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无敌蛇皇 > 第89章 被虐
    涂小安从一场冗长恍惚的噩梦中惊醒,刚睁开眼睛便忍不住浑身一颤,他仿佛又陷入了一场新的噩梦中。

    入眼的是什么鬼东西。

    他既然发现自己被装在一个透明的玻璃箱之中。

    放眼望去,是在灯光洁白的大型房间内。

    这房间的布置很奇怪,到像是电视剧中的什么研究实验室。

    此时,里面空无一人,偌大的房间空荡荡,寂静的可怕。

    这时,涂小安发现自己浑身使不上一点力气,软绵绵的,就像条泥鳅一样。

    最令他心生恐惧的却是他连意识力都不能释放。

    “系统,你在吗”

    半响,全无反应,涂小安彻底的不淡定的,系统没半点反应,自己全无力气。

    他赫然变成了一条任人宰割的蛇。

    为什么会这样?

    涂小安看着自己的处境,拼命的回想,他想起了那个古怪的中年男子,响起了那阵口哨跟咒语声,最关键是那根银针。

    对,是银针。

    涂小安感觉头部透着一阵阵刺痛,顿时脸色苍白了起来。

    该死,那根银针还插在自己的头部,手法非常的特殊,像是封住了自己的什么穴道,让他变的使不上半点力量。

    这就如武侠高手被人点了穴,武功尽失。

    这根银针最可怕的一点是让涂小安的意识力都无法使用,意识力无法使用,也就没办法跟系统取得联系。

    自己被抓了,囚牢住了。

    涂小安不得不承认这个残酷的现实。

    一个余光下,他看到旁边同样有一个透明的玻璃箱,里面盘卷着一条火红色条纹的毒蛇,涂小安诧异:“变异吸血蛇”

    果然,自己跟变异吸血蛇都被抓住了。

    呵...

    想来可笑,涂小安做梦都没想到自己这条系统加身的毒蛇,会有被人抓的一刻发生。

    他好像都给系统丢人了。

    那中年男子的手段太特殊太诡异了,手段一施展,就让他全无反抗的能力。

    毫无疑问,这是一间大型的研究室,他恐怕要被人当成白老鼠一样的研究。

    涂小安想将自己头部上的银针拔出,但无手无脚的他根本做不到。

    只有银针拔出,他的众多手段才能施展。

    就在涂小安茫然失措的时候,实验室中走进了一位年轻男子,男子脸上噙着一抹盛气凌人的笑,然后站到了透明玻璃箱前。

    涂小安看到来人,微微一滞,居然还是一个老熟人,正是被他虐到跪在地下哭的江行泽。

    他怎么会在这里?

    看来他跟那个中年男子是一伙的。

    “蛇妖,没想到我们怎么快就见面了”

    江行泽不可一世的噙着一抹坏笑,直瞪瞪的看着玻璃箱中的银白蛇,眼中闪烁异常兴奋的光。

    师父果然不愧是师父,一山上,居然轻而易举的同时将两条可怖的毒蛇都给带到了山野集团。

    一听到这个消息,江行泽哪里还能做的坐,报仇雪恨的机会来了。

    涂小安蛇瞳泛着冷冷的光看着江行泽得意的样子,愣是将他给看的心慌起来。

    江行泽望着银白蛇头部的那根触目惊心的银针,暗暗给自己打气,怕什么,这条蛇等于没了毒牙,任由自己宰割。

    噌...

    江行泽的手中出现了一把锋利的匕首,在空中挥舞了几下,奸笑起来:“蛇妖,我发过誓要喝你的血,吃你的肉,现在我就先划你身上一片肉尝尝味道”

    “你想找死吗”

    涂小安蛇口一张,口吐人言。

    江行泽顿时冷汗涔涔的倒退一大步,他又听到蛇妖说话了,不同佘山那次脑海中出现的声音,这一次,它是直接张嘴说出来。

    人的语言直接从蛇的口中说出,又是另外一番震撼。

    涂小安也是没办法,他的意识力无法使用,也不能将声音直接传输到江行泽的脑海中。

    索性张嘴吓死他得了。

    震惊之后,江行泽嘴角微勾,神情自若了起来,会说话怎么了,本来就是条蛇妖。

    “来,小爷今天跟你慢慢算账,先割你一块肉在说”

    锋利的匕首朝着玻璃箱中的银白蛇身躯落下,涂小安通体碧银,晶莹的双眸射出冷冷的光,不闪也不躲,因为他现在全身都没力气。

    “你最好杀了我,不然我会十倍百倍还你”涂小安阴森的开口。

    嗤...

    锋利的匕首落在银白蛇坚硬的鳞片上,窜出一窜火星子,看的江行泽咽了两三口唾沫,好像是嗓子里发干似的。

    这蛇妖真是逆天了,蛇皮能那么坚硬如铁。

    “没用的东西,你拿的是匕首,还是宠物玩具”

    涂小安虽然全身没有力气,任由宰割,但胜在身体防御力变态。

    匕首一划没破开他的蛇鳞片,他就嘴上先占占便宜。

    江行泽冷笑:“蛇妖,有你求饶的时候”

    他手中匕首一竖,直接狠狠的朝着银白蛇身上刺去,涂小安脸上大变,顿时哀嚎一声,痛痛痛...真你妈的痛。

    匕首在他的蛇躯上一刺,虽然没有立刻将他刺一个透心凉,但钻心的疼痛却蔓延全身。

    涂小安的蛇鳞片虽然坚硬,但也是肉体凡胎,没到真正用锋利的匕首刺都刺不伤的地步。

    “哈哈,蛇妖,知道痛了吧,爽...”

    江行泽蛇妖的惨叫,手中的匕首更是疯狂的朝着银白蛇的身上刺过去,一下二下三下,就宛如拿根针在涂小安的身上扎。

    涂小安痛的差点晕迷过去,该死,当初在佘山就应该让群蛇咬死他。

    “蛇妖爽不爽,刺不刺激,这就是你得罪我江行泽的代价”

    匕首雨点般的在银白蛇身上刺着,随着一声声刺破皮肉的声音出现,一道道伤口,让涂小安瞬间遍体鳞伤,鲜血爆涌了出来。

    妖艳的血如同莲花般的刺眼红色,在透明玻璃箱中悄然绽放。

    “有本事你杀了我”

    涂小安第一次有想将一个人吞进肚子里的冲动,可惜,他现在被头部银针限制了手段,什么都做不了。

    “你放心,我不会杀你,我师父还要拿你做实验呢”

    涂小安闻言心头一滞,还真是要被人当白老鼠一样实验吗,不过现在这对他来说算是一个好消息。

    最少自己不会死在这等小人的手中,还有一线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