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无敌蛇皇 > 第279章 小妖孽(3更)
    老村长的脸上先变得青白,随后又涨得极度的徘红,整个人颤抖着,惶恐不安起来。

    数次张嘴,却没能说出话来。

    “水井就今日死过一人,以前不曾有的,没有,没有的,就死铁三”

    有跪地的村民,紧张的开口,但闪烁其词,顾左右而言他,看样子就不可信。

    “村长,有什么事情就都说出来吧,别隐瞒了,不然或许会影响天师降妖除魔的”

    涂小安眸光闪烁,不理会其他人,看着村长开口,这事情也越来越扑朔迷离起来。

    这就是要破案的赶脚呀,弄的他堂堂蛇王都莫名的紧张起来。

    张天师也道:“若有什么事情隐瞒,确实会影响本天师开坛作法,后果很严重”

    “你们若在有所隐瞒,那么就自求多福吧”

    说吧,张天师还故作恼怒,一副要欲拂袖而去的样子。

    老村长一把拽住了张天师的道袍,诚惶诚恐,连忙道:“老头说,老头说便是,这井内曾经确实是死过人的,那是在三年前了”

    “三年前发生了什么,如实说出”

    张天师目光圆瞪,涂小安暗暗的想,果然有一段不为人知的故事,而且显然跟蛇精有关。

    不然开了灵智的蛇精,何必要如此的跟一个村的人过不去,还这般煞费苦心,直接出来全吃了便是。

    村长目陷回忆之色,有后悔,有懊恼,也有无可奈何,一段三年前不为人知的故事,就这样的被徐徐道出。

    听的人觉得非常的不可思议。

    原来三年前,村中大旱,多日滴雨未下,这种现象也经常发生,村民也没当一回事,反正他们有水井,不怕没水喝。

    可稀奇的是,村中头的那口水井居然也即将干涸,泉眼仿佛消失了一般,不在涌出水。

    这被发现,整个村的人都惶恐了起来,因为那是村里唯一的一口水井,村人靠山吃山,靠水却皆靠那口水井,若这井干涸,在加上大旱天许久未下雨,那么一个村的人都要完蛋。

    正值村中人心惶惶之时,却有一则谣言突然在村里流传,愈演愈烈,谣言说,村中出现了一个妖孽祸害,惹的井龙王大怒,泉眼不在出水,唯有找出那个妖孽,投井交给井龙王杀死,井中之水才不会干枯,泉眼便再次出水。

    何为妖孽,没有人知道,这个平安村世世代代都是老实巴交的山里人,怎么可能会有妖孽,可谣言还说了,这个妖孽是阴年阴月阴日出生,阴气重,煞气重,只要找出这个时辰出生的孩子,那么便是妖孽不假了。

    这段谣言一出,让村里人顿时有了一个寻找的方向,因为村里头的确有这样一个特殊时辰出生的孩子。

    这孩子是一位寡妇所生,其实那女子也不算寡妇,她甚至还未出阁。

    当初,她年方十八,出落的貌美水灵,乃是平安村的村花,不知道暗中迷倒了多少村中小伙子。

    几乎绝大部分到了试婚年龄的小伙子都去过她家求亲,希望取得这位貌美水灵的村花做老婆。

    村花母亲早亡,一个猎户的老父亲独自抚养她长大,平日来也很是疼爱她。

    就算那么多人来求亲,但村花一个都没看上,老父亲也没强迫她非要嫁给谁,反正年龄也不算太大,让她自己慢慢找个喜欢的。

    可谁知某一段时间,也不知道是谁先发现的,这个未出阁的村花肚子居然一日比一日大了起来,几乎都要到了临产的时候。

    挺起来的大肚子根本瞒不住人。

    顿时间,整个村的人都在议论,议论这个村花不知检点,没嫁人就怀了野男人的孩子。

    这可是天大的丑闻呀,尤其在这种几乎快与世隔绝的村内,简直太伤风败俗,老父亲气坏了,逼村花说出那个野男人是谁。

    可奇怪的是,无论老父亲如何的逼问,村花就是不肯说出肚子中孩子的亲生父亲。

    而村里头的人也在讨论,到底是那个有出息的村中小伙子,能弄大村花的肚子,这都生米煮成熟饭,赶紧出来认吧,顶多挨村花老父亲的一顿打。

    然而,偌大的一个村,却没一位男人站出来承认。

    村花要临产了,老父亲只能作罢的让她先生出孩子,野男人总会冒出来的。

    可孩子出生那一天,村花的老父亲意外的去世了,死的莫名其妙。

    而村花生出来的是一个男孩,大家说是这个没有爹的男孩,克死了他的爷爷。

    村花没了老父亲,一个人抚养自己的孩子,几乎不跟村里头的人来往,也没人愿意跟她来往了。

    可突然一日,她家冲进来很多的村民,直接抱起了她三岁的儿子。

    告诉她,这个孩子不详,出生不但克死了自己的爷爷,现在又为这个村带来了前所未有的灾难,现在要将这个孩子投井,让井龙王杀死他。

    村花跟幼子相依为命,岂能舍得,拼死阻拦,另外也有不少妇人由心不忍,知道孩子都是妈心头的一块肉,将心比心,谁愿意将自己的孩子被人拿去投井。

    妇人们纷纷劝言,让大家不要相信那段谣言,说不定过两天,水井就出水了。

    不少人动摇了,对于这些朴实的村民,要他们这样残忍的将一个三岁孩子投井,也确实做不出来,有伤天和。

    但此时,一个男子冲了出来,将三岁男孩戴在头上的一个草帽打落。

    草帽打落,霎时间,所有的村民一阵惊悸,毛发着了魔一样地冰冷地直立起来,随后,再也没人会心软了,这个孩子必须投井,而且还要马上投井。

    就连那些于心不忍的妇人,也没一人站出来反对了。

    为什么大家忽然狠下心肠,因为此时此刻,大家都觉得这个孩子的确是妖孽,就是他害的村里人没有水喝。

    原来,当那个男子打落三岁男娃头上的草帽,他的头上是一副无比惊恐的画面。

    头上自然是头发对吧,可不然。

    这个男娃头上却长满了一条条会动的触角,就跟小小的蛇尾一样,密密麻麻,在众人的面前蠕动,画面细思极恐,简直比见了鬼还要吓人。

    妖孽,小妖孽,这不是妖孽,天底下,还有什么是妖孽。

    怪不得这个孩子一出生,他的爷爷就死了。

    敢情老父亲是被这个刚出生的妖孽给活生生的吓死。

    搁谁,谁也要被吓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