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无敌蛇皇 > 第280章 可怕的可能(4更)
    三岁男娃头上的蛇尾触角,在加上谣言,让这些村民变得坚定不移。

    没有人在会软下心肠,村里的那口水井不可一日无水,这孩子必须投井,交给井龙王处置。

    就算没有所谓的谣言,没有水井干枯,这孩子也不能留,这是妖孽啊,怎么能活在人世间。

    妖孽就要死,别说是这种封建的村庄,就算是大城市里的人,看到男孩头上长满了蛇尾触角,如此细思极恐,也会选择杀死。

    不过现代科学下,受法律的保护,孩子在怎样都是无罪的。

    可在古代,别说这种,比如孩子生出来是畸形,畸形的稍微严重一点,就叫做“获罪于天”。

    这样的说法可就大了,是上天对你的惩罚,可能是上辈子做了什么恶,到今世得以恶报,这样就只能对孩子进行处理了。

    处理方法基本就是在晚上的时候,挖个坑活活埋死。

    有的就直接在生产出来的时候,活着都直接就说是死婴,然后埋掉。

    如果有不忍心的就找个深山偏僻一点的地方抛弃,让其自深自灭,基本上这些孩子都逃不掉死亡的命运。

    就连皇帝生出来的孩子,是这样,都逃脱不掉死。

    现在村里人认为,这村花孩子就应该一出生,就杀死,留了三年,才照成村里的灾难发生。

    就这样,妖孽小男孩被抱走了,村花拼死阻拦,不断的哭泣,这孩子就算是个妖孽,是个祸害,但也是从她的肚子里生出来的。

    十月怀胎,生子之痛,岂能是一般人能理解。

    况且她现在只有这个孩子,这个孩子要也没了,她在这个世界上就再无亲人。

    可面对村里人吃了秤砣铁了心,村花一个弱女子又哪能拦得住,三岁男娃被抱到水井口,捆住手脚,脚下坠石,被无情的沉入井底。

    “不...不要,我的儿子”

    村花在井旁哭的撕心裂肺,肝肠寸断,仿佛被整个世界给抛弃了。

    这个她世界上唯一的亲人,唯一的孩子,就这样惨死了。

    她的脑海中不禁浮现已经学会说话儿子的童声。

    “娘亲,武儿是不是怪物,为什么我跟别的孩子不一样”

    “娘亲,你为什么哭了,是不是武儿又惹你生气了”

    “娘亲虽然我没有父亲,但没有天就没有地,没有您就没有我,武儿会快快长大,然后孝顺娘亲您的”

    小小幼子,脆脆童声,迸发自己对母亲坚定的誓言。

    村花举目无光,抬头仰望天空,一片灰蒙蒙的天,她深吸一口迎面吹来的风,整个人如娇艳的花儿,变得暗淡无光,瞬间凋零。

    “武儿,娘亲不会丢下你的,娘亲来了...”

    村花仰天一声尖叫,饱含泪水的投井而亡,尸身不浮,直坠井底深处。

    旁边的村民们面面相觑,他们只想将这个小妖孽处置了,交给井龙王,可不想这个村花也死呀。

    老村长连忙叫人下去打捞救人,可奇怪的是,井底既然空无无人,一无所获,连续打捞多日,都找不到村花的尸体,就连那个妖孽男娃都找不到。

    平安村里的人,心里都不舒服,不知道之前那样做,到底是对是错。

    他们都是老实巴交的村民,一辈子也不想去祸害谁,只想平平淡淡的过自己的小日子。

    也不知是不是巧合,几日之后,一场瓢泼大雨解了村中干旱,井中水满,惴惴不安的村民心里变的好受多了。

    他们没有做错,小妖孽一死,天降大雨,快要干枯的水井也恢复了往常,想必是井龙王降雨,而且看样子泉眼也不断溢出水来。

    一切如初,恢复正常。

    只是之后,村人再吃水之时,总觉有些膈应,因为井底深处,还葬着两具尸体。

    但久而久之,三年后,大家也渐渐将这件事情给遗忘了。

    如果不是铁三的尸体被打捞上来,谁也不想记起跟提起这件事情。

    “愚民,愚民,两条生命就这样被你们给活活祸害死了”

    张天师听完整个故事,脸色铁青,心中怒极,心想这村中之人却也该死。

    你把别人的孩子投井,等于是逼死那可怜的村花。

    涂小安也是一脸的阴郁,这种荒唐的事情,好像在封建社会才会出现吧。

    有村民反驳:“天师你是没看到那个男娃,他头上长满了蛇尾触角,连一根正常的头发都没有,不是妖孽是什么”

    张天师本欲张口,但却语塞了,应该说什么,说在怎样,也是一条活生生的生命吗。

    涂小安陷入沉思,这村花生出来的男娃确实古怪,整个事情也非常有值得推敲的地方。

    这男娃的父亲到底是谁,好像从这对母子死后,事情就算告一段落了,从始至终,都没出现孩子的父亲。

    另外,这男娃头长蛇尾,还真的非常的诡异古怪,这属于基因胎变不成?

    还是说跟村花想好的不是正常人。

    不尽然间,涂小安想起了之前任务的蛇胎女人,上古修蛇借女人的身体孕育后代。

    莫非这件事情也是如此?

    可不对呀,那条修蛇虽然借女人的身体孕育后代,可舒瑶肚子里坏的就是蛇的样子。

    这村花生出来的孩子,除了头长蛇尾触角,别的跟正常的孩子可没有两样。

    带上帽子,完全看不出来。

    如今平安村遭到一条隐藏的蛇精报复,在配合这个荒唐的故事,涂小安基本上都认为村花的野男人就是那条蛇精了。

    口味不会那么重吧?

    那个画面,简直让人不敢多联想。

    涂小安更想到了深层次的一种可能,二阶蛇精级别,就算跟人类女子做点什么。

    基本上跟蛇胎女人舒瑶的情况差不了多少,不可能生出来的孩子有手有脚,除了蛇尾触角,别的都一样。

    但还有一种可能。

    那么便是这并不是一条蛇精,而是已经证道的三阶生灵。

    可化为人形。

    试想,村花连整个村的小伙子都看不上,说明她眼光很高,又怎么可能跟一条大蛇那个什么什么。

    口味也不会重的如此惊天地泣鬼神。

    唯有化形的三阶生灵,让她看不出来,不小心着了道。

    也唯有证道的三阶生灵,才能让涂小安这条登基坐殿的蛇王都找不出它的隐藏之处。

    不然整个村蛇类气息如此浓郁,他闭着眼睛都能找到。

    要真的如他的猜想,那么这件事情还真的大条了。

    这个平安村到现在还没灭绝,绝对算是一件幸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