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丫鬟黑化要休夫 > 第八十六漫天
    渡春楼。

    平夫人在二楼凭栏眺望,直等到那些人消失在街角,才收回视线。

    她放松的伏在栏杆上,望着楼下连成片的夜市灯火和形形色色的人群,她启唇笑道:“汴京要过年了,但愿新的一年里,一切顺遂平安。”

    “老板娘,朱员外来了,在楼下等你喝两杯酒呢!”

    店小二隔着老远就喊了起来。

    “来了……来了……”

    平夫人捋了下飘散在鬓边的发丝,扭着腰肢下楼了。

    ……

    京郊别院。

    太子侧妃阿茵刚刚洗漱完,遣走了身边的侍女,一个人独坐在书案边,撩起罩子,用剪刀挑亮了烛火。

    这庄子很大,除了庄头一家子外,就是她和两个侍女了。

    庄子里一入夜便是一片黑暗,方圆几里都无人烟,大片大片的田地一望无际,安静至极,便显得空旷了。

    她连远处的狗吠声,都听得响亮。

    这实在瘆得慌,她定要这烛火一夜长明,方能安心。

    她心里忐忑不安,遂执起话本子翻看起来。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最后,就连院子里的狗都抵不住漫长的黑夜入睡了。

    她还是丝毫没有睡意。

    突然,窗扇一响,像是有什么人用石子砸窗一样!

    她慢慢收紧了手中的话本子,吁了口气,起身来到了窗边。

    “你说……”她缓缓吐出口气来。

    窗扇外的人用变过声的尖锐声音说道:“子夜一过,汴京城里就会盛开漫天红霞,它会照亮整片汴京城。趁着此景只应天上有,万人空巷观奇象时,侧妃……不准备做点什么吗?!”

    “我……”阿茵冷笑连连,“我又能做什么?!”

    “让这天再艳丽点,岂不美哉!”

    说着,窗扇子从外面开了一条缝,一股冷风吹进来,阿茵眨了眨眼,就见一个信封被塞了进来。

    她慢慢拿起信封,拆开来,一目十行的看了遍。然后她闭上双眼,嘴唇颤抖的小声道:“……这与我有何干系?!”

    “因为你是侧妃,太子不会放过你的。”

    “那你们就会放过我吗?”她有些悲伤的问道。

    “呵呵,侧妃既然已经按照我们的计划自请出太子府了,还问这些作甚!”

    “罢了,”阿茵垂下眼帘,苦笑道:“太子侧妃……这个女人把柄太多了,一身的冤债。左右都得去死,何不死得其所呢……”

    “侧妃明白就好,焕然新生,方得自在。”

    “我接下了,”阿茵眼含清泪,仰脸抑制住往下流淌的泪水,她抿紧唇角,“明日太阳升起之时,就是太子府日落黄山之际。但……我要让承康侯少夫人一起陪葬!”

    “她罪孽深重,死不足惜。”

    话落,窗扇外静了下来。

    阿茵走回桌边,打开桌子上的鸟笼子,放出来一只银鸽。

    银鸽打了个盹儿,半睁开迷蒙的小眼睛,拍打着翅膀,绕着她飞了一圈。

    阿茵低头将信纸卷起来,塞进银鸽脚上的信筒里。

    然后,她摸了摸它的头,笑道:“去吧,银耳,将这封信送去给爹爹。大厦将倾,他自有论断,万不必顾及到我。从此天南海北,都是我的家。”

    银鸽眨了眨眼,顺着她打开的窗扇,飞向了黑暗的夜空。

    做完这些,阿茵特意搬了把靠椅,坐在了窗边。

    她也不嫌冷,将窗扇支棱起来,一边吹着冷彻肺腑的寒风,一边望着漆黑的夜色出神儿。

    这一夜,许多人都要失眠了吧。

    真好,她的人生从登岸以后就陷入了一片黑暗中。今晚的红火,会照亮她心中的阴霾,她会踏着杀生者的鲜血,涅槃重生。

    ……

    京兆尹府。

    京兆尹负手站在窗下,慢慢将信封折好收起。他来回走了好几圈,才对身后的二儿子吩咐道:“去,将这封信托个不相干的人,送去给大学士。”

    “这是……”京兆尹家二公子迟疑道。

    京兆尹冷笑道:“这是扳倒太子的证据。”

    “可是阿茵那里……”

    京兆尹打断了他的话,“不要妇人之仁,太子不除,阿茵必死无疑。”

    “是,爹爹。”京兆尹二公子小心接过信封,匆匆出去了。

    “爹爹对不起你,阿茵。”京兆尹对着夜色,呢喃道。

    ……

    喜洲码头。

    年关将至,大多数货船都返航了,码头船只寥寥无几。

    只靠近码头,停了十多只画舫,挂着粉红的灯笼,莺声燕语,彻夜不灭。

    这时,有一艘黑色的庞大货船无声的驶入了港口,一点点的靠近着码头的方向。

    码头货箱麻袋后面,埋伏的打手们精神一阵,双眼死死的盯着货船不放。

    再远一点的地方,停着辆镶金嵌宝的奢华马车,旁边围簇着百十来个护卫,皆手按在佩剑上,目视前方,一动不动的,宛如雕塑一般。

    夜半三更天。

    紧张的等待中,货船终于停靠在了码头。

    埋伏在暗处的打手们,飞快的跃到甲板上,开始抢夺起货物来。

    双方人马交战。

    甲班上顿时陷入一片混乱。

    沐风堾翘着二郎腿坐在一颗大树上,他的嘴里叼着片叶子,双手枕在脑后,看着热闹。

    他抬头望了眼无星无月的夜幕,有点不爽。

    见时辰差不多了,他一口吐出嘴里的叶片,坐起身来。

    只见他手臂一扬,一枚飞镖就嗖地一声飞了出去,正正好插在高高的货物堆上。

    货物袋子被撕破了一角,露出里面的东西……

    居然是杂草填充的!?

    这竟是一船假货!

    飞镖上绑着火药,浇了火油,御风则燃。

    甲班上的船员像是早知道一样,突然同时停下了动作,互相看了一眼,然后翻身跳进了海里,咕嘟一冒泡,眨眼就不见了踪影。

    打手们面面相觑,一时愣在了原地。。

    “轰!”沐风堾双唇微张,吹了声口哨,他身影腾挪间,眨眼就消失在了夜色中。

    下一刻,货船轰地一声爆了,响声轰天震地,方圆几里都被淹没在一片红霞烈焰之中。

    货船瞬间被巨大的海浪吞没。

    周边的十里画舫也没能幸免于难。

    一切都发生在瞬息。

    岸边的护卫们见状,拼死护着马车掉头飞奔。

    可爆炸迅猛,尽管他们已经动作迅速的后撤了,还是多少受到了点波及,护卫队多人被火焰烧成火球,惨叫声不断。

    不想看似华贵非凡的马车竟然如此不堪一击,瞬间就被狂焰掀翻在地。

    马车里的贵人连滚带爬的出来,被剩余的护卫们,拼死护送了出去。

    一时间,地动山摇,沉睡的汴京城犹如在打瞌睡的猛虎,被惊醒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