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无敌蛇皇 > 第582章 一家人团聚
    当然,这只是一个小插曲,涂小安做的无声无息,而此时他本人也正刚好迈出了正殿的门槛。

    激动的而来,失落的而走。

    涂小月一直盯着那个陌生的背影,直至他走出正殿外,眼中思忖难明。

    妈,你的儿子回来了,妈你的儿子回来孝顺你了。

    涂小月回想这位陌生男子刚才说的话,心中一阵悸动。

    冥冥之中,她好像想到了什么,顿时猛然站起来。

    “妈,我出去喘口气,这里太闷了”涂小月对着温秋开口,然后起身快步的离开。

    她要去确认自己心中有点不切实际的想法。

    涂小安落寞的离开蛇王正殿,来到了一处偏院,院中立着一个大香炉,香火缭绕,旁边还有一颗大槐树,看上去很有些年头了。

    说实话,他现在的心情变得很低落,本来激动的认亲,已一种很是滑稽的方式收场。

    都说现实总是残酷的,计划赶不上变化,就算涂小安现在修为在逆天,也改变不了一些现实窘境。

    不过刚才涂小安也不是完全没有收获,最少他看到老妈跟老姐都还好好的。

    家人平安才是最重要的一点,反正总会有一天可以相认的。

    是他太急了。

    但涂小安细细一想,还是决定找个机会先跟老姐相认吧,到时候在跟老妈相认。

    毕竟跟老姐相认简单多了。

    嗯,就这样办。

    就在此时,一道亲切而熟悉的声音出现在涂小安的身后,带着一分小心翼翼。

    “小弟,是你吗”

    嗯?

    涂小安浑身一震,暮然回首,只见老姐用一种不太确定的语气跟目光望着他,很是忐忑不安。

    他一下子欣喜若狂,激动了起来:“姐,是我,我是小安”

    哈哈,敢情老姐是看出端倪来了,主动出来跟自己相认,意外之喜啊。

    小月闻言,得到确认,内心也十分激动起来,像波涛汹涌的大海一样,缓缓的走到了这位陌生男子的眼前,张口怔怔的说:“你真的是我的小弟吗”

    涂小安妖治的眼睛闪闪发光,兴奋的道:“姐,你还记得吗,我当初离家的时候跟你说过,等你弟弟再回来之时,就是我们一家人团聚的时候”

    此话一出,小月整个身子好像一棵小树享受到微风的吹拂,颤巍巍地抖动着,喜悦飞上眉梢,一下子将眼前这个陌生的男子抱住了。

    “弟弟,弟弟,你真的是我的小弟,太好了”

    错不了了,不会错的,涂小月既高兴又激动,真真的心花怒放。

    日夜惦记的弟弟终于回来了,而且不在是一条蛇的样子。

    虽然此时的模样是陌生的,但只要是他的弟弟就好,别的根本不重要。

    连变成蛇的弟弟都能接受,还接受不了一个陌生模样的弟弟吗。

    “姐,这段时间辛苦你了,你受累了,现在小安回来了,无论发现什么事情,我都会保护你们的”涂小安反手抱住了姐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挂上了高阳般的笑容。

    良久之后,姐弟分开,涂小月俏丽的脸颊已然挂满了泪水,不轻不重的捶了一下弟弟的胸口,嗔声道:“死小子,你这段时间跑哪里去了,姐姐还以为你又...”

    她真的担心坏了,若不是要在家照顾老妈,她都想出去满世界找蛇去。

    “姐,你弟弟我福大命大,你看我现在多好,又变成人了”涂小安笑了起来,此时他不在是妖灵山脉上的蛇族新晋蛇王,就是这女子的弟弟罢了。

    这时,涂小月才端端正正,仔仔细细的大量自己的弟弟,摸摸他的脸,摸摸他的手,两只眼睛眯得像两个小小的月牙儿,道:“真好,这样真好”

    她千盼万盼,终于把自己的弟弟给盼回来了。

    “姐,你帮我跟老妈相认好吗”

    哪怕涂小安现在是一代妖王了,但他其实真正最想要的一个身份,无非是想当一个人子罢了。

    因为他对自己的母亲是慢慢的愧疚,让她四十岁多,就白发人送黑发人。

    他记得小时候,老妈是不同意涂小安当捕蛇人的,就是怕他以后出什么意外,可现实终归还是朝着温秋最不愿意看到的路线发展下去了。

    然而,冬将尽,春将始,团圆只待游子归。

    “月儿,怎么出去那么久,外面不太平,别一个人出去”蛇王正殿,温秋看着女儿回来,柔声的说。

    涂小月笑着回:“妈,我没出蛇王庙,我就是在旁边散了会步”

    “嗯,那就好”温秋点了点头,继续温柔的擦着手中的灵位,脑海中不知为何,总想起刚才一道声音,妈,儿子回来了。

    她也是太想念自己的小儿子了,连一个陌生人叫一声妈,在脑海都久久挥之不去。

    涂小月望着老妈,沉吟了一会,小心翼翼的说:“妈,如果我说弟弟其实还活着,你信吗”

    温秋怔怔的看着女儿,满满的苦涩,这并不是信不信的问题,而是根本不可能。

    “妈,你还记得我们家的那条家蛇吗”涂小月忽然话锋一转。

    温秋点头,想了想有丝惊恐起来:“月儿,你这样说起来,到是提醒妈了,好像我们家的那条家蛇很久没有出现了,莫非是已经弃之我们家,走了”

    “家蛇走了,所以我们的家,才会没了”

    家蛇去,则家败,家蛇留,则家兴,如今不正应了那句话吗。

    “妈,你想什么呢,女儿指的不是这个意思,那条家蛇也没有离开”涂小月连忙解释。

    “没有离开?”温秋更加惶恐了,整个家都轰塌了,家蛇若还在,那岂不是死无葬身之地了。

    涂小月见老妈又开始胡思乱想,也不拐弯抹角,道:“妈,女儿接下来跟你说的话,虽然有点惊世骇俗,但你别怕,好好的听下去”

    “其实我们家的那条家蛇,是弟弟化的”

    “弟弟死后,化为了家蛇,默默的守护着我们这个家,然后那条家蛇又通过修炼,现在又化成了人”

    涂小月尽量让自己说的简单明了点,然,老妈却陷入了呆滞,痴痴的望着她,没了反应。

    化为家蛇,家蛇又化为人,这话其实还真无法让人相信。

    可白镇向来流传一种传说,若家中有亲人死去,会化作一条三尺许,苍翠可爱的小蛇,变相的留在阳间,此乃家蛇,看宅镇福。

    “妈,女儿知道这种事情,很难让人接受,可妈,就在刚才不久,那个跪在你面前的年轻人,他就是小安,你的亲儿子,我的亲弟弟”

    温秋完全惊呆了,好像失音了一般,好像麻木了一般,既说不出话,也没有力量,低头看了看手中的灵位,又抬头看了看女儿这张异常认真,不像开玩笑的脸,一行热泪无声息的悄然流淌。

    无论这话多惊世骇俗,无论有多么的荒唐,这位妇人愿意去相信,无条件的去相信。

    因为他太想念自己的小儿子了。

    “他在哪”温秋颤抖的问。

    涂小月闻言,反到怔了下,一下子捂嘴泪流,老妈比她想象的要坚强,她既然没有半点质问的就相信了。

    这就是血浓于水吗。

    或许之前小弟那一跪,就已经拨动了她的心。

    偏院中,涂小安来回的渡步,他跟老姐商量好了,若老妈相信了,就带着老妈来。

    若不相信,就把事情先放一放,来日方长。

    可涂小安迫不及待的想跟老妈相认,之前不过一条家蛇,他纵然在想,也没脸去相认。

    现在好了,就算不是原来的涂小安,但起码他现在是一个顶天立地的人儿模样。

    忽然,来回渡步的涂小安身子怔住了,眼帘中出现了一位满脸鱼尾纹,头有白发的妇人。

    时空仿佛在这一刻戛然而止,空气的流动也变得缓慢。

    妇人怔怔的望着清秀男子,男子怔怔的望着妇人。

    好像良久,妇人颤巍巍地抖动着朝着涂小安走去,走的缓慢极了,走到之后,那略微浑浊的眼睛早就眼含热泪,一只手伸到了半空,慢慢的,她含词倾吐:“你是我家的安儿吗”

    砰...!

    涂小安双膝一软,重重的跪了下来,激动的道:“妈,我是安儿,你的安儿,你的儿子”

    看来老妈信了!

    温秋那伸到半空的手,最终放到了涂小安的头上,柔情的抚摸,她闭了闭,眼眶的泪如决堤一样的流下,发出颤抖而梗咽的声音:“孩子,委屈你了,妈相信你的妈的儿子”

    很多事情,是说不清道不明的,温秋相信这是自己的儿子,就算容貌完全不一样,但是那内心最深处的亲情不会错。

    “妈...谢谢你相信我!”

    涂小安高声一喊,整个世界都亮了,扑入了自己母亲的怀抱。

    这一刻,他等待太久了,他这条蛇,终于有了归属,有了家,一切都是值得的。

    偏院口的涂小月看到这母子相拥的一幕,早就哭的跟一个泪人似的,他们这个小家,终于团聚了。

    在一栋屋顶上,一位白衣飘飘的女子也将这一幕烙印在了眼底。

    “原来如此!”

    她呢喃自语,眼角也流出了一道晶莹的泪,很感人的一幕,很温馨。

    “小安,原来你是那么的不容易,但恭喜你,你如愿以偿了”

    白衣女子嫣然一笑,跳下了屋顶,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白镇。