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无敌蛇皇 > 第272章 怪病
    涂小安出了妖精管理局的小厅外,只见那个跟班的司机在门口等着他,冷漠的道:“我送你离开”

    那么客气?

    他淡淡的说:“没有我带你,你是出不去的”

    看来这个地方很神秘,坐标寻常人根本找不到。

    涂小安点了点头,快要出去的时候,一块黑布扔给他,他苦笑了下,配合的带上。

    上了车,不知道行驶何处,当涂小安下车的时候,既然在之前的拐角红绿灯路口。

    黑色轿车一骑绝尘的掉头开走,一声招呼的都不打。

    涂小安原地思忖了下,先回陈家大院看看,跟人妖恋情侣打了声招呼,说这两天有事不回去。

    一个小时后,他的手机中收到了妖精管理组长冷霜发来的具体信息。

    还有那个村的地理位置。

    时间不多,涂小安也没耽搁,按照地理标志的温山岭去也。

    距离市中心五公里外,有一座温城大山,连绵不绝,群山起伏,可以直通白镇佘山。

    当初涂小安从山野集团逃走,就是顺着大山回到佘山。

    离开人类生活的地带,进入大山,涂小安似鱼如海,直接腾空而起赶路。

    在大山中,不用担心被人发现。

    翻山越岭间,莫约一小时,几乎要夕阳西下,涂小安才在前面一个山坳间发现了一个几百人住的村落。

    由于高空飞行,涂小安俯视而下,这个村的上方弥漫一股黑色气体,非常浓郁的蛇类气息将整个村落笼罩,恍然间,好像有一条庞然大蛇缠绕这村庄,准备一口吞噬。

    “看来就是这里了”

    涂小安几乎一眼,就断定下方那个笼罩蛇类气息的村庄就是冷霜所说的地方。

    也不知道这条隐藏霍乱的蛇精,比吸血蛇如何?

    涂小安开始落地,其样子仿佛天神下凡。

    这个村的位置,有点与世隔绝,很少有外人出入。

    所谓山里的孩子,基本就是指这些村里出来的人。

    白镇的附近,也有不少偏僻的村庄,但是在偏,也没有这村庄来的偏僻,与世无争一样。

    不熟路的人还真的非常难找,要不是涂小安高空飞行,站得高,看的远,还真的难以找到。

    此时,涂小安站在村外看了几眼,蛇类气息如此浓郁,那条霍乱的蛇精应该不难找呀。

    他眼睛浑然一眯,强大的意识力铺天盖地的席卷出去。

    他要找到那条蛇精的藏身之处。

    三天?说不定几小时他就能回去了。

    意识力顷刻间将这村庄笼罩,可涂小安随后微微蹙眉。

    因为他没有发现蛇精的下落。

    奇怪,明明蛇类气息浓郁,怎么会找不到呢。

    就好比你闻到了一股臭味,可是臭味的出处,你却如何也寻觅不出。

    难道妖精管理局的人,说找不到隐藏的蛇精。

    有点意思,那便进村一看在说吧。

    涂小安艺高人胆大的进村了,一进去便觉有些怪异,村里地面既然阴钱满路,但却不见一个活人。

    此时,有只乌鸦不断在枯树上鸣啼,整个村子犹如一座巨大的墓地,显得荒芜而又死寂。

    “好一个死气弥漫的村子”

    就这村的现状,一般人还真的不敢进去,天气微热,但整个村却透着阵阵森寒。

    不知为何,涂小安还有点兴奋起来,他有种道士来抓鬼的感觉。

    到底是怎样的一条蛇精,能将一个村霍乱的如此凋零。

    涂小安继续往村中走去,过了村头,他诧异的看到有几个人正在抬着一口棺材送葬,每个人的脸上都一片哀伤。

    棺材抬到涂小安的面前,其中一位送葬的老者看到涂小安这个外人,显得有点吃惊,不禁的询问:“小伙子,你是什么人,怎么会在我们平安村”

    平安村?

    这个村是个傻子都知道不平安了,涂小安连忙道:“老爷爷,我是旅游迷路了,才进了村”

    “哦,原来是旅游迷路”老者虽然家里死人,但还是好心的道:“你若不嫌晦气,就跟我一道出村,到时候我给你指条出去的路”

    涂小安可是来降妖除魔的,刚来怎么能走,故作疑惑的道:“老爷爷,这个村是出什么事情了吗”

    “小伙子,老头也不瞒你,我们这个村的人得了一种怪病,会传染,所以你还是赶紧的离开”老者叹气的摇了摇头,有种天灾人祸的唏嘘。

    “怪病?”

    不应该是蛇精霍乱吗,看来村里的人知道的也并不多。

    冷霜并没有跟涂小安具体的交代这个村的来龙去脉,只说这条村蛇类气息弥漫,应该是隐藏着一条霍乱的蛇精。

    所以才请他这个蛇王出手。

    涂小安初来咋到,也不急,先问问清楚,想了想道:“老爷爷,是什么怪病呀,我是一位医生,或许可以跟我说说”

    “你...医生?”老者见涂小安清秀年轻,可不像一位医生的样子,而且也像是难以开口。

    涂小安道:“老爷爷,你就随便跟我说说那怪病吧”

    “小伙子,不是我不与你说,老头怕说了吓到你”

    涂小安笑了笑:“爷爷你尽管说”

    老者见他如此执着,点了点头,说道:“我们村这个怪病离奇的很,刚患病之人起初并无大碍,只是在身上冒出些许水疱,然随着时间的推移,水疱越长越多,越来越大,遍布全身,轻轻一碰,便刺痛难忍,水疱破后会流出脓血来,伤口溃烂不愈,流血不止,苦不堪言。”

    “几日之后,患病之人的全身都会肿胀不堪,开始腐坏,拿手轻轻一触,便是一个血窟窿,淤血不断自肤下渗出,这时人已被折磨的生不如死,每日犹如活在地狱之中”

    老者说到这,眼神中流露出深深的恐惧:“这痛苦非人所能忍受,到此程度,患病之人往往都会求死,然死后尚不算完,尸身停放一两日后,血液不凝,反而涌出,犹如化尸水,腐蚀尸身,滋滋作响,最后尸骨无存,只留下一滩血液。”

    涂小安听后,不禁倒吸一口凉气,这怪病如此可怕?。

    听着怎么像中毒了一样,而且还是无比的剧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