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无敌蛇皇 > 第476章 来自一条蛇的艳福
    这葡萄般的灵果被涂小安吞进去,顿时就是一股暖洋洋的热流,让他觉得身体内的虚弱感减了不少。

    已涂小安的经验,顿时知道这是一颗一等中品的灵果,效果比他的蛇莓要好。

    这丫头还真是过着神仙一般的生活啊,已灵果作为日常的水果。

    由此看来白妖王对她实在不薄啊。

    绝对是当祖宗供着一样。

    白妖王恐怕万万没想到,千辛万苦的想杀蛇精没成功,现在那条蛇精不但在他的地盘,还吃着他的灵果。

    这要是被他知道,恐怕还真会气的喷出一口老血。

    很显然,白妖王想来一段人妖恋,就是不知苏如诗到底是个什么意思,是愿意还是不愿意。

    起码她现在看起来,不像有什么不好。

    曾经涂小安安慰副院长老头,新社会要有新思想,人妖恋并没什么不好,主要是两情相悦。

    当然,这个人妖恋也要看对象的,如猫精海棠跟陈高阳,涂小安乐得成全。

    可白妖王想要人妖恋,涂小安必须站出来反对,以前因为副院长,现在因为自己。

    苏如诗是非常喜欢这条捡来的蛇,一等中品灵果真的当普通的水果一样的一颗一颗喂,脸颊带着笑意,轻声细语的说:“小冷,你是我见过最好看最俊俏的蛇了,额头长一个王,跟老虎一样霸气”

    哼,那是自然,不是涂小安吹牛,普天之下,绝对找不到第二条他这样的蛇,老虎额头那个王,能跟他的比,靠什么国际玩笑。

    “你多吃一点,吃饱了有力气蜕皮,不过你的皮那么难蜕,等会还是我一起帮你吧”

    那可免了,涂小安这三阶证道的蜕皮,任何人帮不了。

    况且他现在身体虚弱,也无法正常蜕皮。

    当然这灵果,涂小安是来者不拒,有多少吃多少。

    足足十几颗被他吃进去,甚至让涂小安觉得自己的身体恢复了一成左右。

    一袭睡意涌上心头,直接睡了过去,由此可见涂小安的身体伤的有多严重了。

    一代妖王毁天灭地的全力一击,绝对不是开玩笑的。

    苏如诗忽然傻眼了,这条蛇吃着吃着,居然把自己吃睡着了,倏然好笑的呢喃自语:“还真是一条蛇,不是吃就是睡,真拿你没办法”

    闲来无事的她,就这样拖着下巴,眼眸忽闪忽闪的看着精致小蛇的睡觉。

    越看越喜,忍不住的伸出手,摸了摸它额头上的王字印记,一摸,印记还闪烁一下光泽,像是在跟她互动。

    苏如诗惊喜的很,不断的摸,不断的看王字印记如星星般闪烁,她既然乐此不疲的玩了整整一个早晨。

    等下午时分的时候,苏如诗就叹起了气,都四五个小时过去了,这蛇怎么还在睡啊,这也太能睡了吧。

    莫非她捡的是一条贪睡蛇?

    .............

    时间流逝,悄无声息,等涂小安转醒的时候,掀开眼朝着竹窗望去,外面的天早就夜幕降临了,黑沉沉一片。

    涂小安感觉身体舒服多了,想尝试蜕皮,发现身体根本没有一点的反应。

    望着竹窗边的那盆娇艳的珍珠梅,他的蛇莓浑然一眯,:“给我起...”

    娇艳的珍珠梅诡异的动了,一点点的悬浮起来,可刚悬浮不到一公分,涂小安的意识力就骤然溃散。

    哎...

    在没渡劫之前,他的意识力强度就算一辆大卡车,都能轻松的给提到空中去。

    “看来这身体不是一时半刻能恢复的,要多吃点天材地宝才行”

    系统沉睡,涂小安系统中的蛇莓也无法召唤出来,他现在就像丢了打开家门的钥匙,进不去,东西也拿不出来。

    “对了,那丫头呢”

    涂小安发现醒来一会儿,都没看到苏如诗那张美如画的脸,莫名还有点想念。

    淡漠的看了看四周环境,涂小安发现自己在一张粉红色的闺床上,床上面充满了苏如诗的气味,简直可谓芳香扑鼻,让人心旷神怡。

    看来这丫头对自己真不错,自己睡着了,还将自己抱到她的床上来。

    一点不嫌弃他是一条蛇吗。

    半晌,涂小安这条精致小蛇从床上游曳了下来,寻找苏如诗的踪影,顺便熟悉熟悉这阁楼的环境。

    游来游去之后,涂小安忽然敏感的听到了一阵哗啦啦的声音,在旁边的一个房间里。

    他也没多想,直接游了过去,进入那个房间,看到有一个帘子挡着。

    再游过去一看,顿时不由的惊呆了!

    一个大木桶之中,端端半趟着一位眼帘微闭的少女,一幅春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滑洗凝脂的画面呈现在涂小安的眼前。

    卧靠,原来这丫头在泡澡啊,大晚上泡澡,还真的会享受。

    沐浴中的苏如诗微闭的眼睛掀开,看到精致小蛇在帘子边杵着,顿时眸子一亮道:“小冷,你终于醒了啊,太好了”

    涂小安想着自己该识趣的离开,看女孩子泡澡算怎么回事,他虽然是一条蛇,但毕竟是人类的灵魂。

    而且相信用不了多久,他就可以真正化形了,非礼勿视吧。

    哗啦啦...

    只见苏如诗一下子从木桶中站了起来,哗啦啦的水从身上滴落,如出水芙蓉。

    那是一幕怎样的画面啊,一具好似发光发亮的的少女酮体就这样光明正大的暴露在他的眼前,涂小安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眼睛,感觉眼睛都要掉下来了一样。

    好美的一具酮体啊,简直无懈可击,美的令人惊心动魄,他迫使自己用艺术的目光去欣赏,不带一丝杂念。

    一条蛇,能干什么。

    呆了,涂小安彻底呆若木鸡了。

    拜托,能不能矜持一点,就算我是一条蛇,你也不用暴露吧。

    我这样全看了,要不要对她负责啊,涂小安没来由的胡思乱想。

    人呐,一是命,二是运,三是风水,四是姓名,涂小安这算大难不死,必然艳福?

    苏如诗那里晓得一条蛇的复杂思念,从木桶中迈出来,抓起好似全身僵硬的蛇,重新回到了木桶中,笑嘻嘻的说:“小冷,我们一起泡澡,人家也帮你洗洗”

    “咦...小冷,你怎么了,全身那么硬”

    能不硬吗,拜托,我也是成年的男性。

    涂小安就这样被苏如诗强行的抓到木桶中一起泡澡,说实话,长那么大,他还没见过女人的身体,这回算是大饱眼福了。

    之前在面馆中第一次见落子烟,他将自己叫到卧室去,脱去了丑陋的外皮,露出了完美的身姿。

    但是,落子烟好歹还是穿着贴身内衣的,没有全露。

    这丫头到好,看着那么的清纯无暇,却给涂小安来了一个措手不及,好无心理准备,就把自己的身体给他看了。

    而且现在貌似还可以继续看。

    老头,你可别怪我看了你孙女的身体,我也很无奈的。

    涂小安暗暗的碎碎念,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

    一双巧手在涂小安的身子上抚摸,传来苏如诗的声音:“小冷,你尾部的蛇皮为什么那么难,泡了水还撕不下来”

    苏如诗心心念念的想将这条蛇最后一点的旧皮扒去,可如何撕也撕不下一点皮,蹙眉的说。

    涂小安置若罔闻,一双蛇眸深深烙印在一对泡在水中雪腻香酥的小白兔上面去,根本掀不开眼。

    小丫头发育的不错,融酥年纪好邵华,春盎双峰玉有芽。

    不看白不看,虽然看了也白看,但机会难得。

    苏如诗像是察觉到了这条蛇的灼热目光,那蛇眼亮的发光一样,不带眨的盯着自己的胸,她顿时脸颊晕红起来,立刻用一只手护住,一个爆栗敲过去:“小冷,原来你还是一条色蛇,不准乱看”

    之前她根本没有多想,一条小蛇而已,但现在这条蛇一直盯着自己的胸看,看的她心里有点别扭起来。

    涂小安的头被不轻不重的敲了一下,回神之后,发现苏如诗不知何时穿上了一件红粉色的内衣,外表披上了一件白轻纱,出水芙蓉般动人。

    他也重重的松了一口气,在这样看下去,他怕自己会原地爆炸,伤上加伤。

    苏如诗将涂小安从水中抓了出来,挂在自己纤细白嫩的手臂上,忽然好奇的问:“小冷,你是男的还是女的,不,应该说你是雌的还是雄的”

    涂小安翻了翻白眼,我怕我口吐人言的回答你,会吓死你。

    就这样挺好,要是自己开口说话,这丫头一定知道他是一条修炼的蛇精,或许就不会那么自然了。

    苏如诗当然也不指望这条蛇能告诉她什么,只是随便一问。

    一人一社回到之前的内室睡房,苏如诗又将涂小安这条小蛇放到了梳妆台上,而自己则坐到梳妆台用梳子梳起了自己柔顺的三千青丝。

    脑海中不由浮现这条蛇用一双亮的惊人的眸光盯着自己的酥胸看,就俏脸一红。

    自己的身体这辈子还没被人看过,没想到却先便宜的一条蛇。

    不知为何,噗嗤一下,她反而笑了。

    “小冷,你饿不饿”

    涂小安迫使自己从刚才香艳的一幕从挣脱出来,听到苏如诗的问,想起了灵果,顿时拼命的点头。

    “等我把头发梳好,就给你拿水果吃”苏如诗说着突然想起了什么,道:“你是蛇,应该要吃肉的,老拿水果喂你,好像不太好”

    涂小安闻言,顿时一愣,拼命的表现出自己就是一条吃素的蛇。

    他急需能量来恢复伤势,恢复力量,傻逼才要吃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