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无敌蛇皇 > 第79章 什么叫姐弟
    就这样,一条银白蛇在涂小月的身边如森林中的小精灵飞舞着,好不美观。

    “咯咯...”

    涂小月发出了银铃般的笑容,自己的小弟变成了一条蛇,还越发的神通广大起来。

    身为一条蛇,都能被他飞起来。

    赫然,她的脑海中出现了一副小时候的场景,他们两姐弟总是喜欢在这后院玩一场你追我赶的小游戏,乐此不疲。

    一转眼,他们都长大了。

    弟弟去世的那天,涂小月梦到了自己跟阎王在下一场棋,阎王说,她要是输一棋,就带走他的弟弟。

    她拼了命的想赢,她害怕失去自己的弟弟,可她还是输了。

    一觉醒了,弟弟果然不在人世了,她哭的伤心极了,那是噩梦,醒来噩梦还在继续。

    如今,弟弟回来了,虽然只是一条蛇,但那又怎样,亲人般熟悉的感觉不曾丢失。

    就如现在这般。

    “姐,你要不要也来试一试这飞翔的感觉,棒极了”

    银白的蛇晶莹剔透的悬浮在涂小月的面前,她眼角有一抹泪花,暗暗擦去,露出甜美的笑容:“我也可以吗”

    “我说你可以,你自然就可以”

    涂小安微微一笑,话语中透着自信跟膨胀。

    她一个白眼刮过去:“瞧把你得瑟的,都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你要是敢摔到我,看我怎么修理你”

    涂小安自己先落到地面,然后看着老姐蛇瞳浑然一眯,一股意识力骤然的投放笼罩在她的身上。

    霎时间,涂小月娇躯一僵,似有所感,深深吸气,到有点紧张起来。

    “姐,别紧张,保证摔不着你”

    “汪汪...”

    一边的小八忽然冲着银白蛇嚷嚷的叫唤了起来,仿佛在说:我差点被你摔死了,你造吗。

    涂小安直接无视小八的叫,那是一个意外而已。

    紧接着他的蛇瞳狠狠一眯,:“给我起”

    “哇...飞了,我飞起来了”

    顿时,涂小月又惊有喜,双脚神奇的离开了地面,好像有双无形的手大力的托起她的身体。

    这一刻宛如梦境,她好比嫦娥可以奔月。

    此时涂小月清丽的面容,绽开的笑容像鲜花一样美丽。

    “姐,兴不兴奋,高不高兴,我都说了保证摔不着你”

    噗通...

    涂小月刚刚离地还没有半米,她一下子尖叫一声,一屁股狠狠的坐到了地面上,整个人都懵比了,茫然不知所措的脑子像一张白纸。

    糟糕。

    涂小安尴尬了,他刚才不断的消耗意识力,照成意识力还没及时的恢复,另外这次的目标又是一个人,体重将近百斤。

    他一下子没控制住,就照成了这样尴尬的局面。

    “姐,我去看看老妈”

    咻...

    眼看老姐坐在地上脸色渐渐发青的准备发飙,涂小安哪里还敢留,直接找了一个借口遁走。

    “小弟,你故意的是吧,你给我回来”

    涂小月气的一张脸都绯红了起来,说好的不会将自己摔着呢。

    看着银白蛇在自己面前化为一道光影消失,涂小月没来由的扑哧笑了出来,如盛开的野菊,嘴角还呈现出一个小小的酒窝。

    这样真好,有打有闹,这才是姐弟。

    白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傍晚的时候,涂小安游到自家大门外盘卷着。

    他在等,等一个人的到来。

    师父说太玄蛇的蛇胆必须经过药酒浸泡一天一夜,按照昨天算起来,时间也差不多了。

    老姐做完晚饭,也走了出来,清丽的容颜带着一丝担忧:“小弟,蛇胆还没送来吗,我怎么觉得有种不好的预感”

    “姐,你瞎想什么呢”

    只见她抿着嘴,摇了摇头,将地上盘卷的银白蛇抱了起来抚摸:“小弟,你说这次太玄蛇的蛇胆如果也失败了,那我们该怎么办”

    “这次没有如果,绝不会失败”

    银白蛇眼中透着决绝,要是连太玄蛇的蛇胆都无法治疗好老妈的肺痨,那么当今天下,还真的无药可救了。

    一人一蛇的,一姐一弟,都不敢往深处想,多想一分,便是多了一分不安跟恐惧。

    前方昏暗的大道上迎面停下了一辆红色轿车,一位身材高挑的美貌佳人款款的下车而来。

    “美琳姐,太好了,你总算来了”

    美琳也是火急火燎,一从何震南那里拿到太玄蛇的蛇胆就第一时间的开车送来了。

    一个精致的锦盒奉上,涂小月激动的接过来,一打开,顿时眼中诧异闪过。

    蛇的蛇胆,或许很多人没见过,但是出生白镇的孩子,就习以为常了。

    蛇胆便是蛇体内贮存胆汁的胆囊,几乎所有的蛇胆都可入药,一般蛇胆治病最灵效的是:清热解毒,祛风祛湿,明目清心。

    越是品种好的毒蛇,它的蛇胆效果也就越佳。

    眼前这锦盒中的蛇胆宛如一颗非常小的夜明珠,光滑透亮,晶莹之极,很难让人相信,这是一颗蛇的蛇胆。

    涂小安入眼,惊叹道:果然不愧是太玄蛇的蛇胆,卖相就是不同。

    蛇胆搁在锦盒中,好像还微微的颇动着,像是有着生命力一样。

    这蛇胆还是在药酒中浸泡了一天一夜,要是没浸泡,感觉都能如皮球一样的在跳。

    “姐,你去泡一杯蜂蜜水,然后让老妈喝着蜂蜜水将这蛇胆服下”

    在没看到太玄蛇的蛇胆之前,涂小安还没底气,可此时他自信心暴涨了起来,他能感受到着蛇胆里面至强的药性。

    “我去帮忙”

    美琳跟着涂小月一起去了厨房,然后泡了一杯蜂蜜水,直接朝着老妈的房间端了过去。

    “老妈的肺癌能不能治好,就再此一博了”

    涂小安也跟着游曳到老妈的房间,紧张的看着老妈坐在床边,她一方质疑的询问,最后还是乖乖的听话将这颗与众不同的蛇胆吞了下去。

    温秋吞下这颗宛如夜明珠的蛇胆,就喝了一口蜂蜜水,顺了顺气。

    只见几双眼睛直瞪瞪的盯着她的脸。

    “妈,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涂小月一脸的紧张,将小安想问的话给问了出来。

    “还好吧”

    温秋并没有感觉到什么特殊的变化。

    “这太玄蛇的蛇胆虽然不同凡响,但药效应该也没那么快见效的”

    美琳在一边安慰着说。

    “噗...”

    突然,只见坐在床边的温秋猝不及防的一口黑血喷了出来,眼皮一翻,直接晕眩了过去。

    须根之间,整个房间变得寂静无声,天空似乎要垮塌下来了,一股窒息感侵袭着这对姐弟俩。

    “妈,妈你怎么了”

    “嫂子,嫂子...”

    涂小月跟美琳着急的叫唤了几声,温秋一点反应都没有,两女脸色瞬间苍白了起来。

    轰....

    地上盘卷的银白蛇如同雷轰电掣一般,呆住了。

    涂小安傻了,整个都傻了,老妈吞下太玄蛇的蛇胆吐血晕迷了。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谁能告诉他是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