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无敌蛇皇 > 第49章 肺癌晚期
    目前,涂小安的系统中已经进化出了35只杀人蜂,按照十只为一单位进化,他现在就可以事先进化出三只拥有电属性的电蜂。

    “系统,我要合体进化出电蜂!”

    涂小安现在对这个合体进化功能爱的不行,没多久,一只崭新的电蜂闪亮登场,依然是通体紫色条纹,非常的美观。

    等级是5级,体型为10公分。

    跟电蜂王比还逊色不少,体内也才蕴含三道雷电。

    但是涂小安已经非常的满意,又是一会儿,他将杀人蜂全部给进化了,眼前悬浮这一大三小的电蜂,非常的有意思。

    也因为涂小安“不务正业”的进化,一下子消耗了2500的能量值。

    劈...劈...劈...!

    一下子四道纤细的闪电从涂小安的眼前顺势劈下,水泥地上出现了四个小坑,白烟寥寥。

    无敌了,自己真的无敌了,有了这个手段,自己可以去找那条传闻中的变异吸血蛇报仇了。

    稍后,他一看能量值,只剩下700点,系统中的杀人蜂也只有五只,不够在进化电蜂出来,他只能利用剩下的700点能量值,先进化五只杀人蜂出来。

    有了电蜂,涂小安突然觉得杀人蜂弱爆了,人都是喜新厌旧的,拥有电属性的蜂类,岂是射出蛰针的杀人蜂能比。

    接下来,涂小安不断的进化杀人蜂出来,随着进化到第五只的时候,外面响起了一阵脚步声。

    “她们回来了”

    涂小安蛇瞳一闪,旋即看着老妈跟老姐一脸疲惫的回家,他也没有刻意的躲起来,因为现在根本不需要。

    但奇怪的是,老妈跟老姐好像心事很重,对于盘踞在门口旁边的银白蛇视而不见。

    顿时间,涂小安心头笼罩的阴影越发的沉重,因为老妈对他条家蛇很重,甚至是带着敬畏的,平日来看到都是毕恭毕近似的。

    “月儿,饿了吧,妈现在给你做饭”

    温秋一回家,就准备动手做饭,涂小月连忙道:“妈,还是我来吧,你也累了一天先回房休息会”

    温秋摇了摇头,本想坚持,但一阵没来由的咳嗽声传出,愈演愈烈,让她的身体都颤抖了起来。

    “妈,你快去休息,饭就交给我”

    涂小月心疼的看着老妈咳的满脸病态,脸色差极了。

    “那辛苦你了”温秋有气无力的开口,然后微微佝偻的身子朝着内屋走去,边走边咳嗽。

    老妈回房之后,涂小月脸上晶莹的泪珠,像断了线的珍珠,无声的滚下面颊,娇躯都在微微的颤抖。

    “姐,妈怎么了,妈的病是不是很严重!”

    涂小安这条银白蛇骤然出现在默默流泪的她眼前,涂小月看到银白蛇,眼泪更是绝了堤一样的汹涌。

    “小弟,你别问了”

    此话一出,涂小安更急了:“姐你快说啊,检查的结果是什么”

    涂小安答非所问,眸中尽是无尽的悲伤,声音带着惶恐:“小弟,妈恐怕要离开我们了”

    “离开?”

    那瞬间,一双蛇瞳直瞪瞪地看着涂小月的脸,有点不敢置信。

    “妈的咳嗽病已经是肺癌晚期了,医生说妈的时间恐怕不多了”

    这句话说出,涂小月的心疼得像刀绞一样,眼泪不住地往下流。

    涂小安好似晴天霹雳当头一击,呐呐自语:“肺癌...晚期?”

    无论是什么病,如果到了晚期,那么都说明病的非常的重,病入膏肓,更何况还是肺癌。

    “怎么可能会那么的重,我不相信,我不相信!”

    涂小安突然感觉自己要疯了,自己失去六道轮回资格,化为家蛇,为的是什么,不就是为了守护自己的家人吗。

    如今,老妈肺癌晚期,要不久于世。

    只见一条银白蛇发了疯似的在地上打滚,他无手无脚,只能用这种方式需宣泄自己的情绪。

    “小弟,你冷静点,这已经是事实了”

    涂小安怒喝:“我冷静不了!”

    咻...!

    他化为一条光影骤然射到内屋之中,只见老妈呆呆的坐在床边上,神情哀伤,就宛如一个迟暮的老人,一脸的鱼尾纹历历在目。

    “咳咳...”

    她坐在床边上不断的咳嗽,手中捧着一个相册,眼睛盯着其中的一张照片,半点也移不开眼。

    照片上是一位清秀的少年,阳光灿烂的笑着。

    涂小安看到这一幕,心猛然的一揪,照片上的人儿,不是他还能是谁。

    老妈的病变的那么严重,有一半的责任在他身上,因为他让她老人家承受了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痛苦,那便是白发人送黑发人。

    银白蛇悄无声息的游到了温秋的脚下,涂小安看着老妈头上一丝一丝的白发凸显,一条一条逐日渐深的皱纹明显,她的样子充满了落寞,一双泛着老花的眼睛只是盯着照片看,生怕自己以后没机会再看了。

    一行热泪从她的充满皱纹的脸上滑落,落到了涂小安的心尖处,在心灵上留下了难以弥合的伤痕。

    涂小安对自己的母亲是充满了愧疚,他让自己的母亲受到了白发人送黑人的痛苦,这是他的大不孝。

    看到老妈如此神态,那双老花的眼睛中看不到任何的风景,只有思念儿子的悲伤。

    “妈...您儿子在呢”

    涂小安用自己的蛇头微微蹭了蹭温秋的脚,但此刻的温秋只是沉寂是思念儿子的悲伤之中,纵然是这条家蛇,也视若罔闻了。

    他真的好像叫出声来,但他只是一条蛇,一个妈字如何能从一条蛇的口中叫出。

    肺癌晚期的老妈,如何能承受这种打击。

    “咳咳...!”

    此时涂小安的耳畔中尽是老妈的咳嗽声。

    忽然他整个蛇躯猛然一颤,柔软的身子宛如石化,只见老妈突然一阵剧烈的咳嗽,一口血就这样的被咳出来。

    鲜血从她的口中溢出,一抹红静静的从空中落下,落在了她手中的照片上,触目惊心。

    “这...老妈咳出血了”

    苏景顿时锥心刺骨,呼吸都要停止了。

    现在他不得不相信老妈的病是肺癌晚期,能这样轻易的咳出血,如何不重。

    可她,可温秋看到自己咳出血,悲伤的面容上没有一丝波动,只是看到照片被自己的血弄脏了,紧张的连忙拿了一张纸巾,将照片上的血迹擦去,擦的无比的仔细认真。

    擦干净之后,他再次对着照片上的人儿发呆。

    就像一切都没发生过,犹如世间任何事情都阻止不了她思念自己的儿子。

    现实如同雷轰电掣一般将涂小安击的粉碎,看到老妈咳出血的那一刹那,他仿佛坠入深渊,进入了一个无比黑暗的空间,身边的一切都宛如虚构。

    打击,天大的打击,就算他当初自己化为家蛇,都没有那么无法接受过。

    “怎么办,怎么办!”

    涂小安不断的反问自己,那道血历历在目,挥之不去,老妈不能死,她死了,自己还有什么活着的意义。

    家蛇守护,老妈都没了,他还守护什么。

    涂小安心底一声咆哮,如发了狂的狮子。

    对了,我有办法的,蜜蜂,杀人蜂的蜂蜜效果那么好,说不定老妈喝了就能痊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