自己不能太男子主义,这样没跟老婆商量做的决定,这样对对方不尊重。

    “嗯,这样我上班你又不在家的时候,两人也可以相互照顾。”赵敏表示支持。

    四人坐上家里的牛车回家。

    一路上,赵敏跟小妹打得火热,小妹对这个大嫂非常喜欢,现在知道自己过年就可以跟大嫂大哥去北京读书,这还是大嫂提出来的大哥才答应,对赵敏的喜欢甚至超过了王石这个大哥。

    父亲看到闺女跟儿媳相处得这么好,甩着手里的鞭子把牛车赶得飞快。

    下午四点多钟的样子,才看见村子,母亲在村口远远眺望。

    “今天应该回来了吧。”老妈一个人站在那里,嘴里嘀咕着。

    牛车上过一个坡子,小妹远远就看见了老妈,站了起来张开双肩呼叫起来。

    “今天有没有接到呀?”老妈听见是小妹还没看见王石他们在车里,心里焦急地搓着手来回地嘀咕。

    小妹等不急了,跳下车向老妈跑了过去。

    “丽君,今天接到你大嫂他们了没?”老妈大老远大声问道。

    “接到了,我大嫂好漂亮呢,比村里村花都漂亮,我大嫂还说,过了年带我跟三哥一起去北京上学呢,大哥也答应了。”小妹一脸高兴,甚至把怀里一直抱着的年衣都忘记跟老妈显摆了,当老妈问起的时候她才想了起来。

    “不行。”老妈一听直接拒绝。

    老妈一听两人过年就到北京上学,心里既有不舍也有些茅盾。

    儿媳现在连婚礼都没举办,现在就两个人一起过去跟他们生活,她害怕儿媳心里反感。

    “为什么?”小妹一听眼眶瞬间红了起来。

    “没有为什么。”老妈懒得跟他解释,不行就是不行,现在儿媳才是首位,你们两个好好跟我在家呆着,别过去打搅你大哥跟大嫂。

    “妈。”

    “妈。”

    王石两人叫道。

    “老妈,你怎么出来了,等我的吧?”王石看见母亲出村口等自己,问道。

    “哼,谁稀罕你,闪一边去。”老妈哼了自己一声,看着坐在牛车上的儿媳关心地问道:“一路上吃了不少苦头吧?”

    在她眼里,儿媳是城市人,身体娇贵,哪坐过这些牛车。

    牛车都是用竹子做的席子,凹凸不平,坐了一路这屁股肯定吃了不少苦头。

    “没事。”赵敏拍拍有些发木的屁股感激地说道。

    “走,咱们回家。”老妈宝贝地说道。

    赵敏扶着老妈向家里走去。

    今天已经是新历1月25,农历12月27,再过三天就是年三十。

    现在村里的春节气氛已经非常浓烈,巷子里有些人家已经开始打扫自家大门处的巷子,堆成一堆烧了起来,院子里有些人家把清洗晒了一天的桌椅收了起来。

    一路上最数老妈最高兴了,赵敏扶着她走牛车在后面,一路上遇到人就说这是我儿媳,王石的媳妇。

    “哇,王石他娘,你真有福气,娶到这么漂亮的儿媳,都说小孩随娘,将来的孙子也肯定是可爱。”

    赵敏的到来,顿时上了村里的话题榜第一。

    村里人晚上吃饭的时候谈的最多一个就是王家的儿媳有多漂亮,是北京的,还在银行工作。

    家里明显打扫过一番。

    院子里打扫过干干净净的,连角落里一片枯叶都没有。

    再看厨房的灶台,明显用水冲洗过一遍,虽然有些陈旧却非常干净。

    之前父亲睡的正堂主卧是王石两人睡的地方,床上用品连床都是新的,是花钱请村里最好的木匠做的。

    北面的房子,父亲跟三弟睡在中间,母亲跟小妹睡在左边,右边是仓库在话稻谷大米的地方,二弟暂时睡在厨房。

    今天在县城买了两斤肉,还有白兔奶糖等其他年货,都拿了出来,母亲分了一些给小妹他们就收了起来,过几天年三十晚上再拿出来。

    今天新人入门,老妈把两斤肉都煮了,是赵敏亲自下厨做的饭菜。

    晚上一家七口人开开心心吃了晚饭,其间也有些村里关系比较好的人过来,估计是看新媳妇的。

    餐桌上,小妹把母亲拒绝他俩到北京上学的事跟赵敏说了,希望这个大嫂能够帮她劝说母亲。

    现在小妹是知道了,整个家母亲谁的话不听,最听大嫂的。

    果然这个大嫂没有让她失望,经过一番说辞,母亲最后同意了两人过年后跟着王石他们到北京上学。

    第二天,一个王石自重生以来没有见过的人回到家里。

    是姑姑。

    姑姑王爱文,是听到儿媳今年会回家过年故意过来看看的。

    姑姑嫁在离打稔村不远的邻村。

    姑姑日子虽然过得艰苦,之前父亲当兵家里困难时帮助过家里许多,对家里的一起挂念着,听到母亲让人带话说今年儿媳妇会回家过来让姑姑回家一趟。

    姑姑今年69岁比父亲大十岁,由于常年务农,长相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老许多,沧桑脸上满是岁月的刮痕。

    姑姑心里心系娘家,听父亲说早年有些晚上姑姑想家时候甚至提着煤油灯回来,早上才回去。

    “姑姑。”

    “姑姑。”王石夫妻两人齐声喊了一声。

    “哎,姑姑先给压岁钱。”姑姑看见赵敏这么漂亮,刚刚听母亲说是在银行工作,可了不得。

    姑姑掏出一张十块钱给了赵敏。

    “谢谢姑姑。”赵敏知道这是礼仪,必须收下。

    晚上睡觉的时候,赵敏听到姑姑以前这么照顾家里,现在姑姑日子也过得不好,自己也给姑姑封个红色,让王石给姑姑也封个。

    “必须的,我听老婆的。”赵敏心地这么善良,王石心里非常感动,偷偷给姑姑封了两百块钱,还有两张肉票跟一些粮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