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我在镇妖司里吃妖怪 > 第一百三十三章 就是要打草惊蛇
    “怎么试探?”薛青山好奇地问,暂时压下了揍薛小宝的念头。

    秦少游凑到他的耳边,将计划低声讲了出来,完了后说:“在试探的过程中,如果沈彬露出了马脚,我们就可以当场将他抓捕,别人也挑不出毛病。”

    薛青山虽然觉得,秦少游的这套计划有可行之处,但也带着犹豫。

    “可沈彬要是没有露马脚,岂不是打草惊蛇了?”

    “要的就是打草惊蛇。”

    秦少之前也觉得,不好打草惊蛇。

    但是在掌握了一系列的线索与发现后,他却是有了新的想法。

    “沈彬这么高调的卖画,说明他谋划的事情已经迫在眉睫。既然他着急,那我们就惊他一下,让他在惊急中生乱,从而露出马脚。”

    “倒是有点道理。”

    薛青山在沉吟了片刻后,点头同意了秦少游的建议。

    “行,就照你的计划来,我们试探一下沈彬,看能不能让他露马脚。”

    紧接着,他又忍不住感慨:“你小子,坏主意就是多。”

    秦少游笑道:“都是姐夫栽培的好。”

    薛青山急忙摆手:“别乱讲,我可没有教过你这些!要是让你姐听到,以为真是我把你教坏了,非弄死我不可。”

    秦少游一边应是,一边暗暗好奇:我姐弄死你……是怎么个弄法?

    因为天色已晚,秦少游计划里的几步,都无法在今天进行。

    两人遂商量了一下,决定今天先派人去盯着沈彬与他的画,等明天一早,再展开行动。

    当然了,如果今天晚上,沈彬能够露出点儿马脚,又或者是他卖出的画生出异常,那明天的试探行动便不用进行了,直接就可动手抓捕沈彬。

    秦少游与薛青山谈完正事,准备离开。

    这个时候,嚼着胡豆念着歪诗的薛小宝,晃晃悠悠的出现在了厅堂门外。

    薛青山本来都忘记了要教训他的,此刻看到他人,便想了起来,铁青着脸喝道:“薛小宝,你给我滚进来!”

    薛小宝正摇头晃脑的念着“书到用时方恨少,钱到月底不够花”,扭头一看薛青山的表情,就知道情况不对,哪里肯进去挨收拾?

    他大叫了一声‘我的妈呀’,拔腿就要往后院跑。

    “还敢跑?”

    薛青山越发生气,抬手就是一道血气放出,直接将薛小宝隔空拖进到了厅堂里,喝道:“跪下!”

    薛小宝果断跪下,然后扭头向秦少游求助:“舅,救我。”

    秦少游摊手摇头:“舅也救不了你。”

    薛小宝呆了一下,感觉自己有些摸清楚家中的食物链了。

    小舅克老娘,老娘克老爹,而老爹又克住了小舅。

    至于自己,谁也克不住,处在家庭食物链的最低端。

    想明白了这些后,薛小宝顿时悲从心起。

    再看老爹不知道是从那里摸出来了一根棍子,更是忍不住,呜呜哭了起来。

    秦少游没有留在这里看老子打儿子,转身便要走。

    走到门口,想起一件事,又转了回来。

    趁着薛青山还未开打,他从手腕上解下一条护身符,递给了薛小宝。

    “先别哭了,这个给你,一定要天天带在身上,千万别掉了。”

    “这是什么?”

    薛小宝暂停干嚎,好奇询问。

    “护身符。”

    “它能让我挨揍的时候,没有那么痛吗?”

    “不能。”

    “这都不能?那它算什么护身符?”

    薛小宝面露不屑,觉得这个护身符,当不起‘护身’两字。

    秦少游哑然失笑,说道:“它虽然不能帮你抗揍,却可以在关键的时候救你的命。听话,乖乖把它带在身上,只要你照做,我以后就经常给你带糖吃。”

    薛小宝一听有糖赚,立刻认真了起来:“一言为定!”

    秦少游接:“驷马难追!”

    没想到薛小宝却皱起了眉头:“死马难追?马都死了,当然难追了……”

    这话还未说完,他就挨了薛青山一棍子。

    薛青山一边打,一边还训:“是驷马不是死马,你在学堂里到底是怎么学的?还有,你小舅给你的这个护身符,你一定要带好,千万不能丢了,否则我打断你的腿!”

    他一眼就认出了这个护身符的底细,所以在打了薛小宝后,又对秦少游点点头道:“你有心了。”

    都是自家人,倒是不用说太多的客套话。

    秦少游也是如此,笑了笑说:“等过几天,小苏道长帮忙制作出更多的护身符,我再给三姐送一个过去……行了,姐夫你慢慢打,我先走了。”

    “去吧。”薛青山说,活动了一下筋骨,准备拿儿子好好练下手。

    薛小宝看着秦少游,表情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秦少游悄悄的向他眨了眨眼。

    后者心领神会,安心不少。

    出了厅堂,秦少游径直去到后院,找到三姐说了薛小宝挨揍的事。

    三姐急匆匆的往前院赶去。

    至于接下来,是男女组合双打,还是薛秦氏拦住薛青山,就看薛小宝的造化了。

    秦少游回到差房,把计划向朱秀才、马和尚等人讲了一下,让他们提前做好相应的准备工作。

    随后又回了趟家,把护身符给了秦道仁和秦李氏,并告诉二老,他今天要在镇妖司加班,不回家睡。

    万一今天晚上,沈彬与他卖出的画露出了马脚,就得立刻去抓人。

    住在家中多有不便,还是在镇妖司里凑合一宿得了。

    秦李氏听了儿子的话,忍不住皱眉,狐疑的说:“你是真的要加班,还是跟你爹学,用加班做幌子,跑出去玩?”

    秦道仁本来在喜滋滋的打量护身符,听见这话,抬起头,一脸错愕。

    想解释,又不敢,怕多说多错。

    回到镇妖司,秦少游先是在校场里面,习练了刀法与身法,洗漱后回到大通铺。

    朱秀才迎上来,汇报道:“大人,木牌上面的血液成分已经检测出来了,确定不是人血。”

    这个结果在秦少游的预料之中,所以他并不惊讶,只是问:“知道是什么血吗?”

    朱秀才摇了摇头:“这就不清楚了,用来检测血液成分的灵异物品,只能分辨是不是人血。不过您让我临摹的血迹图案,经过镇妖司里,几位了解法阵的老手观察分析,怀疑为某种法阵的一部分。不过,具体是什么法阵,有什么功效,他们还不能确定。”

    “有什么不能确定的,肯定是锁魂的法阵!”牛力士哼哼着说。

    他是在天黑之前赶回来的。

    按照秦少游的吩咐,他不仅是将沈彬妻儿的坟墓回归了原样,还在里面做了一些布置,保证能给到沈彬一些‘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