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无敌蛇皇 > 第54章 实验开始
    陈默就这样手中拿着蟒蛇基因药剂静静的看着莽山烙铁头蛇,他要准备开始,但他还要等会,他在等一个人到来,跟他一起见证,绝世蛇种的诞生。

    不一会儿,一位西装革履的英气男子来到了实验室,他剑眉星目,眉宇间透着威严,不怒自威,他正是山野集团的董事长东方野。

    东方野来到实验中,看着处于激动状态,站于一条莽山烙铁头面前的陈默,顿时目光闪烁起来,快步走过去,道:“博士,现在就可以开始了吗”

    这场实验,耗费了山野集团很多的财力物力,但是东方野全力支持蛇博士去做,当他最坚强的后盾。

    因为只要蛇博士的研究成功了,那么最大收益者就将是他东方野,他的山野集团。

    一份可以成功抗癌的药物,一份可以让人青春永驻的灵药,那么将是何等的价值连城。

    隐隐间,见惯了大世面的东方野都不淡定了。

    这是一次可以创造历史的实验,成功了,将不可想象。

    “博士,你有把握吗”东方野看着陈默忽然一问。

    陈默却摇了摇头,并不是那么的肯定,淡淡的说:“成功,只有一个条件,那么便是这条蛇能承受的了蟒蛇基因”

    很显然,承受不了,那么便是实验失败。

    “这莽山烙铁头已经是珍稀蛇种了,如果它都不行,还有什么蛇可以”

    东方野蹙眉,要是实验失败了,事情就麻烦了,从哪里在找一条珍稀蛇种过来。

    他不怕花钱,主要是珍稀蛇种有价无市。

    “一切等实验结果便知晓了”

    蛇博士陈默准备开始了,东方野微微的后退几步出去,站在后方观看,而陈默临近一小步,跟长方形桌子更为贴近。

    一位白衣男子小心翼翼的拿着一根针管交到了蛇博士的手中,蛇博士更为小心的将蟒蛇基因药剂倒入了针管之中。

    这时,只见桌子上的莽山烙铁头泛着冷冷的光看着陈默,他手中拿着长长的针管让这条蛇感到了不安而惶恐的情绪。

    蛇博士陈默一切就绪之后拿着针管,目光深深的注视这条蛇,身上既然有一股若隐若现的阴冷气息迸发出来。

    这张气息跟毒蛇身上与身俱来的阴冷气息既然相得益彰,一般无二。

    这或许是陈默几十年如一日跟毒蛇接触下来,身上烙印了毒蛇的印记。

    “咝咝...”

    莽山烙铁头低沉的嘶吼了声,满是不安的情绪,在那股目光的注视下,二米有余的蛇慢慢的盘卷了起来,蛇瞳之中出现了一抹害怕。

    “嘶嘶...”

    又是一道嘶吼声,但奇怪的是这次的声音居然不是出自莽山烙铁头口中发出,而这“嘶嘶”的声音却是从蛇博士陈默的嘴中发出,发出来的声响跟蛇的声音一模一样。

    只见后方观看的东方野眼睛猛然的一亮,博士这是在跟蛇对话。

    这是一件很不可思议的事情,人怎么可能发出跟蛇一样的语言,怎么可能跟蛇对话。

    但他知道,蛇博士可以,而且博士也并不是第一次在他的面前展示这种神奇的技能。

    曾经的捕蛇人,蛇伤医生,在到现在的蛇类博士,好像只要关于蛇,任何事情在陈默的手中,都没什么稀奇的。

    但凡在陈默跟蛇的一番对话后,毒蛇都会无条件的听从他的命令,俯首帖耳。

    随着蛇博士嘶嘶的叫了好几声,他有点皮包骨的手伸出,摊开,莽山烙铁头直接将蛇头游到了他的手掌中。

    只见陈默针管抬起,细细的针孔在灯光的映照下,闪烁点点的寒光,然后朝着莽山烙铁头鲜艳的腹部扎去。

    这一扎,莽山烙铁头没有做任何的挣扎,好像是认命了,呜呜的叫了几声,缓解腹部带来的疼痛。

    蛇博士眼神精光闪烁,嘴巴动了动,也叫了几声,好像是在安慰它说:孩子别怕,忍忍就过去了。

    因为只要这条蛇忍过去了,承受住了,它就好比浴火重生,鲤鱼跃龙门,今非昔比。

    随着针管的推进,不管是蛇博士,还是东方野眼中都精亮了起来,很兴奋,很期待。

    蟒蛇的基因被注射在毒蛇的身体内,会产生怎样的化学反应呢?

    是不是真的如蛇博士预想的一样,这条蛇将血统提升,成为这个世界上没有的绝世蛇种。

    当蟒蛇的基因被彻底的注射在莽山烙铁头的体内,蛇博士微微的后退几步,跟东方野站到了一起去。

    基因注射,那么接下里就是要观察这条蛇的反应了。

    创造历史的一幕就在眼前,绝世蛇种能不能诞生,就看眼前这一哆嗦了。

    有好几个工作人员带着口罩,一脸俨然的准备做记录,记录这条蛇被注射蟒蛇基因后身体的变化。

    随着蛇博士刚刚一退,只见莽山烙铁头蛇就发出了咝咝惊叫声,紧接着它就开始抽搐起来,二米多长的蛇躯在这张长形的桌子上不断的抽搐,然后打滚,翻腾,像触电了一样。

    工作人员连忙将这等现象给记录起来,一点都不能遗漏。

    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东方野其实就是来看热闹的,就是准备简直历史,他没想到蟒蛇基因一注射,这条蛇的反应会那么的强烈,它好像变得非常非常的痛苦。

    “博士这...”

    蛇博士陈默面无表情的看着,兴奋的情绪被压制,并没有准备回答东方野的话,他的一双眼睛都烙印在了打滚的莽山烙铁头身上。

    没有人知道他现在有那么难的紧张,多么的不平静,这一刻他等了好久好久,做了不知道多少的准备。

    东方野只是投入了财力物力,随后接下来所有的压力全在陈默的身上了。

    嘶...嘶...!

    莽山烙铁头不断在长形桌上打滚,发出凄惨的叫声,此声音阴森恐怖,让人毛骨悚然,好比厉鬼的叫。

    它嘶叫,嚎叫,仿佛是被黑暗一点点的吞噬着,无比的痛苦,看的人头皮发麻。

    突然,打滚嚎叫的莽山烙铁头蛇一双蛇瞳骤然变了色,赤红如血,通灵摄厉。

    “昂...”

    它猛然冲着蛇博士跟东方野张开血盆大口怒吼了一声,作撕咬状,恐怖如斯。

    紧接着,一股阴冷冰寒的气息自莽山烙铁头的身上迸发了出来,顿时间,周边的温度骤然下降,空间出现丝丝的涟漪波动。

    如果涂小安在,他会通过意识洞察发现,这条莽山烙铁头蛇的等级在不断的暴涨,一级一级的往上跳,宛如做火箭一般飞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