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无敌蛇皇 > 第228章 “猫”
        涂小安突然觉得自己是何等的幸运,死过一次的人,还能活在这人世间。

      纵然是蛇躯,但现在也化为人形,哪怕这具虚构的身体是假的。

      他也充满了幸运,无比的幸运。

      陈高阳住在这偌大的四合院,可却从来不曾睁开见过四合院一眼。

      涂小安想看陈高阳现在的所想,可什么画面都提取不到。

      正当涂小安的意识力要退出陈高阳的脑海之时,一道甜如浸蜜,让人倍感舒适,心旷神怡的声音骤然响起。

      “高阳哥哥,你怎么又自己找东西了,人家不是说了,你想要什么东西跟我说,海棠帮你找”

      那道声音柔声细气,悦耳动听,让人听了,便永远忘不了。

      陈高阳的声音响起:“我没想找什么,只是这房子被你收拾的,什么顺序都乱了,什么东西在哪,我也不知道,我想要都摸一摸,然后就能记住”

      那柔声细气的声音,像是带着一丝不满:“高阳哥哥,这辈子海棠就是你的眼睛,你的手,你的脚,你不需要记”

      “海棠,我是一个天生的瞎子,你真的愿意这辈子都跟着我这个瞎子吗”

      她含此轻吐:“梧桐相待老,鸳鸯会双死,高阳哥哥不嫌弃我就好”

      嫌弃?

      陈高阳闻言,将头摇的跟一个拨浪鼓似的。

      老天拿走了他的眼睛,却送了一位天使伴他。

      涂小安看不到画面,只有一声声的男女对话,一些日常,一些甜蜜。

      “高阳哥哥,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你问”

      “如果眼睛跟我,你选哪样”

      这个问题就好像是你老妈跟我同时掉水里了,你先救谁。

      陈高阳不假思索的说:“自然选眼睛了,我的眼睛好了,我就能看见你,我能看见你,我就可以照顾你,而不是你来照顾我”

      “高阳哥哥,你不要选眼睛好吗,我怕你看到我,就不要我了”

      “傻瓜,我怎么会不要你”

      “你的眼睛如果有一天能看见了,那么便是海棠消失的那一天了”

      站在四合院中的陈高阳回忆起这句话,浑身颤栗,呢喃自语:“海棠,我的眼睛并没有好,你为什么就消失了”

      涂小安将意识力散去,睁开眼,看着陈高阳:“又想你女朋友了是吧”

      “嗯”他苦笑的点了点头。

      涂小安看着四合院,随意道:“你这个家那么多房间,你平时跟你女朋友是睡在一起,还是分开睡呀”

      陈高阳猛然身子一僵,墨镜下的脸不禁的微微晕红起来,他没想到涂小安冷不丁的问那么私人的问题。

      吞吞吐吐的说:“我们虽然是男女朋友了,但还没结婚,自然是分开睡”

      “那她睡那个房间呀”

      陈高阳道:“你问什么做什么”

      涂小安笑了笑:“我看你对自己女朋友一往情深,有点被你感动,所以想帮你找找线索”

      “她...她应该是住那个房间”陈高阳举起拐杖,朝着一件房间指去。

      “那我能进那个房间看看嘛”

      陈高阳连忙点了点头,有个人愿意帮他,他自然高兴。

      对于一个瞎子,找任何东西都困难,更别说去找一个活生生消失的人。

      涂小安走过去,推门而入,霎时间,他的眉头紧促起来,惊讶道:“好浓郁的觉醒类生物气息”

      这就好比一些电影中的道士,大喊:好强烈的妖气。

      “你说什么”

      陈高阳没听清楚的问。

      “哦,没什么”

      涂小安在房间里仔细的看了看,找了找,心中大致有点数了,问:“你女朋友确定是住在这件房间吗”

      “这个自然,我虽然瞎,但这点不会记错”

      “那为什么在这个房间中,找不到一件女孩子的衣物,甚至是日用品”

      陈高阳诧异道:“没有吗,什么都没有吗”

      倏然,陈高阳摇摇欲坠,想到了一个可怕的可能,痛苦的说:“看来她并不是出什么意外,想必一定是她对我这个瞎子厌了倦了,所以收拾东西,悄悄的离开了”

      不告而别。

      也只有这种可能了,不然海棠住的房间,怎么可能什么东西都没有。

      陈高阳一直在自欺欺人,海棠消失后,他就担心她是不是出了什么意外,是不是遇到什么坏人了。

      但另外有一个更为现实的可能性他一直不愿意去想。

      现在事实摆在面前,他不去想都不行。

      试问,一位女人怎么可能愿意一辈子照顾一个死瞎子。

      她的声音是那么的动人,长的也一定是非常的美丽。

      为什么要跟他这个瞎子厮守终生。

      “到也不是什么都没有”

      此时,涂小安的手中捏着一缕动物的毛发。

      “有什么”陈高阳连忙紧张的问。

      涂小安思忖了下:“就女孩子的头发而已”

      他失望了。

      “海棠,就算你要离开了,为什么要不告而别,我们可以好聚好散的,我不会耽误你的幸福的”

      此时,陈高阳变的悲恸欲绝,已经彻底被悲伤占据,他低下头,颤抖的双肩,墨镜的遮掩下,看不到眼,但却看到了一丝热泪滚烫的流淌下来。

      “你先别难过,或许她有什么难言之隐”

      涂小安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人这种事情,他还真不怎么会。

      更况且还是安慰一个男人。

      陈高阳伤心欲绝,他认准了自己的女朋友其实是悄悄的收拾东西不告而别。

      十分钟后,涂小安待他稍稍冷静,才问:“你这个四合院中,养过什么宠物吗”

      “宠物?”陈高阳还沉寂在痛苦中,心不在焉道:“没有,我一个瞎子还养什么宠物”

      “到是以前我奶奶还活着时,这院中养着一只猫”

      “猫?”涂小安的眼睛猛然一亮:“那猫长什么样子”

      这句话刚说出,涂小安就打了自己的大嘴巴,问一个天生的眼瞎的人这个问题,好像有点脱了裤子放屁,多此一举。

      “那只猫后来呢,是死了,还是怎么了”

      陈高阳不太明白对方为什么突然会问这个问题,但还是回答了:“五年前,我奶奶去世,那只猫也就在也没有出现过了”

      “那你跟你女朋友是什么时候认识的”

      涂小安心中已经有一个答案了,他现在要做的就是慢慢的证实自己心中的答案是真还是假。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