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重生之车企巨头 > 第104章 交谈
    第104章交谈

    黄瑞妃带着三人到人事部入职去了。

    也算是当天就正式成为了千锋机械厂的员工,三个也算懂事,当天就上班,跟张太钦他们一起把从生产线上把车开了出来,林正本跟皱波东两人则在练车场那边给顾客当起了教练的职责,也减轻了张太钦三人的压力。

    “部队转业的兵用起来跟回城知青就是不一样。”王石站在三楼的办公室看向外面忙碌的三人心里暗想。

    晚上下了班,王石夫妻两人骑着挎子向家里驶去。

    “王石,家里建了房子,父亲他们可能没有钱了,你明天给家里汇些钱回去吧。”赵敏突然说道。

    “嗯,应该还有,不过明天我再让人汇回去。”现在自己赚钱了,肯定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改善亲人的生活这是必须的,不然自己这么辛苦赚钱干吗?

    锦衣夜行,还有什么意思。

    现在家里只有二弟王建军跟父亲在家,上次自己回去后留下一千多块,再加上修建了三间房子,剩下的也不多,自己忙起来倒是把这个忘记了。

    好在老婆提起。

    老妈可能也知道这个事,现在她不是当家的,有了儿媳可能也不好意思跟王石开口。

    现在的汇款可不像后世那么方便,现在汇款都是通过邮局,把钱汇给当地邮局,当地邮局通过电报告诉收款人凭户口本或者是单位介绍信到邮局领钱。

    想到这里,王石看了一下身边的老婆。

    这老婆可以以呀,自己都不记得,她倒是先提出来要给家里汇钱,就凭这点王石有些感动。

    就怕那些进了门不管父母的死活,甚至把父母赶出去的那些长相好看,心里却十分恶毒的老婆,那就没有安宁日子过了。

    “看着我干吗?”

    “我老婆不但长相美,心灵也美,我感动不行吗?今晚回去好好款待款待你。”王石一脸猥琐地看着赵敏故意把“款待”重复两遍。

    已为人母的赵敏岂能不知道王石这话里的意思,白了对方一眼,“不正经,好好开车。”

    回到北河沿大街西面草垛胡同,离家不远就听到闺女的哭声,王石心疼要命,“明天你就不用去了,在家里奶孩子吧。”

    “现在厂里人手这么紧张,如果我不去他们忙不过来。”赵敏听到从明天起自己就当一个全职妈妈,想到厂里财务人手这么紧张,有点舍不得。

    “地球没了谁照样转,别把自己当成救世主,不行我再招一个财务的,又不是多少钱。”把自己宝贝闺女饿成这样,实在不行就再招一个财务,也没有几个钱。

    “怎么没有多少钱,好几十块,再加上你们厂现在的势头,加上奖金,一百块也有可能。”赵敏一想到再招个人,这花的就是自家的钱,将近一百块呢,有些不舍。

    “就这么定了,没得商量,我可不想让我宝贝闺女每天饿肚子。”王石这次显得非常果断。

    这时赵敏没有能再说什么。

    跟四十年后不同,这里的妻子心里还存有男主外女主内的思想。

    要是在四十年后,老公敢这么说,立马吵起来不可。

    赵敏知道闺女是王石的宝贝,现在听到闺女的哭声,连她这个当母亲的都有点舍不得,也就没有反对。

    “你银行那边也别去了,改天跟你们行长说,办个停职手续。”

    “等闺女上了幼儿园后(不知道80年有幼儿园没),到那时有她奶奶接她上学放学,那时你再回去工作。”

    两人说着,王石把车子开进了家里,岳母跟老妈在家,两个老人在带着孩子,看到两人回来,老妈心疼地跟赵敏说道:“快,给口吃的。”

    “我全身是汗,我先去洗一下。”

    “可别洗冷水,用热毛巾擦一下**就行了。”老妈大声地说道。

    赵敏逃似的回到卧室拿衣服洗澡去了。

    “还是闺女跟爹亲呀。”王石抱着宝贝闺女可怜得不行,果然是亲爹,抱一会就不哭了。

    王石把刚才两人的谈话说了出来,得到了二老的一致支持。

    “就应该这样,看把明月饿得,这几天都瘦了一圈脸形都长了,看这脸蛋都没有几天前那么可爱了,苍白苍白的,可怜我的宝贝,妈妈是坏蛋,缺了咱们明白的奶奶喝,我让你爸爸打好哦。”岳母站在一边看着明白说道。

    “我今天不在家里吃饭了,出去跟几个同事吃饭,你们自己吃吧。”王石想起浩肉多他们的约定,把闺女交给一二老,也去洗澡去了。

    王石洗完澡,看看时间还没到,拿起图板画了起来。

    这是一台会针对6x6装甲运兵车在之前的基础上改进的四缸柴油发动机。

    有了原图,思路也清晰,画起来也快,到结束时已经把机体画得差不多了。

    浩肉多他们定的地点在什刹海边的烧烤摊位。

    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放开,现在开始有许多摊位,晚上的什刹海岸边也有不少人,三三两两人聚在一起,吃点烧烤,喝点啤酒什么的。

    “老师,这里!”张太钦老远就听到王石挎子的声音,一看果然是王石,站起来向王石招手。

    王石点点头,把车开到对方跟前停下。

    两张桌子拼成一张长桌。

    “久等了吧?”

    “没呢,我们也是刚刚到,从工厂那边走路过来的,连家都没回。”浩肉多说道。

    “几位同志吃点什么?”老板走了过来看着大家问道。

    “啤酒多少钱一瓶?”王石问道。

    “黄啤三毛六,黑啤三毛三。”

    “羊肉串呢?”

    “一毛五一串。”

    ……

    “先来一箱黑啤,三十串羊肉串,对了,那个烤玉米每人来一个,生蚝每人来两个……”王石一边点了许多菜。

    “老师,够了,吃不了这么多。”浩肉多说道。

    “没事,你老师不差这几个钱。”王石制止,“先这些吧,吃完再点。”

    老板听完转向离开了。

    没有想到现在的啤酒这么便宜,三毛多一瓶。

    羊肉串自己记得上次跟老婆到北京的饭店吃饭,涮羊肉2块一盘,考羊肉串2毛一串,羊肉串在外面比里面便宜了五分。

    不过这个不能拿四十多年后的物价相比。

    现在一个学徒工工资才每月23块,加上10元补助,也就是33元。一般工人一级工33元8角,二级工38元5角。

    所以放眼过去,都是青年男女,成家人很少有钱来这里消费。

    不久,老板搬来一箱的啤酒,烧烤也慢慢上来,七个边吃边喝了起来。

    “放开了喝,不够了再点。”王石说道。

    “老师,要不,咱们来点白的吧?”张太钦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