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无敌蛇皇 > 第211章 古人拜访
        不得不说火焰这项属性能力很好用,杀人还能毁尸灭迹。

      不过十几个呼吸,鹰钩鼻男子就彻底的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这时,涂小安看到地上一堆骨灰中有一块亮晶晶的东西。

      玉笛?

      涂小安一眼看过去,这玉笛自动的悬浮了起来。

      “果然是好东西,被火焰焚烧,还能安然无恙的保存下来”

      涂小安伸出手将玉笛握住,顿时间冰清透亮,此笛通体晶莹无暇,内有浩光萦绕,品相极佳,一看就不是凡物。

      光拿去买卖,恐怕都是无价之宝。

      涂小安试着放在嘴边轻轻一吹,倏然一道音律飘荡,空气微微涟漪起来。

      他眼睛猛然一亮,继续吹奏,笛声悠扬,浩浩荡荡,周围的空气开始剧烈的混乱起来,有种颠倒乾坤的错觉。

      悄然间,大青石附近无数隐藏的生物骤然死去。

      这...

      涂小安停下,陷入思忖,这笛子吹起来,能形成一股无形的杀伤力,不过既然非常的消耗意识力。

      看似用嘴吹,其实是用意识力,也就是精神力吹奏。

      普通人根本吹不起来,一吹恐怕会立刻头昏脑胀。

      鹰钩鼻男子用笛声控制蚊虫,这算是一种控虫之术,笛声随到之处,蚊虫就立刻被控制,所奴役。

      涂小安并不会吹笛,他刚才瞎吹的几下,却已经照成了空间的震荡,但也严重的消耗意识力。

      这玉笛蕴含可怕的杀伤力,运用得到,笛声便可杀人,鹰钩鼻男子仅仅用它控虫,有点大材小用。

      但想要大材大用,并不是那么简单,必须有强大的意识力支撑。

      就好比你要有浑厚的内力一样,没有足够的内力,还会有反噬的危险。

      怪不得刚才鹰钩鼻男子吹了一会儿,脸色就骤然苍白起来。

      不过涂小安的意识力现在已经足够强大,可以做到外控,这玉笛在他的手中到如虎添翼,相得益彰。

      运用意识力吹笛,彻底杀人于无形。

      好东西,好宝贝。

      涂小安心安理得的收下了,到时候在好好研究一下这玉笛。

      瞎吹出来的音律显然是不合格的,无法做到控制自如。

      今天的蛇王节也算告一段落了,出现了中毒者恐慌事件,谁也没心情庆祝了。

      好在没有人员死亡,也好在涂小安快刀斩乱麻的解决到了祸根,也不用担心还会有类似的事情出现。

      蛇王庙他也懒得去了,反正麻烦解决了,涂小安转身离开山脚下,朝着自家的方向走去。

      最令涂小安高兴的是,街道蚊子伤人,自己熟悉的人都不在其中,老妈跟老姐不知道现在回家了没有。

      涂家。

      晚十点时许。

      涂家灯火通明,今天有一位客人大晚上登门拜访,温秋郑重的亲自招待,涂小月都回避了。

      “秋姐,没想到那么多年了,你还能把我认出来”

      一位轮椅上的男子温和的看着对面的妇人开口。

      温秋礼貌性的笑了笑:“陈医生当年跟我丈夫可是交情颇深,我又怎会忘记,只是后面忽然没了你的消息,没想到今日还能见到你”

      “我离开白镇十几年了,今天回来,自然要拜访一下故人,只是没想到匆匆岁月,我跟涂兄就已经阴阳两隔了”

      做在轮椅上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蛇博士陈默。

      蛇王庙的中毒者一一苏醒,事情解决,他就来到了涂家。

      “你能来,已经有心了”

      温秋最后将陈默领到了一间摆放灵位的小房间,默默的退了出去。

      陈默看着墙壁上一张挂着的黑白照片微微发呆,照片上是一位英气男子正在对着他笑。

      “涂兄,我来看你了”

      陈默的声音萧条沙哑,不轻不重,却带着复杂的情感:“十几年过去了,你已不在,而我也成为了一个废人”

      当年白镇最具天赋的捕蛇人,一个已经死了,一个已经残了。

      如见再见,早就物是人非。

      陈默其实一直都想来涂家,只是心里一直记得当年的一个赌约。

      他是想带着自己创造的绝世蛇种来看望这位故人。

      可惜想法很美好,现实很骨感。

      最终都是折在了蛇的手中,终日玩蛇,终有被蛇伤的一天。

      陈默看着灵碑,看着照片嘴巴轻声的呢喃自语,好像在诉说当年的一幕幕场景。

      眼睛充满了浮华跟伤感,人也一下子老了十几岁一样。

      所谓的绝世蛇种,他们都没有成功。

      门外,温秋安静的守在外面,涂小月鬼鬼祟祟的来,问道:“妈,这人是谁,瞧你一脸慎重对待的样子”

      温秋唏嘘的开口:“你老爸曾经的故友,他们已蛇会友而认识”

      武侠小说中已剑会友,搁在白镇,都是已蛇会友,很多人相互斗蛇,都能斗出感情来。

      “那他跟老爸的关系一定很一般,老爸都走了十几年,才第一次来”涂小月憋了憋嘴。

      温秋摇了摇头:“他们的关系很奇怪,平日来基本是不会来往,但好像都将对方看的很重”

      男人的感情,女人有时候是很难理解。

      她就知道当年自己的丈夫跟这位做轮椅的男人不断的斗蛇,乐此不疲,有时候恨的牙痒痒,有时候又不断的在她的面前说欣赏对方的话。

      但如今都十几年过去,他丈夫不在了,这位男子却突然已做轮椅的方式出现,到给她打一个措手不及。

      “你去睡觉吧,这位故人想必拜祭了你老爸,很快就会离开”

      温秋将自己的女儿赶走。

      足足半个小时后,陈默才推着轮椅出了这个小房间,看着温秋道:“秋姐,大晚上打扰你了”

      两人来到大厅,温秋端茶招待,陈默抹去了满眼的浮华,拿出一张没有密码银行卡递过去:“秋姐,这些年你也不容易,小小心意不成敬意”

      这个家的两个男人都不在了,陈默这些年虽然没来看望,但都有在关注,知道涂兄的儿子也去世了。

      “陈医生,你这是做什么,你有心来看望,我跟老涂都已经非常高兴了”温秋连忙摇头拒绝。

      陈默笑了笑:“就一点小心意,秋姐一定要收下”

      他将银行卡放到桌前,神态坚决。

      正当温秋不知道如何是好的实话,陈默突然发问:“秋节,我想问问,这个家,现在还有养蛇吗”

      “蛇?”温秋疑惑了下,顺着回答:“家里就我跟一个女儿了,都是妇道人家,还养什么蛇”

      陈默神情俨然了下来:“那为什么我在这个家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蛇类气息”

      这一点,从陈默刚进来就发现了。

      “没有没有”温秋摇着头,忽然想起了什么:“真要说蛇,也不知道是不是蛇王大人垂怜,家中前些日子突然出现了一条家蛇,灵性的很”

      “自从这条家蛇出现,这个家到是开始转运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