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无敌蛇皇 > 第533章 缘分已尽
    “涂小安,你这个混账,你居然真的杀了我义父”

    这一刻,落子烟整个人都感觉要疯了,她之前眼中看向涂小安的温柔,在柳妖王元神皆灭的一瞬间,彻底消失不见。

    凄厉的杀机带着狂涌的怒火焚烧了她的美眸,手中宝剑倏然剑吟了起来,光芒大亮,手一挥,一道恐怖的剑气直接朝着涂小安席卷而去。

    涂小安现在的眼里反而没有了任何的的怒火,因为他的怒火在柳妖王魂飞魄散那一刻,也就消散掉了,这道恐怖的剑气席卷,他的反应也很快,扭身闪躲掉,剑气劈到了后方的岩石上,顿时间,整个万血池震动了起来,岩石簌簌而落。

    “子烟你冷静一点,其实都说不上杀,柳妖王在你的眼里早就是一个死了五百年的人了”涂小安连忙开口解释。

    落子烟苍白的脸颊,眼中闪动的却是一种凄凉:“那不一样,我义父分明还没死,可却被你给杀了”

    “我不杀他,他就杀我,他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混蛋,不值得你为他那么做”涂小安杀柳妖王一点都不后悔。

    “就算他是天下第一混蛋,那也是我落子烟的义父,我的命是他救的,我活到现在,也是因为他,他对我有如同再造之恩”

    说着,落子烟宝剑在手,漫天挥舞,朝着涂小安不断的攻击。

    涂小安只能不断闪躲,没有还手,看到落子烟苍白的容颜,跟绝望凄凉的表情,这一刻,他有些心疼起来。

    印象中,落子烟一直是一个很神秘的女人,她好像高高在上的仙女,触不可及,高不可攀,从来都是风轻云淡。

    可现在她好像失去了理智,将涂小安当成了杀父仇人。

    她这样做并没有错,柳妖王是他的义父,她可以因为义父的一句话,五百年去做一件事情,现在她尊敬的义父还活着是那么好的一件事情,可转眼就被涂小安给杀了。

    她能不崩溃吗,能不报仇吗。

    但涂小安也没错,柳妖王要夺舍他的身体,要了他的命,他当然是以牙还牙的反击。

    错的是他们之间的立场跟关系。

    整个万血池几乎快要塌陷了,这时,一道石板门开了,外面守门的蛇妖灵被惊动的进来看看发生了什么大事。

    可一进来,整个人都傻逼了,它看到姑姑拿着宝剑,不断的攻击蛇王大人,瞬间宛如石化。

    “滚出去”

    涂小安发火的声音传来。

    “是”

    蛇妖灵几乎是连滚带爬的离开,将石板门重新关上,心有余悸,里面两位都是它的活祖宗,谁都惹不起。

    “你是不是真要杀我,为你那个混蛋义父报仇”涂小安不断的闪躲也失去耐心,怒喝一声。

    落子烟脸上挂着凄凉的美,声音带着一丝颤抖,道:“没错,杀父之仇,不能不报”

    “好,那我涂小安就站着给你杀”

    涂小安不在闪躲,反而向前踏出一步,冷冷的注视她。

    落子烟诧异一下,宝剑在空中到摇摆不定了,咬了咬唇。

    “来啊,来杀啊”

    涂小安大喝一声,顿时一抹剑气入眼底,只闻铿锵一声,宝剑下一刻劈在了他的身上。

    旋即,传来落子烟气极反笑的声音:“既然让我杀,有本事把你全身的鳞片给我撤了”

    这都什么人啊,说让她杀,搞的一副悲壮的样子,可全身蛇鳞片布的刀枪不入,密不透风。

    你这是坟前烧报纸,糊弄鬼啊。

    涂小安抬了抬下巴,傲娇道:“我已经站着不动让你杀了,至于你能不能杀了我,那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你...”

    落子烟美眸一冷,漫天剑影挥洒在涂小安的身上,宝剑劈在他的蛇鳞片上,就激起一阵火光。

    涂小安任由落子烟砍,浑然不动,自己杀了柳妖王是解气了,现在也应该让她解解气。

    他实在不想因为柳妖王那个小人,跟落子烟变成仇人的关系。

    那样,他会不舍得,他会心疼。

    一剑剑的砍下,涂小安亲眼看着宝剑劈砍在自己的蛇鳞片上,落子烟好像是用了全力,眼中带着恨意,但...!

    但涂小安心里清楚,她并不是真想伤害自己,真想要自己的命,只是一时气不过。

    否则已落子烟不弱真正妖王的实力,就算涂小安蛇鳞片的防御力在惊人,也早就吐血了。

    他们现在更像是在过家家般的玩闹,连大打出手的意思都算不上。

    否则万血池这小小的空间,早就没了。

    也不知道落子烟砍了涂小安多少剑,在最后一剑劈下去的时候,涂小安身形飘逸恍若幻影,一只手扣住她的皓腕,轻轻一扯,顿时将落子烟措不及防的拥进了自己的怀中。

    “子烟,对不起”涂小安此时眼中透着一丝温柔,虽然他杀柳妖王没错,但毕竟是伤了她的心。

    涂小安脑海中不禁想起第一次见到落子烟真容的时候,那时她挑逗的用含妖含俏语气问他:“我美吗”

    美!

    落子烟的美丽早就不知何时烙印在涂小安的心尖上。

    忽入涂小安的怀抱,落子烟并没有什么惊慌,但想起的反倒是义父柳妖王元神皆灭的残忍画面,一丝热流不禁涓涓而流。

    抬眸看着那张清秀的脸颊,她知道,这个仇自己可能报不了了。

    “小安,义父对我恩重如山,因为他一句话,我这五百年都在等你这条蛇的出现,可你好不容易出现了,我义父却反而死在你的手里,这对我是不是有点太残忍了”

    涂小安闻言怔怔着,浑身一颤,是对她有点残忍了。

    他光顾着自己快意恩仇了,没站在落子烟的立场去想一想。

    “小安,我们以后不必在见了,这或许是我唯一能为我义父所做的事情”

    我因他而遇见你,我也因他而不见你。

    涂小安张了张嘴,这女人什么意思,只见一只玉手在空气之中悠然划过一道美丽而凄惨的弧线,然后便重重的印在了涂小安充满鳞片的胸前。

    这一掌很重,重的涂小安直接倒飞出去,狠狠烙印在后方墙壁上,一口血如樱花盛开的喷出来。

    她来真的?

    “花开花落,看来我们的缘分已然尽了”

    落子烟回眸,眼中闪动一丝凄凉,最后看了吐血的涂小安一眼,宝剑破开石板门,直接一闪而逝。

    涂小安印在墙壁中,呆滞的看着落子烟消失的背影,一时无法回神。

    或许他真的不该杀柳妖王,杀了柳妖王,就等于亲手斩断了自己跟落子烟之间迷离的缘分。

    可...一切好像都覆水难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