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无敌蛇皇 > 第481章 蜕皮结束,证道立位(默哀)
    两大妖灵的大战都发生在紫竹林之外,而紫竹林内,一少女跟一条小蛇惬意的过着人蛇两人世界。

    这片竹林的紫金竹分为两种,一种轻盈细巧,一种粗大坚挺,一根和一株的区别。

    此时,苏如诗慵懒的躺在一片翠绿的草坪上,旁边一根根一株株的紫竹仰天而立,四季长春。

    一条小蛇不安分的在她的身上四处游走,弄的苏如诗一阵酥麻,但是这丫头好像一点都不介意被一条蛇给占便宜,反而花枝招展的笑着。

    “小冷你别闹了,对了,你还记得你之前喝的那个露水吗,就是这紫金竹里面溢出来的水,这几天你在冬眠,人家守着你,都好些天没来采露水了呢”

    涂小安仗着自己是条蛇的身份,都快把苏如诗的身体摸了一个遍,活脱脱一个登徒浪子。

    不看白不看,不摸白不摸。

    苏如诗的话,让涂小安顿时安分了起来,让他一下子想起了那个淡紫色的水,很好看,也很好喝,蕴含天地灵气凝结而成的露水,自带能量。

    可惜太少了,没喝几口就没了。

    突然涂小安眼睛一亮,敢情那个水是来自竹子内啊。

    微微思忖,涂小安离开了苏如诗这具曼妙的身体上,转而游曳到了一根长达几十米长的紫金竹面前,张开蛇口,露出了他甚少使用的毒牙,直接印在了紫金竹的根上。

    苏如诗看到这一幕,咯咯一笑的说:“小冷,你是不是又想喝露水了”

    “不过你这样是没用的,我告诉你,这紫金竹可是世界上最坚韧的竹子,就算是大力士拿着斧子来砍,顶多也就砍出一个浅浅的印而已”

    她为什么采集紫金竹溢出来的露水,第一是不想破坏紫竹,第二就是想破坏也没办法。

    这竹子的坚韧程度,甚至让她绝对比钢铁都不需多让。

    “小冷,你就别费劲了,等明天我们早起,我带着你一起采露水”苏如诗笑呵呵。

    明明一根筷子长度的小蛇,非跟一根无比坚韧的竹子较什么劲,这不是自讨苦吃吗。

    涂小安像是听不到苏如诗善意的提醒,一口咬下去:“嚓...”

    紫金竹上面出现了一排整齐的细洞,汩汩的声音从竹节中哗啦啦的响起,原来里面的露水顺着涂小安的毒牙印流了出来。

    流出的水,不是晶莹淡白,而是微微淡紫色,带着一种静谧的气味。

    呃???

    苏如诗娇躯一震,望着淡紫色的水从竹子内流出来,顿时就傻眼了,呆若木鸡。

    这什么牙口啊,紫金竹连斧头都砍不断,这蛇一口就咬出一个洞来。

    涂小安自然不会跟这个没见过世面的丫头计较,堂堂蛇王,若连一根竹子都对付不了,何以让万物臣服。

    他吐出蛇信舔了舔竹子上流淌下来的紫金水,依然好甜,如甘泉一般,水流着喉咙进入身体,很暖和,让人精神一震。

    可惜系统不在,否则绝对会能源数据显化出来。

    每一滴紫金水都蕴含纯粹的能量啊。

    舔了一下之后,涂小安微微的后退,他可是蛇王,吃相不能太难看,岂能如狗一般的舔水喝。

    只见他的蛇眸浑然一眯,一股意识力投放到了流出露水的细洞面前。

    霎时间,一条天水形成,里面流出来的露水像是脱离了地心引力般,一股脑的朝着精致小蛇飘去。

    涂小安将蛇口张的大大的,这条形成的天水直接流淌入了他的蛇口中。

    咕噜...咕噜...!

    涂小安畅快淋漓的喝水,喝的那叫一个奢侈,那叫一个痛快。

    就跟水龙头下埋头接水喝一样。

    这一幕将苏如诗彻底看的目瞪口呆,自己的宠物蛇这是怎么办到的?

    水流天成,有了灵性一样的流入他的蛇口,好梦幻啊。

    “哇...小冷好厉害”

    半晌,苏如诗才反应过来,兴奋的鼓掌起来,完全自己捡来的蛇有超能力啊。

    旋即,她又看到精致小蛇身上迸发耀眼的光,尖叫道:“呀...小冷,你又开始蜕皮了啊”

    没错,随着涂小安放肆的喝紫金竹内的水,喝下去的水就是能量,促进了他的发育蜕皮程度。

    “太棒了,这水钟天地之灵气,看来自己不需要在等几天了”

    涂小安不管苏如诗跟小粉丝一样的在旁边尖叫,不断的吞下流淌进蛇口的水。

    十分钟后,他身上十几片旧蛇皮脱落。

    但这紫金竹不在流出水来,想必里面已经是真空了。

    咻...

    只见精致小蛇闪到了另一根紫金竹面前,二话不说,一口咬下去,蛇眸浑然一眯,先前的一幕重演。

    咕噜咕噜...!

    他通体蛇躯灿灿生辉,一股强大的蛇王气息开始蔓延开来,四周的温度骤然下降,如履薄冰。

    苏如诗倏然感觉一道冷风笼罩,一张绝美秀丽的脸颊苍白起来。

    好冷,这种感觉好像夜里她在睡觉似的。

    “不够,不够,这水越多越好,今天,我涂小安就要证道三阶蛇王归位”

    他已经被耽误了,被拖延了证道的时间,涂小安受不了自己弱小的样子,他一天都不想等了。

    一种睥睨傲世的感觉随着大量的蜕皮,油然而生。

    嗖嗖嗖。

    一条蛇影在竹林闪动,速度快如闪电,已肉眼不可见的速度咬了十几根紫金竹,倏然,十几条水流汇聚,纷纷朝着一张蛇口狂涌而去。

    “小冷,...”

    苏如诗楞着两只眼眸发痴地着眼前的一幕,看的连鼓掌都忘记了,第一次她想,她捡来的到底是条什么蛇?

    此蛇通体发光发亮,越来越神俊。

    莫非小冷也是妖???

    “就在今天,就在此时”

    吟...!

    一道蛇吟声仰天长啸起来,须根之间,整个空间变的天寒地冻,天空似乎要垮塌下来了。

    天地又为之一暗,一股无上蛇王威严的气息侵袭了整个紫竹林,一根根一株株紫金竹像是受到了莫大的惊吓,疯狂的摇曳起来,沙沙作响。

    就宛如经受了狂风暴雨的洗礼。

    噗通...!

    苏如诗被这一道蛇吟声吓得一屁股坐到了草坪上,宛如石化。

    她的眼睛慢慢的睁大,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自己捡来的小蛇随着不断的喝紫金水,体形居然开始暴涨。

    明明那么小那么精致的蛇,不断的体形变大,变粗,变长,身上三种条纹颜色闪烁神光,像是飞龙冲天而起。

    轰隆隆...

    只见不断暴涨的蛇身上三种神光迸射到紫竹林的上空,形成了三股无与伦比的云气,一条巨大的蛇影若隐若现起来。

    这种异象,既然跟当初猴儿山的时候,一模一样。

    “哈哈...我终于蜕皮结束了”

    不断暴涨的涂小安随着身体最后一道蛇鳞片脱落,旋即感觉身体的枷锁,身体的桎梏被全部打开,一股浩然磅礴力量爆涌而出。

    吟...!

    蛇吟声响彻整个紫竹林,蛇王的威严让无数生物都无条件的臣服。

    最为明显的就是暗中蛰伏在紫竹林的数万条野狗,一感受到这股蛇王威严的气息,既然立刻流露出惧怕的神色,龟缩的地上,诚惶诚恐的低沉吼叫起来,一副等死的样子。

    紫竹林外,狗妖跟妖艳女人打的热火朝天,只见妖艳女人越打越来火,打了数个小时,一点便宜都没占到,气的吃喝:“该死的狗奴才,你再不让开,我就让我表哥杀了你”

    “本妖这条命本来就是大王的,大王想要随时可以来拿”

    “哼,本公主要杀的人,谁也拦不住,我表哥都不行,你在不滚开,本公主就真的不客气了”

    妖艳女人准备显化战斗状态,但做为爱美的她,是极为的不愿意让自己显化战斗状态之中,因为那样太丑陋了。

    狗妖一脸苦笑:“公主殿下,你就不要为难属下了,里面的那个女人是大王亲自让我守卫,我怎能让你杀,除非你先杀了我”

    “那你去死吧”

    妖艳女人浑身妖气愈演愈烈,身体开始产生变化,可倏然间,一股无比威严的蛇王气息自紫竹林内蔓延出来,她一愣,狗妖也一愣。

    都被这突然来临蔓延的威严气息震撼到了,以致就像受到电击一般,精神处于半痴半呆的状态之中。

    “好强大的蛇类气息,既然让本公主都心生害怕”

    妖艳女人咽了咽口水,脸色不禁苍白起来,旋即,她好像想起了什么:“狗奴才,里面怎么会有一股如此强大的蛇类气息,分明就是三阶蛇妖”

    “不好”

    狗妖蓦然醒悟,莫非是有一条蛇妖想要里面那女人的命?

    想到此,狗妖的身形拖出一排排虚影,骤然朝着紫竹林内掠去。

    妖艳女人停滞了下,也跟了进去,若有人代她杀了那个贱人,这样最好。

    .........

    妖灵山脉属于柳妖王地盘的蛇山之上,数以百万计的蛇种暴动了起来,它们似有所感,心有神会,尾巴弯曲轻翘,蛇身笔直,纷纷朝着一个方向俯首膜拜,嘶嘶作响的声音此起彼伏,响彻天地。

    这画面无比的壮观跟宏大,仿佛一场蛇类的盛宴要举行,好不夸张的说,只要活在妖灵山脉上的蛇,都不自觉的朝一个方向俯首膜拜。

    与此同时,另一处妖灵山脉的区域,那是属于灰妖王的地盘,此时一位白衣女子手提一把宝剑,凄厉的杀机带着滔天的怒火攻击一位贼眉鼠眼的灰袍男子,她的每一剑,每一击都带着毁灭性的强大破坏力。

    还在她攻击的对象实力也很强,不然一百条命也没了。

    这灰袍男子不是别人,正是妖灵山脉威名赫赫的巨鼠灰妖王,实力还在白妖王之上。

    “你这个疯女人不要太过分了,这些日子,你杀了本王多少同类,本王让你三分,可你别没完没了,若不是看在柳妖王的面子上,你以为本王真的会怕你”

    白衣女子的容颜绝艳,但此时散发出来的却是凄凉的美,整个人杀意如若狂风骤射:“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我落子烟发过誓,要杀尽你们老鼠一脉”

    “哼,这话就连柳妖王都不敢大言不惭的说出来,你算什么东西,不过是个好命的女人”

    一男一女对拼之间,风云变幻,空间扭曲,激烈的爆响声不断的迸发。

    “废话少说,死老鼠,拿命来吧”白衣女人宝剑在手,杀招连连,每一下都是带着巨大的毁灭力量。

    灰妖王忙于应付,心中暗暗叫苦,早知道这个疯女子会那么的疯狂,当初最后一击就让白妖王来了。

    现在到来,所有的仇恨值都算在了他灰妖王的身上。

    白妖王反倒没人找它算账了,他找谁说理去,不就出手了一招而已吗。

    灰妖王这一出手,不但吸引了这个疯女人的仇恨,还吸引了整个蛇族一脉的仇恨值。

    这些天,他的鼠类一脉,每天都不下几万的老鼠被杀死,觉醒来,精怪层次,死的不计其数。

    那叫一个损失惨重啊。

    落子烟眼中现在只有仇恨,恨这只暗中偷袭的死老鼠,也恨自己的优柔寡断。

    杀,唯有杀了这只死老鼠,她的心里才能好受一点。

    如果自己不帮他报仇,谁有谁能帮他报仇。

    就算是同归于尽,她也不在乎,因为她的所有梦,都因为这只死老鼠的一击化为泡影。

    然,蓦然间,落子烟整个人娇躯一颤,似有所感,她难以置信的朝着一个方向望去,一双凄凉的美眸慢慢的睁大,紧接着热泪娟娟而流。

    “你还活着,你还活着...太好了”

    她一下子捂住了自己绝艳的红唇,喜出望外,感觉自己的天一下子明亮了起来。

    灰妖王奇怪的看着这个疯女子,很是懵逼,尼玛的什么情况,打着打着忽然自己哭了起来?

    问题是灰妖王纵然贵为一代妖王,但在刚才的战斗中,连对方的一根头发都没碰着啊。

    你哭个毛线啊,该哭的是他。

    仅仅半晌,灰妖王就见对方手中寒光凌然的宝剑骤然消失,更是莫名起来,搞不懂这疯女人的套路。

    难不成,接下来准备眼泪杀死自己?

    “灰妖王,今天我们到此为止”

    “你什么意思”

    只闻落子烟厌恶的看了他一眼,飞身远走,丢下一句话:“你的命不需要我落子烟来取了,自有人来要你的鼠命,等着吧”

    ..................

    PS:今天依然四千大章,我连拆章都懒得拆,这两天心情真的很差,从小一起长大的表兄弟,发小,居然跳轨自杀了,很难置信,很难接受,这两天心中一直笼罩一股阴影,沉甸甸的挥之不去,我跟他从小一起读小学,读初中,高中,什么事情都一起做,一起学会了抽烟,一起泡网吧通宵,几乎在二十岁以下的那段时光,都是形影不离,后来步入社会,不能跟以前一样玩了,他去了美国,联系少了,今年四月份他回来了,我很开心,又可以一起玩了,但没想到他精神出了问题,行为逻辑都跟正常人不一样了,挺可怕,只能去精神病院了,去了疗养了一个月,出院了,好多了,像个正常人,没事在我家占着我的电脑玩游戏,在我家睡觉,以为他好了,九月份他又回美国去了,可这才多久啊,就传来了他跳轨自杀的消息,抑郁症闹的,我整个人听到都是懵逼的,这些那么不靠谱的事情不仅仅是新闻上面的事情吗,既然能发现在我的身边,还是我从小的兄弟,心很痛,转眼便天人永隔,他很狠心,选择那么狠的方式,要走了,也没发一条信息给我,他还比我小几个月呢,还没谈女朋友,还没老婆,555555555,我的表兄弟,希望你在天国没有痛苦,早知道这样,我就硬拉着你,不让你回美国去了,可晚了,请一路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