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无敌蛇皇 > 第266章 乌鸦
        已这种二阶的觉醒犬类,普通的人类是完全对付不了它,但是人类世界还存在这种妖怪管理局。

      它厮杀男主,调戏女主,这不,抓过来做笔录了。

      等待判刑。

      涂小安觉得非常的稀奇,这国家特殊部门有点意思,专门对付觉醒类的生物。

      而且在小厅中的人类都不是泛泛之辈,全是修武者,而且都是身怀绝技。

      除了这条变异哈巴狗,小厅中还有不少的警官都在帮着一些犯罪的觉醒生物做笔录。

      比如还有一只棕毛的狗,全身毛发非常的修长,都可以当毯子盖,一阶觉醒生物,等级十七级。

      它就低调的多,也没有哈巴狗有那么远大的志向,想霸占女主,翻身做主人。

      它是在路上被一位妇女唾骂,它就上去咬人,咬了一口,转身就跑了。

      非常的警惕,见好就收。

      妇女被咬,吓得赶紧去打狂犬针,但是这种觉醒犬种,普通的狂犬针根本无用,她的伤口不但如中毒一样的溃烂,还时不时的开始出现神经错乱。

      神志不清。

      直接被家里发现异常,送进了医院隔离,马上做手术。

      一个月后,妇女捡回了一条命,刚一出院,那条棕色长毛狗就窜了出来,再次咬了她一口,转身就跑。

      棕色长毛狗不但有智慧还心胸狭窄,睚眦必报,它就想生生的将妇女折磨死。

      妇女再次住进医院隔离,手术伺候。

      三个月过去,妇女命大,在一帮家属的层层保护下,顺利回到了家。

      但一开卧室的门,棕色长毛狗冲着她露出了一排青白獠牙,凶光乍现。

      这次没有咬,因为妇女一声尖叫后,直接被吓死了。

      属于恐吓谋杀。

      棕色长毛狗不止一次如此变态的行凶,最后引起了妖怪管理局的人注意,大力逮捕。

      在这里,你会遇到各种奇葩的事情,更有一只觉醒黑猫连环杀人事件,足足杀掉了十七条人命。

      原因是它生下来的一胎猫崽子,被宠物店贩卖。

      不但宠物店老板被杀死,那些购买宠物猫崽子的主人,也全部被杀。

      那只黑猫抓到,直接处以死刑。

      涂小安蹲在角落,观察了一番后,开始思忖自己如何逃生。

      这铐在自己手上的锁妖枷太变态了,他不但不能动用属性能力,就连意识力也不能使用。

      他现在就是手无缚鸡之力,要是没了这具人形态,涂小安也就是条毒蛇而已。

      说起人形态,涂小安为了救那个小女孩,被轿车一撞,还损坏了百分之五十的肉身强度。

      这具才刚刚购买的化形术,一半没了。

      好气,真的好气,这是典型的好人没好报吗。

      当一条正蛇难呀,救人都救出事情。

      “蛇精,你是不是傻,你居然为了救那个小恶魔,被捕,别人给你下的套都看不出来”

      涂小安的耳畔响起了一道戏谑调侃的声音,他扭头过去,既然看到角落边蹲着一只漆黑如墨的大鸟,声音正是这只大鸟的口吐人言。

      细看之下,它的两只脚正是铐着比涂小安小很多型号的锁妖枷。

      天底下,只有两种鸟是纯颜色的,一种是白鹭,一种是乌鸦。

      白鹭浑身羽毛纯白胜雪,已经是快是濒临绝种的鸟类,在本国平日来一鸟难见,非常的高雅跟美丽。

      而乌鸦浑身漆黑,数量不知繁几,丑陋不堪,叫声更是被视为不祥之兆。

      显然,这漆黑如墨的大鸟正是乌鸦是也。

      咦...一只乌鸦既然能口吐人言,达到二阶精怪的地步,不简单呀。

      “你怎么知道我被下套抓的”

      涂小安好奇的问。

      那只乌鸦眸有慧光,高傲的说:“本鸦有顺风耳呀,刚看那位愚蠢的人类将你压进来,随后就听他跟同事炫耀,骂你蠢的一B”

      涂小安闻言差点没一口老血喷出来。

      至于这只乌鸦为什么知道涂小安是蛇精,这点就不需要问了。

      气息代表一切,眼睛看到的未必是真。

      不过这也需要一定的道行才行。

      一般的修武者,是看不出涂小安是蛇精所化。

      如此看来,这只乌鸦不简单,给涂小安一种很异样的感觉。

      从外形上看,这只鸟从头到脚全身都是黑色,漆黑如墨如夜,细看下,它漆黑羽毛居然神奇般的泛着深蓝色的光泽,平添了一抹神秘的色彩,它的嘴巴比较大,长而微尖,通体上下,还真的找不到一抹别的颜色。

      说来也奇怪,这只乌鸦虽然一身黑毛,但给人的感觉却并不丑,甚至看它让人产生一种鸡窝里出凤凰的错觉,很顺眼,属于那种越看越喜的。

      要知道乌鸦可是天底下出了名的又黑又丑,叫声粗糙而严厉,呀呀呀的叫让人心声厌恶。

      可这只乌鸦的声音虽然没有黄灵鸟般清脆悦耳,但还算入耳。

      只是话语间,好像有点老气纵横,想必活了不少岁月。

      涂小安细心的发现,虽然小厅中犯罪觉醒类生物不少,但真正需要用锁妖枷的并没几个。

      也就他跟旁边的这只乌鸦能享受这种特殊的待遇。

      这样看来,这只乌鸦大有来头,不是一般的觉醒类生物。

      乌鸦可谓是民间最禁忌的动物了,称它为凶鸟,遇之不祥的不祥之鸟,如当头鸣叫,便是灾祸发生的预兆,谚云就说乌鸦头上过,无灾必有祸,老鸦叫,祸事到等。

      把它形容成瘟神也不为过,更传说乌鸦这种生物有着不为人知的神秘力量,能打通地狱跟人间的通道,能将人的魂魄给勾出来。

      这是一种极赋争议的鸟类,它又黑又丑,却又聪明绝顶,有一项实验,人类曾经企图测验乌鸦智慧的极限,最后越测越发现它其实聪明到恐怖,它能记住一张人脸长达二年之后,还能回忆起你对它做过什么事情。

      它又被称为不祥之鸟,代表死亡,灾难跟毁灭,可偏偏奇怪的是,它还有报喜鸟,孝顺鸟之称,头衔非常的多。

      唐代之前,有“乌鸦报喜,始有周兴”的传说,可到了现代,就有“乌鸣地上无好音”,乌鸦嘴的恶名了。

      人们早上出门,要是听到乌鸦的叫,一定会暗骂一句,晦气,出门估计要看黄历了。

      普通的乌鸦都那么的复杂,眼前这只跟涂小安一直蹲着的乌鸦就更别说了,想必是一只妖鸟,非同小可。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