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贫道真不想搞钱啊 > 第百九三章 你这熊崽子就是六代观主?
    大周皇陵毁灭,从棺椁之中走出一个千年老怪?

    千年之前,有资格躺在大周皇陵之中的,屈指可数!

    但出乎宝寿道长意料之外的是,此次复生出来的,并不是大周开国皇帝!

    “白虹观的创始者,也即是你这一脉的初代祖师!”

    大周皇女神色复杂,缓缓说道:“这位初代观主,与大周王朝的开国太祖,相交于微末之时,一路扶持太祖皇帝,助他创立大周王朝,统合半个中元境!大周得以创立,他既是出谋划策,也曾冲锋陷阵,功勋卓著,乃是开国功臣!在千年之前,便已经寿尽而亡,而太祖皇帝视他为兄弟手足,不顾朝臣反对,将他葬入皇陵!”

    千年之前,葬入大周皇陵!

    可时至今日,初代观主复生了!

    这简直无法想象!

    强如阳神境巅峰的强者,无论是否具有伪仙级战力,寿元岁数最高也在千年以内!

    古往今来,也只有历代神皇,身合道果碎片之后,寿数可以超过千年,但是也只能延寿五百!

    其中岁数最高的二代神皇,活到了一千五百岁,已是除却仙神之外,有史以来寿数最高的人物!

    而宝寿道长心中亦是明白,实际上所谓的二代神皇,仍然是初代神皇,就算以真仙的意识,合上道果碎片之力,也只能让二代神皇的阳神境巅峰肉身,维持到一千五百年!

    那么初代观主呢?

    这让宝寿道长陷入了沉默之中。

    于是在大周皇女面前的白虹道君祖师便随之陷入沉默之中。

    而大周皇女,神情依旧,再度说来。

    “太祖皇帝,于年少时与他结交,根据史书记载,是十七岁!”

    “而当时白虹观的初代观主,面貌仍然年轻,但具体岁数,无人知晓。”

    “初代观主寿尽之后的十二年,太祖皇帝也寿元耗尽而亡,享年九百七十二岁!”

    “从他与太祖皇帝结识,到他葬入皇陵的那一年,经过了九百四十三年!”

    “当年你白虹观的这位初代祖师,恐怕已经超过了上千岁!”

    “而在如今的千年之后,他又重现于世!”

    “想必你也很好奇,这位初代观主是如何复生的!”

    大周皇女缓缓说道:“我很好奇,初代观主在遇见开国太祖之前,又是什么样的身份?他在此之前,究竟又存活了多少年的岁月?”

    白虹道君祖师沉默不语。

    大周皇女再度说来。

    “白虹观一脉单传,你如今声名鼎盛,想必你这位初代祖师,已经关注到了你。”

    “而白虹仙剑,也曾经是他的佩剑!你应该知晓,仙宝层次的宝剑,就算是对于仙神而言,也极为珍贵,他老人家仗着此剑横扫天下,而今复生归来,失去这一柄仙剑,本事难免削减,你猜他会不会来寻你这徒子徒孙?”

    大周皇女神色平静,静静看着眼前的白虹道君祖师。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白虹道君祖师抚须笑道:“他老人家若是归来,从此福荫后辈,惠及徒子徒孙,如何不可?”

    “若他来者不善,是夺你基业的呢?”大周皇女再度问道。

    “先前你曾经提过,白虹观一脉单传!”

    白虹道君祖师抚须说道:“你可知晓,白虹观历代传承,没有门规,但有一条,从未改变!”

    大周皇女闻言,不由怔了一下。

    白虹道君祖师淡淡道:“每一代观主,都会默默为下一代观主铺就道路!虽然到了贫道这一代,老观主浪荡不羁,没有十足把握就去送死,但仍然在紫金宝塔留下了只有下一代观主才能打开的传承!这种宗门惯例,是从初代观主开始的!”

    大周皇女忽然想到了白虹观三代祖师逃出大周王朝之外,便是因为有二代祖师留下来的种种手段助益!

    “倒是你……”

    白虹道君祖师便又问道:“初代祖师复生,与章氏一族被打压,有何关系?”

    大周皇女沉默了半晌,才道:“白虹观初代祖师复生之后,便去了章氏祖祠!在第二日,我两位皇兄,被宣王斩于阵前!据宫中消息,当今大周皇帝,是知晓了白虹观初代祖师复生并前往章氏祖祠后,才授意宣王斩杀两位皇兄……”

    白虹道君祖师缓缓道:“就算这两件事情有所关联,可也不是初代祖师授意大周皇帝害死了你两位皇兄!”

    大周皇女看了他半晌,然后说道:“我查清了大周边境的兵力部署以及军阵调用之策!还有,我可以告诉你,关于大夏皇室的老祖逃向古墟之后的踪迹,在他手中有无极魔宗两大仙宝!除此之外,还有……南景侯的踪迹!”

    白虹道君祖师闻言,沉默了一瞬,问道:“你想要什么?”

    大周皇女神色复杂,然后说道:“宣王的首级!”

    白虹道君祖师未有回应,静静回到了神台之上,端坐如旧,化作一尊神像。

    而就在此时,大夏边境所在。

    忽有一道身影,瞬息掠过。

    此人狼狈不堪,气息急促,手中提着一柄紫色的剑胚,凌厉锋锐已经超出了上品法剑应有的范畴。

    他真是大周王朝的南景侯,阳神境层次的人物!

    时至今日,他已经知晓,手中这一柄紫色仙剑的剑胚,居然是宝寿道君从剑庐中取来,赠予九霄仙宗一名女弟子的礼物!

    在京城之时,他一直在搜寻大夏的谋划,所要筛查的消息可谓堆积如山,当夜便已筹划攻打皇宫,根本不知道白猿公府上,宝寿道君麾下的焦鹤观主送礼一事!

    如此说来,他当日随手灭杀成千上百人,唯一的那个活口,就是深受宝寿道君看重的九霄仙宗女弟子!

    此时他心中万分颤动,隐有恐惧之意。

    可是细想过来,就算他知晓此事,也未必就会留手,因为当时在他眼中,宝寿道君必死无疑!

    此前他定然不敢得罪那位能够直面大夏王朝众多高层强者而全身而退的宝寿道君,可是他遁出京城的时候,大夏皇帝已经融合了道果!

    宝寿道君在此之前,堪称无敌于世!

    但是在大夏皇帝融合道果之后,已经堪称神皇!

    面对三千年来诞生的新任神皇,强如宝寿道君也不可能存活!

    因为古往今来九千年,神皇的头衔,便是无敌的象征!

    但是如今消息传来,大夏神皇已经被宝寿道君斩杀!

    真正无敌的,仍然是宝寿道君!

    “苏某怎么就如此倒霉,随手运使了吞血神功,就彻底得罪了宝寿道君?”

    南景侯脸色难看,手中的紫色剑胚,有些像是烫手的山芋。

    但已经得罪了宝寿道君,他自知没有回旋的余地,就算抛了这半仙级的紫色剑胚,也抹消不了这一桩事情!

    而在他身后,是丰源山的战船!

    驾驭战船的是白虹观分支,星罗分观之主焦鹤,炼神境的修为!

    他不把焦鹤放在眼中,但是战船之上,还有九霄仙宗太上长老!

    他不敢恋战,恐被宝寿道君追杀上来。

    但好不容易摆脱了丰源山的战船,却被一个短手短腿的熊崽子跟上了。

    那熊崽子拎着一支锤子,屁颠屁颠跟在身后。

    也不知它用了什么方法,无论他怎么逃、无论他如何改变方向、无论他是腾飞九霄还是遁于江河之中,总会被那熊崽子追上!

    “该死!”

    那熊崽子分明只是炼气境巅峰的修为,根本也奈何不了自身这尊阳神境的真人,可偏偏它悍不畏死,还死不罢休,至今仍是紧追不舍!

    他一开始怕斩杀了这熊崽子,惹得宝寿道君怒火更盛。

    后来被纠缠得恼火,自觉已经得罪宝寿道君,已经无法调和,干脆一狠心,转身过来,就要轰杀这熊崽子。

    但是这熊崽子头顶上悬着的宝塔,呈紫金之色,光芒垂落,无比稳固,万法不侵,居然坚不可摧,让阳神境的强者,都无法攻破!

    这紫金宝塔竟然是用以防护的仙宝!

    他听闻过这紫金宝塔,但以为小熊仔头顶上的,应该是仿品,未有想到居然是真正的仙宝!

    宝寿道君迎战大夏神皇,必然是倾尽全力,应当是攻守兼备,怎么可能将仙宝留给了这熊崽子?

    而且留下仙宝也就罢了,炼气境的修为,哪怕有仙宝加身,也挡不住阳神境强者的攻伐,他苏景哪怕打不破这仙宝,震都能将它震得脏腑移位,七窍流血,死于非命!

    可是这熊崽子根本没用自身真气驾驭紫金宝塔,而是宝寿道君在仙塔之中留下了大量的法力!

    宝寿道君不知多么在意这头熊崽子,对它的保护简直过分到了极点!

    “就算是亲儿子,也没见过这样的!”

    苏景心中憋着一股郁气,堂堂阳神级数强者,大周王朝的南景侯,居然被一头熊崽子撵着跑。

    偏偏他还不敢跟这熊崽子耗下去,否则焦鹤驾驭战船而来还好说,就怕宝寿道君杀上来!

    他这样想着,见到前方一条大河,当即身化光芒,纵身跃入,逆流而上,朝着大周王朝的疆域而去!

    过得未有多久,便见一头小熊崽子,屁颠屁颠从林间跑了出来。

    它高只有两三尺,扛着个大锤子,头上顶着个紫金宝塔。

    “人呢?”

    小熊仔恼怒道:“怎么跑得比兔子还快?”

    它鼻翼翕动,抽了抽鼻子,凭借神通一样的天赋,顿时看向前方的大河,顿时面露难色。

    它低头看了看,满是为难。

    它已经憋了三天三夜。

    这一路上共有七次追上南景侯,但是南景侯前三次跑得比兔子还快,后面两次出手,南景侯见打不破紫金宝塔,便又转身就走,再后面两次,也是一个照面,当即就逃。

    它熊小爷找不到尿杀大敌的机会,过了这三天来,已经憋得脸都青了,就连脸上的绒毛都遮掩不住它的脸色。

    它看着这大河,想着要是游着追上去,忍不住就得尿河里。

    沿着河流追上去也难受,这潺潺水声就跟有人在嘘嘘一样,让它觉得更加尿急了。

    熊崽子忽然怔了一下,偏头看了过去。

    就在河流的上游,只见一个老不羞的家伙,在那里朝着河流嘘嘘!

    这让小熊仔不禁握紧了幽冥锤,觉得更尿急了,当即怒道:“哪里来的老不羞,随地小便,不讲公德!”

    那老者一脸无辜,看了过来。

    他身穿白色道袍,须发白如雪,显得道骨仙风。

    但这位道骨仙风的老人家,却正在做世间红尘所有人都会做的俗事。

    “哎呀?小熊崽子也会说话啊?”

    白袍老者打量着这小熊崽子,一脸的惊奇,说道:“话说回来……你这是什么品种?”

    分明是个熊崽子,还不满周岁的大小,浑身冒着稚气,但它身上具有强烈的龙威!

    而且它眼眸呈金黄之色,头顶生角,还长着一条尾巴!

    它身上具有极为纯粹的真龙血脉!

    如果不看它的长相,单凭它的气息,定然会错认为是一头幼龙崽子!

    “你又不买,管我是什么品种呢?”

    小熊仔哼了一声,扛着幽冥锤,转身就沿着河流而去。

    白袍老者看着它屁颠屁颠地一路小跑,尾巴左右晃荡,忽然抚须而笑,抬起脚步,就跟在那小熊仔身后。

    他脚步轻缓,如行云流水,远远跟着这头小熊仔,距离百丈,不远不近。

    而小熊仔一路追索南景侯的踪迹,总觉得哪里古怪,忽然往后看去,不由得吓了一跳。

    先前那白袍老者,无声无息,连气机都仿佛并不存在,根本感应不到他的痕迹,只有肉眼看去,才能看见他的身影。

    “你跟着熊小爷干什么呢?”

    小熊仔眼神之中充满着警惕,说道:“你对小爷图谋不轨?”

    这般说着,它不动声色把锤子放在一边,时刻准备着要一尿将对方击杀!

    而这白袍老者停住脚步,抚须而笑,说道:“这河道又不是你的,老夫就只是沿河而行,怎么就不行啦?”

    小熊仔顿时气得不行,拎起锤子就要砸人,但又觉得这老家伙深不可测,怕是用锤子打不过,可是老爷只留下了一道剑气,要是用来要尿杀这个老家伙,那南景侯该怎么办?

    真要放走南景侯不成?

    那么方玉的仇何时能报?

    还有被抢走了的仙剑的剑胚,何年何月才能取回来?

    把唯一压箱底的攻伐剑气,用来弄死了这个老家伙,岂不是亏大了?

    小熊仔一时间有些犹疑,然后问道:“老爷子,你在猎杀榜上排名多少啊?”

    这白袍老者错愕半晌,然后才道:“什么猎杀榜?”

    小熊仔比他更加错愕,说道:“你居然不知道猎杀榜?”

    然后一人一熊,一老一少,面面相觑,神情古怪,眼神茫然。

    过得半晌,才听白袍老者迟疑着道:“你是不是想尿尿?”

    小熊仔闻言,当下欲言又止。

    白袍老者又再度打量了它片刻,忽然笑道:“你这本事是怎么来的?居然有人在你体内藏了一道剑气,给你当保命的本事?”

    小熊仔顿时一怔,未想眼前这白袍老者居然看穿了自己体内的剑气?

    “憋久了不大好,万一剑气控制不住,把你自己捅穿了怎么办?”

    白袍老者笑着说道:“你还是去河里罢……”

    小熊仔狐疑道:“你是不是想骗小爷,把河给冲断了,泄了这剑气,然后你要抓小爷?”

    白袍老者不免愕然,旋即哈哈一笑,说道:“你这剑气很强,世间挡得住的修行者不多,不过应该杀不了老夫,不然你试一试?”

    小熊仔连忙摆手,说道:“这样不好,我家老爷说了,不能滥杀无辜!你又不在猎杀榜上,换不了钱的,就这么无缘无故把你尿死了,实在无辜!”

    白袍老者沉默片刻,然后说道:“老夫活了很多年,你要是能把老夫弄死,也算老夫的福气……你看老夫腰间的乾坤袋,里边有十箱陪葬的金银珠宝,要是你把老夫打死了,全都归你,就当是老夫雇你杀的,你看行不行?”

    小熊仔怔了半晌,呐呐道:“还有这种要求?”

    它这样一想,顿时释然,说道:“你自己说的啊,先立个字据,不然我家老爷铁定认为我滥杀无辜。”

    白袍老者十分无奈,然后立下字据,言明自愿承受龙熊崽子尿中一剑,生死不论,并给予十箱财宝,权且作为酬劳。

    小熊仔接过字据,左右翻看,当下满意,折了起来,收入袋里,然后说道:“准备好了啊!”

    它立时岔开双腿,然后在双腿之间,迸发出一道光芒强盛,而味道强烈的剑光!

    轰隆!!!

    剑光强盛到了极点!

    白袍老者神色渐有凝重!

    然后便见无尽剑气波荡,掀开了来,将周边林木土石,尽数毁灭,就连河道都为之断流!

    而那白袍老者,站在原地,却神色复杂,未有动弹。

    “没死?”

    小熊仔浑身一震,暗道亏了。

    这尿剑发出去了,没能弄死对方,十箱财宝的酬劳也没了,岂不是亏大了?

    “……”

    白袍老者神色古怪,抬起袖子闻了闻,一身水渍带着尿骚味,当下一脸嫌弃,说道:“你上火了啊?”

    “这不是憋了三天嘛?”小熊仔恼怒道。

    “这倒也是。”白袍老者哑然失笑,旋即似乎想到什么,神色肃然,说道:“不过,这剑气虽然纯正,可是剑道却有些剑走偏门,看来是白虹观的传承有了些变化……你家老爷是第几代观主了?”

    小熊仔听得这话,有些惊愕,过得片刻,才又出声说道:“我家老爷,乃是丰源山白虹观第五代观主,宝寿道君!我告诉你啊,我欠着我家里老爷好几亿两银子呢,你可别想宰了我……”

    “第五代观主?”

    白袍老者却陷入沉默之中,过得半晌,便又指着它脑袋上的紫金宝塔,沉吟着说道:“你这熊崽子就是六代观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