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无敌蛇皇 > 第227章 瞎子的世界
        对于现在的陈高阳来说,他所谓的女朋友就宛如昙花一现,没了就没了,好像不曾出现过。

      多年相处的女友,留给他的就一个名字,简直滑天下之大稽。

      这件事情很奇葩但同时也很蹊跷。

      冥冥之中,涂小安嗅到了一丝诡谲之处。

      “我可以去你家做客吗”

      忽然,涂小安说出这样一句话。

      “我家?”陈高阳一怔,没有拒绝的理由,对方帮了他两回,点头答应。

      涂小安疑虑的问:“你这样,找的到回家的路吗”

      陈高阳嘴角一抹弧线:“不是有这样一句话吗,瞎子眼瞎,但心不瞎,回家的路,怎会找不到”

      此话一出,涂小安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对他这句话深以为然。

      多少人眼睛不瞎,但心早就瞎了。

      他不禁想起了一个恶趣味的笑话。

      一个傻子偷了乞丐的钱包,被瞎子看到了,哑巴大吼一声,把聋子吓了一跳,驼子挺身而出,瘸子飞起一脚,疯子说:大家要理智,通辑犯要拉他去公共安全专家局,麻子说,看我的面子算了。

      这是一个很莫名其妙的笑话,但要用心去听。

      随后,陈高阳带路,涂小安没去扶他,没做声,就默不吭声的跟着。

      他跌跌撞撞,时常四处碰壁,可令人诧异的事,他脚下的路非常的鲜明,他们两人的步行很慢,慢极了。

      但最后,陈高阳将涂小安带到了一片老旧的住宅区,经过一道幽深的小胡同后,一栋看上去几乎有数百年历史的四合院出现。

      “这便是我的家了”

      陈高阳脚步戛然而止,涂小安心悦诚服。

      他什么都看不到,但其实什么都印在了自己的心间,不多不少,不偏不倚,他恰好站在了自家门前。

      “请进吧,这个家很久很久没有来客人了”

      陈高阳做了一个请,门槛在前,他一脚抬起迈了过去。

      涂小安没有第一时间跟进去,站在外头原地不动,望着眼前精致而质朴的四合院,那黝黑的宅门,那锃亮的门钹,像是明清建筑。

      在当代,这样的古式四合院几乎不可见了。

      这片住宅区,跟外面繁华的景象形成了一个鲜明的反差,转身放眼望去,老槐树下扯闲篇儿的老人,追逐顽戏的孩子,还有那由远而近,略带沙哑的买卖吆喝声...

      好美,好梦幻,悄然的,他以为穿梭了时间岁月。

      没想到温城之中,还保留着这样一块古朴的地方。

      看了几眼后,涂小安迈过了高高的门槛,一进其中,四四方方的院落刻满风蚀的残痕,古朴却又生生不息地沿着中轴线延展开去。

      它宛如香奁宝匣一般散发着馥郁的历史气息,在砖缝瓦隙里留住了旧日的光阴。

      能现在还住在这样的四合院,比那些豪华的别墅要让人心旷神怡的多。

      “我家这四合院,传到我这一代已经是第八代了”陈高阳的声音幽幽的响起:“这四合院在明清就早就存在了”

      涂小安好好欣赏几眼:“能拥有这样的四合院,那想必你家曾经也是大户人家吧”

      不过,这句话说出,涂小安觉得有点突兀,因为现在偌大的四合院,既然空无一人。

      没有一点人的气息。

      “富不过三代穷不过五服”陈高阳淡淡的说:“有兴必有衰,曾经我奶奶说,这栋四合院住着陈家三十多口的人,可到九十年代,就只剩下奶奶跟小的我”

      “等我长大了,奶奶也走了,就独独剩下我了”

      “不,是只有我跟我女朋友了”陈高阳最后补充了一句。

      他墨镜下英挺的眉和鼻梁都似乎透着哀伤,还好他的眼睛看不到,不然一个人住在这里,太大了,太空荡了。

      涂小安听着他的话,也没有做什么回复,陈高阳像是很久没找到说话的人。

      现在慢慢悠悠的讲,讲这个四合院的故事,涂小安静静的听。

      这种建筑,对于他是非常的新鲜的,以前好像只是电视里见过。

      古老的四合院,就好像是石砌的史书,记载了不知道多少人的点点滴滴。

      那些人都不在了,它为众人保存记忆。

      欣赏着,听着,忽然,涂小安一阵蹙眉起来,慢慢的闭上眼睛,高挺的鼻子冲着空气嗅了嗅,嗅到的是散发着馥郁的历史气息,还有一股非比寻常的...精怪气息。

      对!

      涂小安猛然掀开眼,妖治的眼眸精光四射。

      他在这栋充满历史的四合院中察觉到了精怪的气息。

      那是觉醒生物残留下,久而不散的浓郁气息。

      陈高阳说自己的女朋友一夜之间从他的世界消失,担心她是不是出了什么意外。

      如今,这栋四合院中有觉醒生物的气息,而且这种气息还很强。

      应该属于二阶层次的觉醒生物了。

      莫非是他女朋友遭到了觉醒生物的毒手?

      那么陈高阳为什么好端端的。

      不,涂小安经历了不少匪夷所思的事情,他想到了另外一个光怪陆离的可能性。

      眼睛骤然看向陈高阳,他握拐杖,杵在院落发呆。

      不知何时,他没有说话了,转为发呆,带着墨镜的他,很难让人看出他是不是在发呆。

      但涂小安一眼便觉得他就是在发呆,宛如一块木头一样,一动不动,陷入某种回忆

      涂小安悄然的走到了陈高阳的身边,没有出声,而是伸出一根手指,轻轻的点在了他墨镜上的额头上。

      “给我意识笼罩,画面呈现”

      这一招,曾经涂小安在蛇胎女人舒瑶的身上就动用过,可以看到当事人此时想之所想。

      与此同时,涂小安也闭上了眼睛,去感同身受。

      霍然...

      一片漆黑如墨,他仿佛一下子陷入了黑暗的深渊中,涂小安微微的蹙眉,什么都没看到,什么画面也没有。

      此刻,涂小安才恍然大悟,对于一个天生的瞎子,他何来的画面。

      他所有的一切,只能去感知,只能去自我想象。

      据说天生的瞎子哪怕做梦的时候也是黑暗的,但是可以梦见听见的声音。

      正常人很难体会一个一出生就是瞎子的人,他什么都看不见,那么他脑海中的世界是什么样的,那些人与事,那些动植物,那些房子汽车等等...

      想必全靠自我想象。

      在瞎子的世界上,没有炫彩霓虹,没有红黄蓝绿青蓝紫,他们只有一种颜色,那么便是黑,漆黑如墨的黑。

      无论这个世界何等的美丽多彩,陪伴他们的只有黑。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