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无敌蛇皇 > 第80章 涂小安的疯狂
    涂小安整个人都不知所措,设想的剧本不是这样的。

    到底是那里出了问题,大名鼎鼎的古代蛇种太玄蛇,被誉为蛇种宝药,它身上的任何物件都是具备非常大的价值。

    白镇因为这条蛇开启第二次捕蛇热潮,多少人想靠这条蛇发财,多少病人想靠这条蛇治病。

    “小弟,怎么办,老妈的嘴中不断的溢出血来”涂小月此时也是六神无主,呐呐自语:“老妈会不会就这样的离开我们”

    涂小安现在可没心情安慰自己的老姐。

    “给我意识笼罩”

    他的意识力骤然投放到老妈的身上,空气中一缕缕细微的气流慢慢的传输到了温秋的身上。

    透过能量传输,涂小安神奇的感应到了老妈体内的内部结构,五脏六腑好像变的都清晰可见。

    他这是内视。

    旋即,他察觉到老妈体内中有一股至强刚烈的力量在涌动,这力量中带着蛇类独特的气息。

    这是太玄蛇的蛇胆,进入人的身体,药性发作。

    简称为药性力量。

    只是奇怪的是,这股药性力量好像找不到发泄的出口,在老妈的体内四处乱撞。

    要是按照医生的专业说法,这是虚不受补呀,就好比一个骨瘦如柴的人,一下子给他灌入了大量的营养,身体反而有点扛不住。

    所以温秋吞下蛇胆,在喝下蜂蜜水,直接口吐鲜血。

    该死,这太玄蛇的蛇胆不是没有作用,而是效果太好了。

    猛地一下进去,没找到老妈的病根处,反而肆虐了起来。

    老妈得的是肺癌,那么便是肺部劳损,破坏严重,据说在癌症之中,肺癌的死亡几率达到了第二位。

    基本上肺癌到了晚期,就必死无疑,药石无用。

    肺癌晚期,已经到了癌变的地步,涂小安内视检查老妈的身体,发现她的肺部周围布满了一些黑点,这种黑点就好像是蛀虫,疯狂撕咬人的身体健康,剥夺你的生命周期。

    “不行,我要将蛇胆的药性力量牵引到老妈的肺部才行”

    否则这股药性力量刚强无比,在老妈身体乱撞,不但没有益处,还是危害。

    如何牵引呢,涂小安眼睛一亮,自己的能量可作为牵引蛇胆药性的领路人。

    对,就是这样。

    可就在此时...

    “叮...宿主能量值不够,无法继续外放使用”

    该死,涂小安气的差点吐血,关键时候,他反而掉链子了。

    涂小安收回意识力,丢下一句话:“老姐,别急,我有办法救老妈”

    话音还未落,一条蛇形骤然朝着后院的林间窜了过去。

    如今外面早就夜晚降临,整片大地被笼罩在黑暗之中,后山上,温度骤然的比白天低了许多,森林原有的张牙舞爪也浸泡在一片月光之中,倒是静谧和谐。

    树木交错,月光穿过缝隙撒下点点星光,面目狰狞的树木在暗处发出冰冷的笑声,灌木草丛中,一双双幽绿的眼睛在林中蛰伏着。

    只见一条银白蛇骤然出现在这片树林之中,他的蛇瞳透着血光,杀意溢出:“我需要能量值,大量的能量值”

    死,所有的生物都要为涂小安提供能量。

    此时,一只蝙蝠在空中飞舞着,由于白天睡饱了觉,晚上出来捕食昆虫填饱肚子,可不巧的是,它飞到了涂小安的上空。

    “意识锁定,给我爆”

    涂小安掀开眼,看了上空掠过的蝙蝠一眼,一股无形的波动在空中凝聚,挤压。

    澎...!

    这只蝙蝠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身体就赫然的爆炸了开来,化为了一趟血肉宣泄而下。

    “叮...宿主杀死3级蝙蝠,获得20点能量值”

    “统治能力,给我开”

    这刻,银白蛇的身上激荡出一股王者之气,席卷四方,夜色逐渐浓色起来,这片森林却诡异的变的热闹,一条条毒蛇从四面八方游曳了出来,朝着银白蛇的方向汇聚了起来。

    “三十条”

    “五十条”

    “一百条”

    “抱歉,打扰了,用你们的命来给我提供能量值吧”

    涂小安冷淡无波的看了短短时间汇聚的群蛇,杀意若飙风骤蛇。

    他时间有限,甚至没工夫等待一条条毒蛇汇聚的越来越多。

    倏然地,夜晚森林的平静被打破,鬼厉般的传出了一道道毒蛇咝咝惊叫声,然后一条条的断绝了生命气息。

    半响后。

    进化能量值3000/2000。

    应该够用了。

    不过区区十分钟,涂小安再次出现了老妈的房间内,两女早就急的跟热锅上的蚂蚁,因为老妈的脸色苍白的宛如一张白纸,浑身时而发冷,时而发烫,嘴中的血不断的一丝丝的溢出。

    涂小安现在没0时间跟她们解释自己刚才出去都干了什么,眼睛浑然一眯,意识力再次投放笼罩在晕迷的老妈身上。

    顷刻间,空气中一缕缕细微的气流大量的传输到温秋的体内。

    “叮...能量值消耗20点”

    “叮...能量值消耗50点”

    “叮...能量值消耗100点”

    涂小安用大量的能量牵引着老妈体内无处安放的药性力量,就好像卖力的在拉一头壮牛,硬生生将它拉到农田劳作。

    只要这股药性力量到了老妈的肺部,那么就可以开始工作,彻底的发挥它的作用。

    很快,涂小安就看到老妈肺部癌变扩散的黑点(癌细胞)在慢慢的被药性力量所清除,甚至是同归于尽。

    这些是蛀虫,是毒浓,病魔的化身,必须要彻底清除干净,然后药性力量在帮助老妈修复破坏的肺部。

    只要这一切都做到了,那么也就大功告成了。

    这是一场身体健康的斗争,癌变细胞就是破坏分子,药性力量就宛如天降神兵,正与邪的对抗。

    这个期间,涂小安不断的将能量传输在老妈的体内,悄然的改造老妈的身体状况。

    他担心老妈脆弱的身体会扛不住。

    渐渐的,随着时间的流逝,床边担忧的两女眼眸慢慢的明亮起来。

    她们发现老妈的脸色逐渐的红润了起来,嘴巴也不在溢出鲜血。

    这是一个大好的征兆啊,她们紧张得汗一股脑儿往外冒,心“扑冬,扑冬’,地跳。

    甚至在暗暗的祈祷老天的眷顾,这是一个可悲的女人,丈夫死了,儿子死了,如果老天还有眼的话,就不该带她走。

    老天有没有眼,这个另当别论,但是化为家蛇的涂小安宁愿自己死,也绝不会让老妈离开人世。

    哪怕一命换一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