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大道南行 > 第一百六十六章 老“熊”孩子了
    老小孩老小孩,是不是当一个人到达一定的年龄之后,这脾性就变得和一个小小孩一样。

    美其名曰——童心未泯?

    可以,这很好。可是如果这老小孩要学着做一个熊孩子的话......温子念觉得他并没有这么好的耐心。

    他们想做一群童心未泯的孩子,温子念帮不了什么,可是这做熊嘛......温子念觉得送上两只熊猫眼,并不是很难!

    于是温子念拧了拧手腕,活动活动筋骨并撸起了袖子。

    五个老小孩见状,渐渐眯起了眼,笑呵呵道:“小朋友,你是什么时候过来的?我怎么从未见过你?”

    温子念答非所问,叉腰站在五人身后,嘟嘟囔囔道:“这应该是场梦吧!在梦里殴打老人,应该不算什么事儿吧?应该没人会道德绑架我吧?”

    五人搓了搓牙花子,笑容满面,暗中卷起了袖子。

    “不行不行,常言道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就算是梦,咱也要讲讲道德才是!”温子念赶紧压下这个可怕的念头,深吸几口烈日下的暑气,望着五个老“熊孩子”咧嘴一笑。

    敌不动,我不动。

    五人咧咧嘴,悄悄松了口气,心道:“学术研究我们不惧天下任何人,可是这动手打人就...不是很擅长了...当然,如果可以下药,就另当别论!”

    “那个,你们在这儿干嘛呀?”温子念眨巴眨巴无辜的大眼,好奇道。

    红袍老头咧咧嘴,说道:“也不知中了哪门子的邪,我们老哥五个祭炼的大门突然间碎了一地,这...碎就碎了吧,还修不好!”

    “唉,真是叫人惆怅......”

    温子念挑了挑眉:“哦?会不会是进贼了呢?”

    “大有可能!”白袍长老出声了,捻着胡须却很是不解,“先不说咱这祖洲四面临海,距离最近的陆地,也是有好几百里的距离,贼人怎么可能悄无声息摸上祖洲?就算真的穿过几百里的海峡,再穿过严密的守卫,顺利来到咱这玉壶洞......”

    “可是贼人总不可能来这里,就为了拆一道门吧?里面山洞里藏着的丹药,一枚也不......唔~~”

    黑袍老头闻言,一把捂住白老头的嘴,瞪了一眼道:“闭嘴吧你!”

    温子念瞪大眼珠子,有些懊恼的挠了挠头:“啥?里面还有丹药?”顿了顿又小声嘀咕,“我怎么没看到?可惜可惜了......”

    温子念觉得的自己好像错过了什么。

    毕竟用符石炼制出来的药丸,不管是啥都应该很值钱呐!

    五人闻言,齐齐扭头望来,像是没有听见温子念的嘀咕,迷糊着脸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的打量着温子念。

    白袍老头问道:“你真的是刚刚过来的?可是最近一次过来人,还是我家小孙女一行人啊,不过......也没听谁说,这一次还有新人要来呀?”

    “啊哈,那个...我才刚刚过来,就被人拖去...拖去.....呀,哪儿!”温子念四下望了望,指着玉壶洞背后巍峨大山说,“对,就是哪儿!”

    说起大山,温子念就太熟悉了。

    指着苍茫山脉拍了拍胸脯,心有余悸的说:“这山路真的太难走了,到处都是蛇啊,虫啊,老虎什么的,太可怕了!”

    五个老头齐齐皱了皱眉,将五颗白花花的脑袋凑到一起,嘀咕道:“山里有老虎?”

    “没有吧?”“有的有的,我听娃娃们说起过,里面还是有

    (本章未完,请翻页)

    老虎了!”“什么?我怎么没听说过?”“你天天猫在洞里,听谁说?听寂寞说吗?”“那娃娃们还朝山上跑?这不是往虎口里跳吗?”“你家孙女还不是天天跑?怎么不见你担心?”“那有啥的,我孙女有人师父,可你们呢?呵呵呵呵,孙女都没有!”“呸,闭嘴吧你,回头老子也去捡一个!”“再怎么捡,都没我孙女好看!”

    “耶——”

    “咳咳~”温子念咳嗽几声,五个老头闻声,神色一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扯过一块石板盘膝坐好,抚须而笑。

    白青黑红黄一字排开,如世外高人端坐蒲团。

    要不是温子念将这一切的变化尽数收于眼底,他都忍不住要膜拜膜拜。

    转变的速度之快,看得温子念挠头不已。

    “小朋友,你想不想做一个不老不死的符师?”“你想不想当一名百无禁忌的符师?”“你想不想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你想不想人在家中坐,钱朝天上来?”

    “来吧,随我们进洞!”“洞里有你想要的生活”“洞里,有天下人的向往!”“洞里,有无数条通天大道,等着你策马奔腾!”

    “来吧孩子,随我们进洞!”

    温子念挠了挠头:“额,你们...不修门了?”

    五人沉默不语,过了好半晌突然有转过身,又将脑袋挤在一起,嘀咕道:“他说的对啊,要是门修不好,待会他跑了怎么办?”

    “是极是极,所以这门得修,必须修!”

    “白老头你再好好说说,怎么回事儿?”

    “你试试不就知道了!”

    “哦~也是!”“让开让开,都给老夫让开...额,小朋友你让一让,待会要是被什么花花草草砸到了,就不好了。”红袍老头性如烈火,心中一念便是点点星火,一念起便是星火燎原,忍都忍不住。

    “起——”红袍老头站在玉壶洞前,伸手轻轻那么一拖,地上大大小小的碎石便随着一声轻喝,纷纷悬浮而起,眨眼功夫便凝聚成了大门的模样,而且看不出半点拼凑的痕迹。

    仿佛这扇门从没有因为或这或那的原因,碎成一地。

    红袍老头满意的拍了拍手,抚着胡须斜眼撇向白袍老头,得意洋洋的不行。

    白袍老头冷哼一声,将头扭到一旁,心中默数:“一,二,三!”

    哗啦——

    红袍老头手一抖,险些掐断一嘴的胡须,扭头望向老头子们,除了白袍老头咧着缺了门牙的嘴,笑得开心无比,其余三个也如他一般,看着地上的狼藉,有些迷糊。

    白袍老头指着地上碎裂如初的石门说道:“呐,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你们说,这是为何?”

    温子念吸了吸鼻子,取下身后的木剑,将其藏在树下的灌木丛中,背着小手吹起了口哨。

    五个老头又围在碎石前,顶着满脑子的疑问讨论着种种可能。

    温子念见状,摇了摇头走到近前。

    伸手扒开两个白花花的脑袋,捡起一块碎石掂量掂量,歪着头装模作样想了半天:“嗯,这石头里有六中截然不同的力量,其中五个呢,虽然不一样,可是相辅相成,有些像传说中的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如此往复浑然天成。”

    五个老头对视一眼,微微点头,眨巴眨巴眼睛嘀嘀咕咕道:“要不,就不带他进洞了?”

    “我看妥,万一吃多了,药傻了多可惜!”

    “不过......”温子念扳着脸,很是严肃的说,“里

    (本章未完,请翻页)

    面的第六股力量就很调皮了,像一个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不害怕的稚童,逮谁揍谁,打得五股力量到处乱窜!”

    “所以当你们打算用其中一种力量梳理梳理石门里的力量,这第六股力量就会不爽,就会逮住刚刚进来的力量一顿胖揍!”

    老头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眯着一双豆豆眼,疑惑满满。

    什么第六股?你看见了吗?

    我没有,你呢?

    好巧,我也没有。

    那么,问题来了!

    “小朋友,你是怎么感觉到这些石头里,存在着六股力量的呢?”

    温子念高高扬起头,得意道:“纯属个人天赋,教你们,你们也学不会。”

    青袍老头道:“你想多了,我们几个老头子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饭都多,怎么可能不知道这其中有第六股力量呢?我们好奇的是,你如何处置这第六股力量?”

    “简单!”温子念打了个响指,丢下手里的碎石说,“你们五个人同时出力,将那第六股力量围堵猎杀,就地消化不就得了?”

    五个老头恍然大悟,心道:“对哈,怎么没想到呢?”,不过嘛...身为整个祖洲说话顶天的角色,怎么能让一毛孩子这么得意呢?

    相互对视一眼,暗暗点头。

    啪啪啪啪啪——

    温子念龇牙咧嘴捂住头,一脸的迷茫。

    “要你多嘴!”“是不是想吃药了?”“早说嘛,早说不就得了!”“药,管够!”

    五个人围着温子念叽叽喳喳数落了一阵,甩一甩袖袍凝聚出一股五彩斑斓的绳子,将温子念捆在了树上。

    “小朋友乖乖坐好,等我们修好了门,再带你进洞探一探路。”说完,五个人围在洞门前,各自服下一枚丹药,微微点头道:“准备好了吗?”

    “可以!”“妥!”“没问题!”“嗯!”

    “那就,来吧!”

    “喝!”“起!”“敕!”“着!”

    洞门前树上捆着的温子念,试着动了动,觉得还好。看上去这绳子玄妙得不行,五种力量相辅相成,可以将世间所有分解为五行当中的其中之一,反过来壮大其余四种。

    换言之,如果有人想要以蛮力破坏,只会落得越来越结实稳固的境地。

    不过常言道一气化阴阳,阴阳演五行。先有的一气,再有阴阳,其次才有的五行。五行之下的天地万物,自然不能摆脱五行的束缚。可是五行,可管不了阴阳。

    就更别提阴阳之上的一气了!

    什么一气?

    先天一气,也称为元炁。

    元炁,才是世间所有的根源所在。

    真正的元炁,是不被世间任何规则所约束的。

    恰好,温子念就有一口先天元炁。

    虽然这口气他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也不知道纯粹不纯粹,不过这欺负欺负阴阳五行嘛......还不是吃饭喝水一般的简单随心?

    虽然如此,温子念还是觉得,不要搞这些小动作了,免得被五个老头围殴。

    被老头儿打和打老头儿,在道德上来讲,高度有些不太一样.

    再有就是这五个老头还......蛮有意思的呢。

    温子念吸了吸鼻子,乖乖靠着树站好,趁着老头们忙着修门,他又一次哼起了口中奇奇怪怪的调子。

    “桃叶儿嘛尖上尖~”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