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无敌蛇皇 > 第135章 蛇缠身
        “那只是一个人怪梦而已,不可能是真的”舒瑶边走边退,最后依靠在墙角下,梨花带雨,那眼泪如纷飞的落叶,四处飘散。

      涂小安骤然悬浮在她面前,更加的好奇:“说吧,说了我才能帮你”

      “你只要把我的蛇胎打掉就是帮我了”舒瑶一下子跪在地上,楚楚可怜的恳求:“您是蛇王,您是神灵,这种事情对你来说应该很简单,您就帮我打掉蛇胎,我给你当牛做马都可以”

      她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打掉蛇胎,有这个蛇胎,她就是怪物。

      她甚至无法想象自己生出一条又一条蛇的惊悚画面。

      涂小安冷冷的道:“我需要知道整个事情的所有细节,才能帮你”

      “告诉我,你说的怪梦是什么,逃避是解决不了问题”

      舒瑶用一直发抖的双手捂住眼睛,死死依靠在墙角,她不想说,难以启齿,这一秒钟她好像如度过了整个春夏秋冬一样漫长。

      可眼前的金银蛇就这样的悬浮在她的面前,等待着她开口。

      半响,舒瑶才微微的冷静下来,重重的咬了咬唇,终于开口了,声音却透着一股沙哑颤栗,:“在一个月前,不,好像是在二个月前,那时候我男朋友出差,就我一个人在家里”

      “我记得那天我发了一场高烧,整个人都浑浑沉沉的,最后我睡着了,在梦中我迷迷糊糊间,隐约看见了一条大白蛇钻进了我的被窝里,顺着我的腿一直往上爬,缠在我的身躯,像是个人似得不停探寻我身上的沟沟壑壑,整整一夜,我都做着这样的噩梦”

      刚说完,舒瑶就补上一句:“但请相信我,那仅仅是一个梦,并不是真实的”

      怪梦,噩梦,谁都有做过,不是吗。

      涂小安听下来,自有一番计较,果然还是与蛇有关,至于是不是梦,他心中有数,看着舒瑶:“这样的梦,你就只梦到过一次吗”

      舒瑶将身子紧紧贴着墙角,犹豫的说:“好像每当我男朋友不在家,我就会做这样的梦,梦见大白蛇缠绕着我,我拼了命都无法挣脱它”

      “可一觉醒来,却什么都没有”

      “直到这段时间,我的身体开始出现不舒服,每天头昏脑胀的,还时常犯恶心,什么都吃不下,我才想起自己没有来例假了,一验孕,才知道自己怀孕了”

      答案其实很清晰了,人不可能莫名其妙怀上蛇种。

      涂小安思忖了半响,用一种比较好接受的说法,道:“你应该是被蛇缠身了”

      “你是说那个梦是真的?”舒瑶整个世界顷刻间崩塌,无法接受的大声吼叫出来:“那就是一个怪梦而已,怎么可能会是真的”

      梦是真实的,岂不是说自己被蛇给侵犯了?

      多么可笑,多么荒唐,她的面色苍白的宛如一张白纸,看样子连风吹都要经受不起。

      事情摆在她面前,纵然在无法接受跟相信,又能怎样,她肚子里,怀的就是蛇胎。

      涂小安沉默了,不愿继续说下去,因为那样对这个女人太残忍了。

      每个人都会做梦,梦是奇形怪状的,在梦中会出现任何的场景,任何的是与物,也往往会梦到很多的动物。

      比如梦到蛇,也时常有,世上就有周公解梦一说。

      说男人梦见了蛇,表示主财运,是顺利的意思。

      女人梦见蛇,好事将近,万事皆宜。

      又或者是梦见被蛇咬,咬出血,咬手指,咬脖子,每一种都有特殊的含义,各式各样的离奇说法。

      但都说梦是相反的,梦就是梦,是假的,成不了真。

      可偏偏舒瑶这个梦好像就是真的,她的梦似真似假,如梦似幻,不管怎么说,她肚子中的蛇胎已经证实了一切。

      她做的不是梦,是现实。

      在遇见觉醒变异鸡冠蛇之后,涂小安明白,当一条蛇修炼达到了一定的地步,什么都能做得到。

      显然,舒瑶是被蛇缠身了,真如鬼缠身是一个道理。

      而且不是一般的蛇,用古话来说,那是一条修炼到一定法力的蛇精,好听点叫蛇仙,柳仙。

      用系统定义的等级,那么就是遇见了觉醒蛇,一条开了灵智,拥有特殊能力的毒蛇。

      如鸡冠蛇,能变色,能变大一样,各有各的能力。

      只是涂小安疑惑的是,世上有那么多觉醒蛇吗,他才刚刚解决掉了一条觉醒鸡冠蛇,现在又冒出一条。

      这条会是什么品种,什么等级的蛇呢。

      另外涂小安还有一个疑惑,舒瑶怎么会被觉醒蛇给缠上,中间肯定有什么事情惹到对方。

      要知道这种有灵智的生物,不会没事找事,尤其是蛇。

      白镇曾经流传一句话,蛇若回头,不是报恩,就是报仇。

      你要嘛对它有恩,你要嘛跟它有仇,只是舒瑶这件事情上,涂小安一时还真难以判断是有恩还是有仇。

      当然,很多都还是他的推测,他现在要做的就是证实,看看是不是真的有一条觉醒蛇纠缠上了舒瑶。

      “你除了这个怪梦跟蛇有关,还有别的事情跟蛇相关联吗”

      涂小安最后一问。

      紧紧依靠在墙角的舒瑶确定的摇了摇头:“没有了,只有这一件事”

      这一件就足够让她崩溃,想死。

      涂小安懂了,淡淡的说:“走,去你家”

      “我家?”舒瑶顿时错愕了起来。

      恍然间,他怎么觉得这个蛇王要带她去查案一样。

      “对,你就不想知道你为什么怀上蛇胎吗”

      舒瑶闻言,脸上煞白煞白,还真是查案吗,死命的摇头:“我只想将这个蛇胎打掉就好,如打不掉,我就跟它同归于尽”

      金银蛇悬浮空中浑身发光发亮,用命令式的口气道:“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完全听命于我,我会帮你解决掉一切麻烦,包括你的肚子”

      系统任务其实是刁钻的,只说帮助舒瑶解决麻烦,刚开始,涂小安以为她的蛇胎就是她的麻烦,但一番了解后,恐怕她的麻烦绝对并不仅仅是蛇胎那么简单。

      再说了,哪有人平白无故怀上蛇胎的,难不成他男朋友是蛇精不成。

      当然,这不可能,他男朋友都被吓跑了。

      唯有去她住的家里,涂小安才能知道更多的线索,因为蛇的气息是独一无二的,尤其是觉醒类的蛇种,经常出现在一个地方,气息没那么快消散。

      忽然,涂小安恶趣味了,他还真觉得自己像去办案似的,蛇王办案,有意思。

      只是他这个蛇王是假扮的,不能洞察先机,无所不能,只为完成系统交代的任务。

      

    ? ?求推荐,求收藏,求打赏,各种求,数据一直上不去,很着急。

     ?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