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无敌蛇皇 > 第68章 对着众人叫爸爸
    涂小安妖冶的眸子中化过一丝玩味,他就冷冷的注视着江行泽靠近自己,一步二步三步,直至一人一蛇之间距离不过三米。

    “宝贝,不要怕,我带你回家”

    江行泽将那道诡异的声音抛之脑后,一心想着将这条不知品种的珍稀蛇种捕抓到手。

    霎时间,江行泽整个人都宛如石化,眼前的银白蛇骤然消失了,旋即只见一抹白引入眼底,他一个抬眸间,他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

    整个身躯都狠狠一震,完全惊呆了,好像失音了一般,好像麻木了一般,既说不出话,也没有力量。

    因为银白蛇鬼魅般的出现在了他的肩膀上,瞬息间用那冰冷的蛇躯狠狠的缠绕住了自己的脖子。

    那一米多长的蛇身,将他的脖子盘卷了起来,一点点的勒紧。

    窒息,一股窒息感侵袭了他的身心,江行泽只能撑着惊骇的眼睛用余光看着缠绕自己脖子上的银白蛇,整个人都要癫了。

    “嘶...”

    耳畔响起了蛇类的嘶吼声,吓的江行泽手心淌汗,脚掌头皮发麻,全身出虚汗,好像黑暗中藏匿着魔鬼,你见不到他了,它却随时可以吞噬了你。

    银白蛇在江行泽的耳边怪叫一声,张开蛇口,一对尖锐的毒牙触目惊心的暴露出来,紧紧的贴在了他的皮肤上。

    他就好像被一个拿着匕首的匪徒给挟持了,毒牙就宛如锋利的匕首,见血封喉。

    这一幕发生的太快,几乎只有一秒钟的时间,众人都没看清楚,就见这条半路杀出来的银白蛇就骑在了江行泽的脖子上,锋利的毒牙冷冽刺骨。

    紧接着,所有人撑着惊骇的眼神望着江行泽脖子上的银白蛇,短促而痉挛地呼了一口气,宛如石化。

    这蛇好可怕,它是怎么做到神不知鬼不觉的骑到了江行泽的脖子上,没有人看清,包括江行泽本人。

    江行泽脖颈发硬,两眼发直,吓得灵魂都要冒出来了。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江行泽身边的小弟,他们回神之后便道:“江少,我们来救你!”

    “别动,你们别动”

    江行泽惊恐的大喝,因为他发现自己的小弟刚要准备伸手将他脖子上的蛇弄走,这蛇的身躯就紧紧的开始盘卷起来,一寸寸的紧,紧的他透不过气。

    另外那见血封喉的毒牙几乎都要刺进他的皮肤之中。

    这毒牙比匕首还要可怕,匕首划破一点皮肤,不过是小伤,但毒牙一破皮肤,那么便是致命的毒液了。

    都知道毒蛇最可怕的不是毒牙,而是它毒牙中的毒液。

    尤其是这种珍稀蛇种,它的毒牙连大象都能杀的死。

    这群小弟被江行泽一喝,顿时不知道如何是好,这蛇好像是挟持了江少。

    可笑,这一幕场景太可笑,他们也算长了见识,活了那么久,还是第一次看见一条蛇挟持一个人。

    因为他们一动,这蛇估计就会立刻咬死江行泽。

    “跪下”

    江行泽脸色病态般的苍白起来,他感觉死神的手在召唤着他,忽然,耳畔响起了一道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

    这声音是真真切切的从外面传入他的耳中,还伴随着一股凉气。

    江行泽立刻一阵惊悸,毛发着了魔一样地冰冷地直立起来,茫然不知所措的脑子像一张白纸。

    这蛇又说话了。

    这次声音就在他耳畔响起,他不会听错。

    “不想死,就立刻给我跪下,否则我就咬碎你的脖子”

    蛇口微张,发出人语,声音很轻,轻的只有他可以听到。

    “你..你...你是妖怪,妖怪”

    这次他不用质问别人是否听到,错不了了,因为这蛇就要他耳边说话吹气。

    蛇妖,这是条蛇妖啊,比变异吸血蛇还要可怕。

    此时,现场的所有人都在诧异这条蛇的行为,它智慧如妖的挟持了一个人,那双妖冶的蛇瞳闪烁着智慧的光泽。

    震惊,众人震惊无比,很多看江行泽不爽的人,都忘记了嘲笑它。

    就在众人要议论纷纷的时候,只见江行泽双膝重重的跪在了地上,力气之大,将泥土之地,都跪出两个微坑出来。

    “他在干嘛,他怎么下跪了,被脖子上的蛇吓得双腿软了吗”

    围观的群众被江行泽这一跪,弄的莫名其妙,而且他这一跪,对准的方向正是白镇的捕蛇人们。

    江行泽双膝跪地,脸上苍白的宛如一张白纸,旋即他对着众多捕蛇人开口了:“各位爸爸,我错了,我不该看不起你们,你们都是我的亲爸爸,我是野儿子,求你们原谅我”

    呃...!

    此话一出,须根之间,整个空间变得寂静无声,现场的众多捕蛇人露出了古怪之色。

    他在干嘛,他被蛇吓疯了嘛。

    “江少,你在做什么,快起来”

    身边的小弟顿时露出了被雷劈了的表情,因为江行泽刚才说的话,简直将他们的脸丢尽了,也把野山集团的脸丢光了。

    可江行泽好像智障了,对着众人磕起了头,边磕头,还边痛哭流涕:“各位爸爸,求你们原谅我这个孽子,我给你们磕头了”

    嘭嘭嘭...!

    他每一个头磕的都非常的响,响头响头,不过如此了。

    “江少,你疯了吗,快起来,别再磕了”

    江行泽不管不顾,只是在一个劲的对着众人磕头,磕的那叫一个卖力啊。

    骑在他脖子上的银白蛇不断的微张蛇口,指示着江行泽做这一切,只是这隐晦的一幕,没有人知道。

    “哈哈,这小子一定是疯了,有意思,太有意思了,之前还嚣张跋扈,不可一世,现在却给我们这些乡野之人磕头,还管我们叫爸爸”

    捕蛇人一个个哈哈大笑了起来,虽然事情有点诡异,但这都无所谓,因为这太爽快了。

    大快人心啊,不少人纷纷拿起了手机,将江行泽这荒唐之极的举动给录起来。

    人群中的沈青山跟沈心茹看的面面俱到,难以置信,沈心茹看着江行泽不断的磕头,看的都瘆人。

    “老爸,他是怎么了,莫非那条蛇会妖术不成,一骑上他的脖子,他就做出如此荒唐可笑的举动”

    沈青山也是二丈和尚摸不着头,只是非常忌惮的看着江行泽脖子上的银白蛇,这蛇一双妖冶的绿色眸子泛着冰冷的光芒,虽然样貌不像寻常毒蛇长的那么凶煞,但现在看来,反而处处透着诡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