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贫道真不想搞钱啊 > 第百九二章 伪仙境二重天!虚空殿宇的正主!
    得知此事,让宝寿道长陷入沉默当中,眼神变得极为冰寒。

    大周王朝南景侯,为了逃出京城之外,吞噬周边百姓及各宗弟子血气,蒙蔽各宗镇守强者的感知。

    方玉因此重伤,血气虚弱,至今昏迷未醒。

    焦鹤跟随仙宗太上长老前去追索踪迹。

    小熊崽子紧随其后,追出了京城之外。

    “为逃出京城,滥杀无辜,伤及方玉,还夺走贫道赠送的剑胚?”

    宝寿道长心中不由震怒到了极点!

    他在前方打生打死,先斩大夏皇帝,又迎战初代神皇意识虚影,却被一个只有数百年道行的区区阳神境的南景侯给踩到了头上!

    他愤怒无比,然后将小熊仔从皇宫中刮下来的墙灰都给清点一遍,觉得收获颇丰,才消了半分怒气,旋即将这些所获,连同剑鼎一并装好,用法力封存。

    随后又传讯给文大人,告知于殷老四,通知了九霄仙宗掌教,看护好这两个小家伙,以及他宝寿道长的这一份家当。

    接着才见他这一道化身崩散,化作了纸屑,归于虚无。

    而在古墟的宝寿道长真身,则伸手一挥。

    当下他以造化纸灵术,在手中凝练出一只纸鹤,往天上一挥,化作了一个与自身全然相同的年轻道士。

    这具化身显化出来,便朝着东南方向,化作一道遁光而去!

    那里是无极魔宗的位置,天魔谷的所在之处,如今被修罗异族的一个部落族群所占据!

    而宝寿道长的真身,则朝着大夏王朝边境而去。

    然而就在他动身的瞬间,忽然露出错愕神色。

    先前他斩杀了大周王朝这支残军的炼神境统领,而化身又斩灭了剑庐镇守使这尊阳神境大成的人物,混沌珠微微颤动,此时反哺了一股庞大的法力,助益自身道行!

    但是这一股法力,比预料之中更为庞大,直接让他在伪仙的境界之中,又迈出了一个层次!

    他三天之前,斩杀了禁军大统领,晋升了阳神境巅峰,并且在当日斩杀了大夏皇帝这尊阳神境巅峰,又斩碎了乾字令当中的一枚道果碎片,达到了阳神境巅峰之上的层次——伪仙境!

    但如今他达到了伪仙境的更高层次,大约能相当于两枚道果碎片加身的力量!

    “伪仙境二重天?”

    宝寿道长沉吟着道:“这一股力量,怎么会如此庞大?”

    他怔了一下,忽然想到了天魔谷被灭!

    他曾经在天魔谷之中,留下了白虹贯日经!

    莫非是无极魔宗之中,有不少高层强者,转而修行了白虹贯日经,又被修罗族所杀,因此法力也归于自身?

    他想了想,关于这点,似乎不无道理!

    他眼神中顿时露出兴奋之色,觉得这简直是白捡的。

    但在下一刻,便又再度顿住,眼神中的兴奋之色,多了些许惊愕。

    “这他娘的,真的假的?”

    宝寿道长感应着眉宇之中的混沌珠,上面的功德金纹比以往更加壮大,浑厚且宽阔,显露出了神庭虚空殿宇。

    可是他感受到了一股极为奇异的波荡!

    他斩杀了大周残军炼神境统领与剑庐镇守使,已经掠夺了其法力和所学的道术,可是在这一刻,在混沌珠之上,显露出两道光芒。

    冥冥之中,宝寿道长有一种明悟,这两个光点就是两位被他斩杀的强者!

    他微微闭目,静观其中玄妙。

    自身阳神,在隐隐之中,感悟到了一条道路,就如同他当时从混沌珠之上,悟出建造道观的阵法一样,他心灵清澈,顿时明朗了什么。

    当下就见他伸手一摄,手中多了一块岩石!

    只见宝寿道长深吸一口气,阳神催动着大周残军炼神境统领死后的“印记”,送入了混沌珠之上的功德金纹内部,触及了那神庭虚空殿宇阶前千里之地,触及了……一块青玉地砖!

    嗡地一声响动!

    宝寿道长只觉阳神略感恍惚。

    然后他低头看了一眼,就见到手中的岩石,化作了一块坚硬无比,堪比幽冥锤材料的青玉地砖!

    而混沌珠之上的功德金纹,所显化的神庭殿宇,先前被他触及的那一块青玉地砖,莫名变成了一块普通的岩石。

    “他娘了个神皇的大爷!”

    宝寿道长浑身一震,充满着无法置信的神色,喃喃道:“这居然是真的?”

    他斩杀的强者,死后的印记,可以作为一种力量,去替换掉虚空殿宇之中的物事!

    他早就知道混沌珠玄妙无穷,但没有料到居然有着这等无法想象的妙用!

    他当下便又以阳神,催动着象征着剑庐镇守使的印记,落在功德金纹之上,触及了虚空殿宇的那一扇……仙材大门!

    嗡地一声!

    宝寿道长阳神一阵恍惚,只觉得剑庐镇守使的印记,被震反了回来,而且还弱了三分,黯淡无光。

    “这仙材大门的品阶过高,剑庐镇守使这位阳神境大成的强者死后所化的印记,也无法将它置换出来?”

    宝寿道长心中顿生明悟,不敢再有贪心,便将剑庐镇守使的印记,触及了神庭虚空殿宇之内,其中一座偏殿前的石狮!

    轰地一声!

    混沌珠颤动!

    剑庐镇守使印记消散!

    宝寿道长身前有一座山丘消失不见,变成了一座活灵活现的石狮!

    虚空殿宇之内,那殿前石狮有一对,左侧那一只巨大石狮,忽然就变成了一座山丘!

    而在古墟天地之间,宝寿道长伸手一按,法力运转,当下这座石狮,忽然活了过来,昂然咆哮,震慑八方!

    “这石狮通体皆是以上品材料炼制而成,虽未入仙宝品阶,但内中阵法以及炼制手法,玄妙到了极致,运用法力催动,可以达到炼神境巅峰的层次?”

    “贫道要是将它放在丰源山前,炼神境巅峰以下,谁能轻易闯山?”

    “这可是比后山用来摆设的孟山君有用多了!”

    “另一头石狮子,贫道也得找机会给搞回来!”

    宝寿道长心绪激荡,不由为之屏息,长此以往下去,这神庭虚空殿宇的材料,一件一件被他置换出来,那么建造白虹观的材料,何愁没有?

    他这样想着,忽然为之一怔,发现混沌珠之上的功德金纹,竟然缩小了,比之于先前,仅剩七成,就连上面显化的虚空殿宇,都变得模糊不清。

    置换虚空殿宇之中的材料,除了世间修行者的生命印记之外,还要消耗功德?

    先前青玉地砖,倒是消耗不大,未有细察,而如今只一座石狮,就消耗了七成功德?

    这么说来,想要将白虹观都换上神庭殿宇的材料,还要得到大量的功德香火愿力?

    这让宝寿道长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压力,当下叹息了一声。

    然而就在这时,因为先前石狮的动荡,引动了各方关注。

    此时天边一片阴云迅速而来,血腥而森冷,令人极为不适。

    阴云未至,血腥味扑面而来,令人欲呕。

    “这就是横扫古墟的修罗异族?”

    宝寿道长眼睛微亮,看着异族席卷而来。

    当头一尊修罗统领,也是达到了炼神境大成的层次,放在这古墟所在,也是上层强者,妖王级数的存在。

    阴云汇聚,覆盖而来,而那修罗统领,青面獠牙,赤发碧眼,浑身皮肤亦是青黑,有着血红色的种种纹路。

    这就是古老传说之中,诞生于幽冥的种族,邪恶与血腥的化身。

    在他身后,也是大量修罗异族,但是没有他的身躯来得庞大。

    “好个细皮嫩肉的小道士!”

    修罗统领面貌狰狞,左右扫视了一番,道:“先前的动静,是你搞出来的?”

    宝寿道长没有回话,静静打量着它。

    此时石狮已经被宝寿道长化作巴掌大小,收入了怀中,而宝寿道长一向与人为善,低调内敛,谦逊而温和,所以收敛了强盛的气息,显得像是个普普通通的年轻炼神境真人。

    “你看什么?”

    修罗统领见他目光打量,顿时大怒。

    自从被幽冥镇狱神,从幽冥大狱之中释放出来后,它们横扫古墟,掠夺一切,让古墟之中的任何生灵都无不心惊胆骇!

    莫说是修行中人,就连魔宗真传、妖物精怪、魑魅魍魉、都是避而不及,惶恐万分!

    为何这个看起来细皮嫩肉的小道士,竟然如此肆无忌惮。

    “贫道看你长得眼熟。”宝寿道长语气温和,含笑说道。

    “眼熟?”修罗统领不由一怔。

    “贫道看你长得像个门环!”

    宝寿道长倏地拔剑,当即便斩了出去,剑流席卷,诛灭妖邪!

    修罗异族被他一剑扫灭!

    而他感受着混沌珠传来的力量反哺,发现自身道行又精进了一丝。

    可是他此时更关注的,还是这修罗异族死后的印记。

    “还好,就算是传说之中,从幽冥之中诞生的妖邪魔物,毕竟也是生灵,死后也有印记!”

    宝寿道长不由松了口气,便运使阳神,将这印记送入了混沌珠之上的功德金纹里,触及了内中显化的虚空殿宇,点到了那门环之上。

    而此时的虚空殿宇之中,初代神皇不惜毁灭星辰陨石仙金来施展移星换斗的仙家道术,送走了那个年轻道士,才松了一口气。

    这位初代神皇,看着前方千里的空地,以青玉地砖铺就的大地,远看倒是未能细察,但近看却能看出一个又一个小点……若是再近前去,就能看得清楚,其实那些小点都是方形之状,长宽皆三尺三!

    那是被撬走了青玉地砖之后,留下来的空处!

    初代神皇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然而就在这时,他心中一动,隐隐觉得哪里不对,当即转头看去。

    就见远处出现了一个岩石,平凡无奇,再是普通不过。

    然而,岩石之下的青玉地砖,莫名其妙消失不见。

    “这……”

    初代神皇眼神异样,他隐隐记得,刚才那一个地方的青玉地砖,并没有被那年轻道士撬走!

    但是为何忽然被撬走了,还换上了一块岩石?

    他这般想着,心中骤然一凛,瞬息身影消散。

    下一刻,他意识重聚,身影重现,已经在神庭殿宇之内,站在了偏殿之前。

    殿前的两只巨大石狮,此刻仅存一只,而原先那只石狮所在之处,变成了一座山丘!

    初代神皇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心中顿生不安之感。

    这必然是与那年轻道士有关!

    但是那年轻道士,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只来了一次虚空殿宇,就被移星换斗大法送到了不知名虚空之处,按道理说他不可能再找到这一处虚空,也不可能再找到深层虚空之中的殿宇!

    可是现在,为何会出现这样奇异的事情?

    这位万古至尊的神色,开始变得凝重。

    就算那个年轻道士打算跟他在这里耗着的时候,他都没有这样凝重的神色。

    而就在下一刻,他脸色变幻不定,身形消散,再度出现,已经在虚空殿宇之前。

    大殿的门面,就是神庭的脸面!

    所以眼前这两扇百丈大门,皆以仙材炼造而成,价值无可估量!

    就连殿门之前的铜环,都是以仙材炼造而成,虽非仙宝层次,也是半仙级法宝!

    可是左边那扇大门的门环,此时此刻已经变成了一个土环!

    初代神皇神色冰寒,气机迸发!

    刹那之间,那土环崩散,化作了尘埃!

    在这深层虚空之中,仙神层次的宫殿,本该尘埃不染,如今却沾染了世俗尘土,简直奇耻大辱!

    但是……若此事到此为止,便也罢了,可今后真的会到此为止吗?

    初代神皇心生不安,他隐隐觉得这虚空殿宇,只怕是要遭受前所未有的灾劫!

    “若是这么一件一件被替换掉,本皇耗费无穷精力,倾尽中元境人力物力所建造而成的虚空殿宇,早晚有一日,会被他彻底换成一堆土石沙丘!”

    “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不管如何,绝不能再留他了!”

    “猎妖府主杨离?”

    “本皇定要尽早将你灭杀!”

    初代神皇低语了一声,不知怎地,声音之中似乎有一些颤动。

    不单是因为心疼虚空殿宇的材料,更是因为对于未知手段的一种畏惧。

    他得大道而成真仙,镇压中元境十万年岁月,认识到了天地的本质,见识过世间无数本领,甚至在中元境后世修行者眼中至高无上的仙家道术,足有大半是他亲手创造出来的!

    就连那年轻道士施展的星辰剑河,也是他初代神皇创造出来的仙家剑术!

    但是如今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他从未见识过的本领!

    这超出了他的认知之外!

    这让无所不知的初代神皇,有了一种惊骇之念。

    而让初代神皇心生骇意的宝寿道长,则在古墟之中,显得颇为高兴。

    只见这年轻道士手中一个圆环,伸手一抛,法力运转,化作了巨大的圆环,直击前方,轰碎了一座山峰!

    “半仙级法宝,也算聊胜于无了。”

    “原来那修罗统领没有这么高的价值,还好……连同他身后的其他修罗族,加起来足够兑换这门环了。”

    “这门环能不动用就不动用,毕竟不是用来争斗的法宝,而是用来装点门面的,还是放着罢。”

    “倒是这功德金纹,换了铜环之后,就只剩下原先的一层了,看来贫道还是得要继续解救众生疾苦才行!”

    “白虹道君祖师的信徒,光是一个青冥州还不够,得要守护整个大夏王朝疆域内的众生才行。”

    宝寿道长这般想着,收了铜环,便径直朝着大夏边境归去!

    与此同时,丰源山上的白虹道君祖师,倏忽睁开了眼睛,当即显灵。

    如今青冥州内,已有许多百姓,信奉白虹道君祖师,但只局限于青冥州之内,想要再度广传出去,遍及整个青冥州,那么便要准备好取代大夏高祖皇帝,成为国运正神!

    但这毕竟不是真身,不怕受限于众生、不怕受限于王国、也不怕受限于一域之地,便也无妨。

    “听闻你斩杀了大夏皇帝?”这位大周皇女,来到了神像之前,她早就猜测过,眼前的白虹道君祖师与宝寿道君,其实是同一个人。

    “正是。”

    白虹道君祖师微微抚须,他此前也没有过多遮掩此事,眼前的大周皇女一向心思机敏,能够知晓也不足为奇。

    而他轻抚着胡须,有一种老辈修行者俯视后辈的眼神。

    他感受着过于年轻的真身,所不具备的逼格,心中满意。

    “身在丰源山,对于外界消息,倒是颇为敏锐,看来你虽然受制于本座,也被法力封禁,可并不是断绝了与外界的联系。”

    白虹道君祖师含笑说道:“本座镇守丰源山,从未察觉到你以道术联系外界,也察觉不到外界消息来传,想必是近来山上修造道观的工匠之中,有人成为了你与大周王朝联系的工具?新来的工匠有五个,都是普通凡人,本座记得有个较为精明的青年,平日里故作木讷,想必就是他了……”

    大周皇女闻言,神色顿时凛然。

    她也未有料到,丰源山上一举一动,竟然都被眼前这尊神像察觉。

    就连那些普通凡人工匠,竟然都一清二楚!

    “既然你与外界早有联系,就应该知晓本座在无形之中,又救了你一命。”

    白虹道君祖师缓缓抚须,出声说道:“你舅舅章之玄陷于古墟,至今生死不知,而十万大军几乎折损殆尽!你两位皇兄随军离京,昨日因违逆军令,被你的叔公,当今阳神境巅峰的宣王斩杀于阵前!而你的母妃,今晨服毒自尽!若不是本座将你扣在丰源山,想必你也已经死了!”

    大周皇女听着这一桩桩的事情,神情依旧冷漠,但是眼神之中,浮现出了仇恨与杀机,她面无表情,缓缓道:“那你是否又知道,大周皇陵毁了,内中棺椁之中,走出来一个本该死了上千年的老辈人物?”

    白虹道君祖师看着她的眼神,顿时沉寂下来,问道:“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