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无敌蛇皇 > 第25章 杀了便杀了
    就在刚才,涂小安开口人言,他为什么能有恃无恐,因为这个陈高在他眼中,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死人是会帮他保守秘密的。

    既然你想抓我换钱,那么我就不需要对你客气,况且陈高本来就不是一个好东西。

    涂小安不需要愧疚什么。

    杀人的感觉是什么,也不知道是变成了冷血动物,还是怎地,他忽然想感受一下杀人的快感。

    “嘶嘶...”

    涂小安暗中不断的控制周围的毒蛇进攻,陈高的脸色已经变的苍白病态起来。

    因为不过一会儿的工夫,他已经被不同的毒蛇咬了不下十口,他所吃的解毒药根本就没什么效果。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错了,我不抓你了”

    陈高眼睛里含有一种被追捕的恐怖之气,他的嘴唇和面颊惨白而拉长了,周围一条条毒蛇拼命的对他进攻,他根本提防不了。

    此时,身体传来了一阵无力的虚弱感,他感觉到死神的召唤。

    在他眼中的畜生,现在成了他的催命符。

    “畜生,你要我死,我也不会让你好过,大不了同归于尽!”

    陈高忽然发狠起来,看着不远处外围的那条银白蛇,他眼中一抹凶厉,既然不管不顾的朝着银白蛇冲来。

    将身边的毒蛇全都给无视了。

    涂小安原地不动,心中冷笑,同归于尽是不可能同归于尽的,也不存在的。

    他这不是孤注一掷,而是等于放弃抵抗,陈高发狠的还没冲向前几步,他的大腿,他的腰间,他的手臂上,全部挂上了毒蛇。

    这一张张蛇口,那一幅幅毒牙带着森然的毒液刺入他的皮肤,然后游走在他五脏六腑。

    一步,二步,三步,陈高身上的毒蛇挂着越来越多,他的脚步愈发的沉重无力。

    “啪...”

    他倒在了涂小安这条银白蛇的一丈之内,瞬息间,身上堆满了毒蛇,只将陈高的一个脑袋给露了出来。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陈高临死前看着那条蛇,这蛇真的是成精了吗。

    “告诉你一个秘密,我是人”

    银白蛇再次口吐人言,陈高目光圆瞪,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又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不管你是什么,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陈高现在的声音透着无尽的虚弱跟苍白,好像是一个迟暮的老人,说一句话,都要用尽全身力气。

    他的身上堆满了毒蛇,毒蛇在他身上不断的窜动,一条条纠缠在一起,画面细思极恐。

    让人看一眼都想呕吐。

    蛇毒现在已经在摧残陈高的生命力,毒素彻底发作。

    半响,只见陈高身体开始出现痉挛,口吐白沫,紧接着便是七孔流血,样子看着比厉鬼还要可怕。

    他的身上不知道出现了多少被毒蛇撕咬后的伤口。

    阿...!

    陈高猛然大叫一声,一头栽了下去,瞬间连脑子也被毒蛇给淹没了。

    涂小安淡漠的看着,然后转头游曳离开,心中一丝感觉都没有。

    一个人就这样的被他残忍的杀死,他也没什么涟漪,陈高这种人死了就死了,谁让他来招惹自己。

    想抓我这条蛇来换钱,也要你有这个命。

    一天之后,陈高的尸体被上山的捕蛇人发现,顿时在白镇掀起了一阵轰动。

    捕蛇人被毒蛇咬死,这种事情并不罕见,可谓比比皆是,但如陈高死的那么惨的,却还是第一个。

    被人发现的时候,他的身上还有一堆的毒蛇不舍得离开,甚至将他的身体当成了蛇窝。

    看到这种画面的人,无不晚上做恶梦,太可怕了。

    人们不禁暗暗的猜测,陈高是招惹了一个蛇窟中的毒蛇吗,怎么会死的那么惨,被那么多毒蛇攻击。

    这件事情,一下子成为了白镇挥之不去的噩梦,在之后的一个月内,佘山居然没有捕蛇人敢上山去捕蛇。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涂小安从佘山离开,然后一个小时后,出现在了自家的后院,小八一看到这条蛇,就兴奋的上来狂舔,显的非常的亲密。

    “笨狗,离我远点,脏死了”

    涂小安顿时无语,翻了翻白眼。

    他回来的时候发现老姐居然还没有回来,这都快要旁晚了。

    老姐今天是去哪了。

    涂小安有点放心不下,没兴趣跟小八玩耍,游到了家中,发现老妈在做晚饭。

    咳咳...!

    一边做,她一边咳嗽,听的涂小安的心揪成一团。

    “老妈的病真是越发的重了,必须治疗,不能在耽搁了”

    涂小安每听到一声咳嗽,他就非常的心疼,心想着,如果自己还活着,老妈的病绝不会那么的日益严重。

    他很想冲动的上去相认,告诉老妈,自己还活着,自己现在就守护在她的身边。

    涂小安现在是可以去相认的,他这条蛇已经会说人语,但他不敢,借他一个胆,他也不敢。

    他可以在佘山面不改色的残忍杀死一个人,可他真的不敢跟自己的母亲相认。

    怎么相认,说自己这条蛇,是他的儿子,简直太可笑了,滑天下之大稽。

    她老能接受的了这种刺激吗,涂小安不敢赌,赌不起。

    旋即,涂小安游到了大门口,心里想着还是先跟老姐相认吧。

    外面的天彻底的漆黑一片,涂小安这才见到一个娇瘦的影子拖着疲累的身子走来。

    “妈,我回来了!”

    涂小月,一进门就开口。

    温秋看着自己的女儿,连忙开口:“月儿,这一天你都干什么去了,是去找工作了吗”

    “嗯,去转了转,也没发现什么好工作!”

    温秋安慰道:“没事,慢慢来,出去了一天,肯定饿坏了吧,来吃饭吧”

    桌子上只有两盘素菜,两母女就这样简单的吃起了饭。

    涂小安在一个隐蔽的角落看着,看着两盘素菜让他揪心,家里的条件现在是真的很糟糕,老妈身体不好,应该吃点有营养的食物。

    “月儿,今天美琳来了”温秋想了一下,选择说这件事情。

    涂小月抬头,冷冷的道:“她来做什么”

    涂小安听着老姐的语气,想着老姐心中应该对美琳姐有一点怨气。

    她认为是美琳姐当初怂恿自己去山上捕抓传闻中的吸血蛇,才会丢掉小命。

    “她给我们家送了一大笔钱,整整十万”温秋叹了一口气的说。

    涂小月一下子放下筷子:“我弟弟就命就值十万块吗,当初不是她,小安会上山丢了小命”

    “月儿,不怪她,你弟弟是什么性格,你还不了解吗,他想做的事情,谁拦得住他,他不想做的事情,也没人能勉强他”

    呜呜....

    涂小月忽然眼泪顺着面容涓涓而出:“妈,我知道不能全怪她,但我就是心里气不过,我小弟才多大啊,就这样的没了”

    弟弟一走,家里的全部重担就压在了涂小月的身上,她怕自己撑不住,她担心老妈的身子会越来越不好。

    温秋沉默了,默默的吃了一口饭,没有声音,但唯有眼泪,扑簌扑簌地落下来,然后她用一直发抖的双手捂住眼睛,过了好半天,才缓缓地慢慢地移开,一秒钟如同度过了整个春夏秋冬一样。

    “妈,对不起,是我不好,我不该说这些”

    涂小月看到老妈在哭,顿时慌乱了,暗暗抽了自己一个嘴巴,她真是哪壶不该提哪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